和男朋友分手的说说霸气,跟男朋友分手了发的说说

这首歌是湾湾著名音乐人李宗盛作词作曲并演唱的歌曲,发表于1991年。现在是1992年,当然算是新歌了。

就在包间里,阿华三人用手打拍子,沙丽用李宗盛原唱曲目的节奏唱了这首歌。

李宗盛这首名曲是抒情歌,原唱节奏有点慢。陈文前世听过很多翻唱版本,他在酒吧打工时特别喜欢摇滚版的这首。

沙丽的声音有点粗,跟杨玉莹的嗓子是两回事,倒是挺适合唱摇滚版。

陈文把自己的建议说了出来,乐队四人都是职业乐手,一听就明白了原理。陈文自己试唱了一部分,沙丽哼了两下,立刻表示可以了。

陈文和那三个兄弟打着拍子,哼着伴奏,沙丽点着脑袋和身子唱,《漂洋过海来看你》的摇滚版翻唱,提前问世了。

通俗歌曲的摇滚版翻唱,在80、90年代,乃至后来的21世纪都是寻常事。和男朋友分手的说说霸气几个人在包间里自娱自乐,不会触碰版权纠纷。只要不拿出去出版和卖钱就不会出事。

唐瑾唱歌不行,虽然开不了口,但也享受到愉快的气氛中,脸颊愈发红润动人。

金弘一反常态附和。

毕竟王琳夫妇可不是善茬,万一从中作梗的话,又得浪费时间了。

果然。

王琳夫妇面色焦急,欲言又止。

“王叔,叔母,听我的。”

夏天打断了他们,眼眸之中闪动异样,同时传音道,“我有办法……”两人愣了愣,很快恢复常态。

当下,双方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玉符协议,交给彼此,相互检查。

最后都极为痛快留下了自己的神念烙印。

如此。

双方算是达成了合作。

金弘和杨珊都流满意之色,并不认为这种规模能够产出大量紫晶。

夏天也一副乐呵呵的样子,仿佛占了天大的便宜。

“王大哥,分手的说说伤心短句王姐姐,夏矿主,我们是合作伙伴了,应该没必要隐瞒了吧。”

杨珊满面带笑望着三人,“现在总该给我们透一些底,一个月的真正产出是多少?”

“咳……”王林干咳一声,刚要说话,夏天笑道,“这个还真不好说,需要试验一下。”

嗯?

旁边王林上前一步,笑着补充道,“对对对,我们刚开始开采,虽然没有统计,但我们聘请的都是最权威的矿脉专家,以及最有经验的开矿师、冶炼师……”他从各个方面和角度不遗余力的自夸着,说的口若悬河,吐沫星子乱飞。

这个老狐狸。

金弘和杨珊暗骂一声。

眼看着王林还要继续说下去,杨珊赶忙道,“王兄说的这么好,把我们的好奇心也勾起来了,不若我们进去一观?”

“哈哈哈,当然可以,求之不得,请,里面请。”

王林热情无比,和男朋友分手最霸气的话满脸堆笑。

接下来,五人进入宽敞的矿洞。

洞内各条矿脉延伸出去,四通八达。

在金弘和杨珊的要求下,来到了一个极为宽敞的石室。

“两位总管,这就是我们的冶炼室……”推门进入石室,顿时一股热浪迎面扑来。

放眼望去,石室的空间极大,足以容纳千人至多。

在石室三个方向,分别伫立着三尊巨大的鼎炉。

囊中羞涩。

只能是找一家便宜的小旅馆,将就的对付一下,还是要那种特别便宜的,街面上未必能看到的小旅馆。

就像是一只流浪的小猫,在举目无亲的街道上,默默的前行。

若不是两世为人,这状态还真的颇有一点凄凉。

不知道是高牧运气太好了,还是他走的主要街道的原因 ,差不多半个小时过去了,他竟然都没有看到一家所谓小旅馆。

“邪了门了,难不成真要钻弄堂才行?”

高牧无奈的自言自语,一般的小旅馆在弄堂里比在大街面上的概率要高很多,只是进了黑灯瞎火的弄堂,男友分手后女生写说说他又担心高建国他们找不到自己。

矛盾,焦虑。

一阵夜风吹来,吹的高牧身上凉意阵阵,也吹散了他准备找一处标志性建筑物在露天将就一晚的打算。

屋漏偏逢连夜雨!

“抢劫啊!”

高牧正牧满大街找合适的地方住,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女人叫喊声,然后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跑步声,一道身影从黑暗的树影下窜出 。

互相寒暄一番,都是年轻人,很快就熟络起来,边吃边聊。

乐队四人用的是艺名,三个男成员分别叫阿华、小麦和野兽,司职吉他手、贝斯手和键盘手。

他们三人以前自建了一支乐队,名叫TOUCH,一年前被羊城的唱片公司收编,培养成了杨玉莹的专职乐队。

那个女成员叫做是沙丽,羊城音乐学院毕业的,担任架子鼓手,以前与小麦他们三人不是一支乐队,后来被公司给组在一起。

陈文调侃:“你们三个太幸福了,平时工作和大美女做搭档,写给男朋友的分手说说短句演出和美女歌星共事。”

阿华几人嘿嘿笑。

小麦说:“我们四人当中,唱歌最好的不是吉他手阿华,而是沙丽。”

陈文好奇问女鼓手沙丽:“这我倒是很想聆听天籁了。”

沙丽笑着说:“陈先生是著名作曲家,您写的几首歌在圈内已经很震撼了,我可不敢在您面前乱唱歌。”

陈文说道:“我写歌厉害,但唱歌一般。”

沙丽说道:“那我就唱一首新歌《漂洋过海来看你》吧。”

紫晶珍贵稀有,然而卖场并不好。

这也造成了商会并不会大量收购。

女子的这番话,在为压价做准备。

王林夫妇深谙其中之道,并未去反驳,而是将这个难题丢给了夏天。

“我们夫妇二人也只是负责人,这位才是紫晶矿的矿主,他名为夏天。”

“嗯?”

女子挑了挑眉头,似有些惊讶,看向夏天。

那名青年也黑着脸望来,随即流露一丝鄙夷,“这位兄台面生的很,懂得开矿吗?”

“金弘,你能不能不要乱讲话。”

女子斥了一句,上上下下打量夏天,“小兄弟好气质啊,一看就是人中龙凤,既然是矿主,跟男朋友分手后的伤心说说不知这座矿山一个月有多少产出?”

不等夏天开口,王林立即笑着介绍道,“夏矿主,这两位客人都是云海商会的总管,这位是金弘金总管,这位是杨珊,杨总管。”

夏天面带微笑,拱手抱拳,“久仰大名。”

顿了顿,又道,“这座矿上我刚买下不久,还未统计开采量。”

在战乱刚刚结束不久就如此铺张曾经招来许多反对的声音,但王后的家族有着足够殷实的家底,而她坚持国王的加冕不该只是贵族们可以关心的事。

连整个鲁特格尔的监狱都空了一大半,战争中抓到的俘虏也全数放回。在短暂的混乱之后,和平与安宁似乎像春日的阳光一样,重回大地。

菲利站在石榴厅的角落里,看着弗里德里克披着一身太过厚重的华服,沿着鲜红的地毯一步步迈向王座,和女朋友分手的告别话却隐隐觉得有些不安。

眼前的盛况似乎只是一个脆弱不堪,一触即碎的幻影。面带笑容站在这里的人们,多半是在冷眼旁观而不是真心为这一刻而欢庆。为国王加冕的不是任何一个神祗的代言者,而是王后的父亲,斯坎侯爵沃尔特?卡洛斯,因为博弗德家族之中已经找不出比他更德高望重的长者。

那也同时意味着弗里德里克的继位并没有完全得到博弗德家族的承认――从石榴厅里寥寥可数的家族成员就可以看得出来。

――“王冠是很沉的。”

轰的一声直接炸开,何家老祖被炸的浑身气血翻腾,整个人差点维持不住身形。

这一下虽然没有伤到何家老祖的根本,但是却把他吓了一跳。可以说说这一次攻击只是一次试探性的警告而以,警告和家老祖不要纠缠太过。

何家老祖脸色阴晴不定,看着那黑色的棺材脸上露出了畏惧和害怕的身子,因为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他感受到了一股阴冷的气息。

就在何家老祖转身的一瞬间,他看到在街道上面有一个人群正死死地盯着自己。那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但是整个人的皮肤却呈现出一种灰色的颜色。

尤其是一双眼睛,那种令人刻骨寒意的眼神,让何家老祖浑身都微微颤抖。

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可以凭借一个眼神,就让圣人级别的强者浑身不寒而栗?

裴君临已经逃走了,自然不会注意到这街道上发生了事情,但是他和家老祖却感同身受,如遭雷击,顾不上许多,也顾不上再次去追杀裴君临的化为一团黄云,滚滚的朝着那雪山上飞去。

不过他人还没有到雪山,就立即改变了主意,再次化为一团滚滚黄烟直接冲进了星空之中。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