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了写给男友的说说,对分手男友说最后的话

这个刘星,当时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他旗下的产业。

他还以为也就那样,现在才知道每一样都不简单啊!

要是这些产业能有一样在福田村,那可就不得啊!

“别发呆了,赶紧回去好好陪着刘星,他不是要买下国泰鞋厂吗?那就给他一路开绿灯,他这样的人才,要是能留在福田村,那可是整个深港县的福气,要是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董步文伸手拍了拍钱村长的肩膀,然后语重心长的说道。

“好!好!”钱村长连点头。

“只是你是怎么这样清楚的知道刘星的底细?”顿了顿,钱村长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因为有大领导在会议上提起了他啊!并且详细的介绍了他旗下的产业。”董步文轻叹了一声:“你可能还不知道,他管理的集市,现在比咱们深港县的经济特区还要繁荣昌盛。”

“真的假的?”钱村长震惊的都有些麻木了。分手了写给男友的说说

“当然是真的了。”董步文背着双手看向了窗外的夜景:“他在这个时候来福田村投资,肯定是因为集市的发展已经饱和了,你可要抓住这样的机会,好好善待他,大领导对他的评价是商业奇才,而且有但当,将来长大了绝对是国之栋梁。”

“那我们就先把荣桓做了!”

步承冷声说道,“他又不是楚云玺的儿子,总不能天天跟楚云玺在一起吧?!”

“不错,这老小子有的时候也会独自出门!”

孙老二这时候突然跟了一句,“但是他出门的时候身边也是有保镖的,起码有四五个!”

“在动手之前,我们最紧要的事情就是要把他身边的人手摸查清楚!”

林羽沉声说道,“所以祁大哥,这几日要麻烦你们多上点心了,要不我让春生和秋满一起跟着帮你们吧?”

“不用,我们四个足够了!”

祁老大直接冲林羽摆了摆手,毫不犹豫的拒绝道。

“就是,分手后发给男友的话好端端的带上两个累赘,对我们是一个极大的影响!”

张老三也点了点头,接着冷冷的扫了眼春生和秋满,语气中颇有些讥诮。

春生和秋满虽然淳朴,但是也听出了张老三言语里的奚落,尤其是张老三看他们的眼神也显得格外冷淡,他们两人不由有些难为情的低了低头,神色有些难过,心头不解,不知道四大天王为何对他们这么的不待见,当初在群里一起攻击黑粉的时候,大家也挺和谐啊!

“我跟你一起!”

祁老大吸了吸鼻子,接着往车上走去。

“大哥,你跟我一起干嘛啊?我自己能行!”

孙老二急忙抓住了祁老大,说道,“你跟着老三和老四回去睡会吧!等你们醒了再来替我就行!”

“不用,我跟你一起去!”

祁老大坚定的说道,写给分手男朋友的心里话“另外,咱四个盯梢的时间也跟着变动,我跟老二一组,每天负责十三个小时,老三和老四一组,负责剩下的十一个小时!”

“啊?大哥,这是为什么啊?!”

张老三疑惑的问道,“我们人多的话,目标是不是也大,容易暴露……”

“容易暴露也总比死了的好,两人一起,起码有些照应!”

祁老大沉着脸说道。

“大哥,你这话是啥意思啊,不就盯个梢嘛,咋还扯上生死了?!”

朱老四有些疑惑的问道。

“没听到刚才何先生的话吗?让我们小心一点,注意安全,所以我们还是两人一起行动比较合适!”

“告诉宋老和韩老,这批黄金让我来处理吧。”

叶凡闻言眼睛微微亮起,随后对宋红颜开口:“我要把它们还给乌衣巷。”

宋红颜微微惊讶:“还给乌衣巷?”

“没错,辰龙是我大哥,结拜这么久,我还没给他送礼物呢。”

叶凡笑容灿烂:“这批从他们手里抢回来的黄金,分手后写给男朋友告别就尽数还给他们吧。”

“一金杀二士,我家男人真阴险。”

宋红颜先是一愣,随后轻笑起来,伸出一根手指一戳叶凡脑袋:“事情就照你说的办,我待会就让外公他们回来。”

她俏脸多了一丝欣赏:“表现这么好,要不要姐姐好好犒劳你啊?”

“咳咳……”看着媚眼如丝的女人,叶凡脸色微红。

她随后话锋一转:“颜姐,我记得你说过,茜茜在宝城慈航斋疗养?”

“是啊,在那里疗养,我准备过些日子去看她,不过你不用陪我过去。”

宋红颜肃穆一分:“宝城是叶家地盘,虽然秦九天一事刚过,叶禁城他们不敢乱来,但谁知道会不会让别人搞事?”

“传闻老庵主是天境高手,圣女也达地境巅峰实力,只是她们这些核心很少过问俗事,因此给人虚无缥缈之感。”

“慈航斋还是宝城精神圣地,发给男朋友分手的一段话地位堪比布宫之地,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香火旺盛得不像话。”

“它开春的头柱香价值一千万,就是这个价格还很难抢到。”

“慈航斋的名声一向很好,怎会出现李寒幽这种败类?”

“而且慈航斋跟叶家关系非常密切,传闻老太君跟老庵主还是姐妹,慈航斋对秦老下手干什么?”

宋红颜一边动作利索煮面,一边把知道的东西告诉叶凡,让叶凡听得目瞪口呆。

叶凡对慈航斋没怎么深入了解,只认为它就是一个披着佛衣的小门派,现在一看倒是自己想得太浅了。

而且叶家老太君跟老庵主是姐妹一事,叶凡感觉脑子不太够用。

“当年白氏两姐妹都喜欢上叶堂老门主,只是姐妹争夫不好听,姐姐就退出了,跑去慈航斋修身养性了。”

“一晃五六十年过去,老门主死了,妹妹成了叶家太君,姐姐也成慈航斋主事人。”

“你在地球上,在人族之中,分手感人落泪的一段话应该有着绝对的话语权吧。”

玲珑并没有直接,回答萧云南的问题,反而是对着萧云南问道。

玲珑如此怪异的行为,更加让萧云南感到疑惑。

萧云南并不想回答她的问题。

可是玲珑连忙补充到。

“你如果回答我这个问题。”

“你今后对我提的问题,我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玲珑看着萧云南的眼睛,尽显真诚。

“嗯。”

“没错。”

“有不小的影响力。”

“话语权不敢说绝对。”

“但绝对不比任何人少。”

只见空中出现了一条湖泊的异象,从里面不停的跳跃出一条条的鲤鱼。

整个千临城内的修士,全部被天空中的异象给吸引了。

当湖泊之中泛起金光的时候,那一条条跃出湖面的鲤鱼,接二连三的化为了一条条巨龙异象。

这湖泊异象中的鲤鱼非常之多,天空中鲤鱼化为的巨龙,也在不停的增多。

在所有鲤鱼全部化为巨龙之后,整片天空中,足足有上万条威严无比的巨龙盘旋着。

随后,天空中又浮现了两颗璀璨的星辰。

千临城内的修士,终于是知道是有人突破到二星仙帝,想分手该怎么和男朋友说所带来的天地异象。

此等上万鲤鱼化龙的异象,从古至今,没有出现过一次,足以说明突破者的强大。

不少人猜测到了是逍遥仙帝再度突破修为。

在城内的大部分修士,艰难的吞咽着口水的时候。

异象再生!

天地摇晃不停,玄气如海奔腾,一口巨大的古钟异象,隐隐在高空之中浮现。

好像他们这些人,才是真正的恶人一般。

至于再烟云阁下面的人。

此时所有的人,都全神贯注的观察着萧云南,和玲珑之间的战斗。

萧云南和玲珑之间的对话,在场之人。

自然听得清清楚楚。

当他们听见,玲珑竟然打算自爆。

和他们同归于尽时。

一个个的都慌了神。

他们虽然讨厌妖族,但是心中更怕死啊!

此时,一个个的,都焦躁不安。

“怎么办?我不想死啊!”

“我现在还年轻呢!”

“我怎么能死呢?”

“而且我有如此强大的实力,我能够在地球上过得好好的,我为什么要死呢?”

“我不能死,我绝对不能死。”

人群之中。

有一些心理素质不够的。

此时已经接近了疯狂。

朝着自己身边的人,大声的吼叫着。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