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示男朋友分手的说说,暗示累了想分手的话

说起这个,扶媚就非常的恶心,她一直被扶摇强压一头,对扶摇早就恨得咬牙切齿,本来,她以为找到敖义这个靠山,起码可以扭转局势,大战之时,当敖义祭出九幽魔剑的时候,她更是心动不已。

如果不是情况特殊,她真的恨不得当场就给敖义现身,让他好好的品尝自己,而自己,则可以依靠这样一个金碗,从此在扶家地位抖升,甚至压制扶摇。

但韩三千的出现,让扶媚的梦破碎了,她做梦也想不到,敖义已经足够强大的九幽魔剑,竟然在韩三千的面前,不堪一击。

当她得知韩三千手里拿的竟然是八方世界的最强神兵盘古斧后,她更是震惊的无法言语,同时,心中也万分的不甘。

凭什么?凭什么扶摇处处都要压制她一头?这也就算了,毕竟女人真的要拼,拼的是未来,拼的是自己的归宿,暗示男朋友分手的说说可就在扶媚觉得自己已经嬴了的时候,毕竟,一个蔚蓝世界的低等垃圾和一个八方世界三大家族的公子爷相比,实在是没有任何可比性。

可偏偏,现实又重重的扇了她一巴掌,韩三千用行动告诉了所有人,他远比什么永生海域的公子强上万倍。

开局十分钟,慕雪染一直在观战,偶尔开个小技能给他们回血加防御。

“我染姐是怎么回事?”

“她不一向如此。”

“搞不懂的骚操作。”

“……”

齐飞他们的议论,慕雪染自然听不到,直到我方损失了四张卡牌,慕雪染发消息。

[Snow:留大,等我一起]

然后等对方都进了技能圈的覆盖范围,慕雪染开大给每人加了buff和防御,许请让他们也配合的很好,一起开大,我方损失两张卡牌,而对方全军覆没。

[社会你飞哥:染姐666啊]

[Snow:微笑.jpg我一会有事,先撤了]

[社会你飞哥:好的好的,染姐慢走]

慕雪染“噗”的一声,笑出了声,帝九枭抬头看了过来,“什么事,慕慕这么高兴?”

“啊?没什么,刚在和同学玩游戏。暗示对象自己生气了的说说”慕雪染笑着道。

帝九枭合上文件夹,喝了口茶,闻言挑挑眉,“哦?什么游戏?”

“扶媚,你连这也能猜到?”扶天轻声道。

扶媚露出一个自认完美的笑容,他们两人守在这里,不为别的,就为了看韩三千和扶摇从屋里出来时的模样,他们两人出来后,一直都没有整理过衣服,这也就说明,他们虽然久别重逢,但竟然没有发生点夫妻应该发生的事情。

这就耐人寻味的同时,也让扶媚信心大增。

“族长,我不是说过吗?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东西,有句话说的好,在漂亮的女人,身后都有一个玩她玩到想吐的男人。扶摇,自然也不会例外。”扶媚自信的说道。

扶天对这话深表赞同,因为他也是这种男人,扶离虽然确实漂亮,可始终会腻的,所以,他一向是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典型代表。

他的意识里,男人本就该如此,甚至大部分的男人也确实是这么做的。

“扶媚,你是扶家里仅次于扶摇的年轻女辈,但可惜的是,扶摇是圣女,所以一直压制着你,这次,如果搞定韩三千的话,意义就不一样了。”扶天此时添油加火道。高情商女生分手说的话

“改变现有的华人区格局,让华人区姓韩,你敢相信吗?”韩三千笑着道。

沭阳目瞪口呆,韩三千这番话的意思非常明显,他要统治整个华人区的商界,但是……但是这怎么可能!

华人区有太多的华人家族立足,而这些家族在当地都有着不浅的根基,别说是他了,哪怕是现如今风头正盛的韩嫣想要做到这件事情也非常困难。

可是沭阳心里却萌生了一种让他自己都感觉不可思议的念头。

似乎,他真的能够做到!

这不是盲目的自信,而是沭阳对韩三千实力的一种见证。

至少到目前为止,他想做的事情,哪怕匪夷所思让人不敢相信,可他都做到了。

“你们留在这吧,我先走了,过几天的比赛,希望你们能有好成绩。”韩三千说完之后,便迈步离开。

看着韩三千渐行渐远的背影,沭阳身边的人第一时间全部凑了过来。

“沭阳,他没开玩笑吧。”

“统治整个华人区,他真的能做到吗?暗示男朋友哄自己的说说”

李芷芫眨着眼睛疑惑地问道:“你为什么带我来酒吧啊?”

祁东斯笑着解释道:“忘了和你说了,我是这家酒吧的老板,这里是我的家。”

李芷芫惊叫一声:“什么?你竟然是开酒吧的?”

祁东斯不解李芷芫为何这么大反应:“怎么,很奇怪吗?刘辰没和你提起过吗?”

“没,他就因为你借车的事情提起过,也没有多说什么,所以我并不知道你是干嘛的。”

“呵呵,你好像不是很喜欢这样的环境。”

“你的意思是?”

“没什么,已经过去的往事而已。”

李芷芫见祁东斯不愿多说,便也不再继续追问,他们在松树下坐着,守着,一直待到了日落时分。

下了云山之后,祁东斯看着副驾驶上的李芷芫,这一趟为刘辰而来的任务,也算是圆满完成,虽然其中的过程非常的惊险,充满了悲痛。

祁东斯之前听说李芷芫已经辞去了空姐的工作,怎么聊天暗示分手便询问道:“你不当空姐了,打算去做什么呢?”

李芷芫低头想了会儿,摇着头说道:“我……我也不知道,还没有想好。”

“那我先带你回江下,你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再做打算,怎么样?”

“好的。”李芷芫没有回老家的打算,如今没有了工作,她更没脸回去见自己的父母,最近这段时间发生了那么多事,她的思绪一直很混乱,是需要适当地静下来好好想想今后的路。

从十八岁就当了空姐,一直干到现在这个年纪,十年的空姐生涯终于画上了句号,李芷芫的人生即将开始新的旅途,在人生新的阶段,她感到有些彷徨和迷茫,毕竟空姐这个圈子太小,自己从未做过其他的工作,未来的路在哪里,她没有答案。

肖父还算是个明事理的人,懂得顾全大局。

“肖伯父有心了,现在姑妈和舅父都将我们照顾得很好,不劳伯父费心了。暗示男朋友冷落自己的说说”林菁礼貌地回答道。

“不费心,以后你入门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还客气什么。”

应酬了一轮,林菁感到长期保持着微笑表情的面部已经开始僵硬,便躲到一旁休息,拿起几个已经看中了很久的小点心吃起来。

肖一一走了过来,估计也是疲于应对,溜到一边喘口气。反倒是林妙还挺适应的,一直和那些贵妇们侃侃而谈。

“怎么,你也受不了了?”林菁嘲讽地问道。

“我最怕这种场合的了,每个人好像都要对你进行审问一样,明明实际上根本没人在乎你的状况。”

看着肖一一的样子,似乎他也不喜欢这样的场合,无法融入。

自从林菁重生以来,在她接触的那么多人里面,就数肖一一的感觉最相近,不像其他的有钱人一样,有着一道东非大裂谷的距离,就连林妙,林菁有时都感到难以沟通。

扶媚当时都快疯了,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到了最后,扶摇找的男人,也要比自己强上一头?!如果这都是命的话,那么扶媚第一个便不认这种命。

既然我拼不过你的男人,女生提出分手技巧那我就把你的男人,变成我的男人!

论姿色,扶媚虽然逊于苏迎夏,但自认自己更年轻,身段也因为没生过孩子更妖娆,最重要的是,她未经人事,光凭这一点,就是更吸引男人的砝码。

所以,扶媚非常的自信,自信可以可以拿下韩三千。

如果可以拿下韩三千,她到时候不仅可以依靠韩三千如今在扶家的地位,跟着一起鸡犬升天,最重要的是,她可以在得到韩三千的时候彻底的击跨扶摇的内心防线。

她最心爱的男人,却在自己的床上,也不知道那时候扶摇会不会经不住打击呢?

自信极度暴棚的扶媚,甚至已经开始在畅想扶摇到时候伤心欲绝的画面了。

“好,既然你有这个自信,我就给你创造条件,扶媚,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扶天点点头道。

“只有报了仇,我才能好好活下去,不然我一辈子都会活在自责和痛苦中。”李芷芫咬着嘴唇,表情坚毅,目光决绝,报仇已经成为她心中唯一愿意去做的事,也是她减轻自己罪孽的唯一方式。

祁东斯顿时明白了李芷芫对于报仇的决心,李大叔对于李芷芫来说,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因为自己害死了最重要的人,这和祁东斯的命运是多么的相似。

但祁东斯不想看到一个单纯善良的女孩子充满仇恨地过着余下的人生,他还是愿意看到初次见面时的那个李芷芫。

“你的人生不应该被仇恨占据,我答应过你叔叔,会照顾好你,你叔叔的仇,由我去帮你报。”

李芷芫回望着祁东斯,她对于祁东斯的这番表态十分感动,但仍摇了摇头拒绝道:“不,这是我自己造成的,我不能让你代替我背负仇恨。”

祁东斯轻声一笑:“我本就背负着仇恨,再多加一个,又有什么关系呢,但是你不行,你有着美好的人生,你应该无忧无虑地活着。”

此时祁东斯低着头掠过一抹苦笑,五年来,蔡心语的仇没有报,欧阳蓝的死,三个主要凶手也依然逍遥法外,自己仍没有完成报仇,尽管在这之前,纪霖渊曾提醒自己不要让仇恨占据自己的人生,还有更都有意义的事情要去做,但报仇确实是他现在活下去的最大动力。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