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友和好了 发个说说,和女友和好了发的说说

不但杰克有点胆寒,西蒙和杰森的眼皮也是一阵猛跳,后背有点发冷!

聊了没几句,几人就走到了拍卖大厅门口。

大厅门口站着四名荷枪实弹的苏富比安保人员,负责门口周围的安保,四人都非常警惕,随时准备应变。

门口旁边有两张桌子,几名工作人员正在那里忙碌着,他们主要负责核实客人身份,检查邀请函和竞买资格证。

两扇大门半掩着,声音透过门缝传了出来,大厅里面早已人声鼎沸,非常热闹,站在门外就能听的清清楚楚。

“斯蒂文,你们进去吧,我再去巡视一遍安保情况”

杰克说了一声,然后带着两名手下离开了。

随后,西蒙上前一步,伸手推开了厚重的大门。

“斯蒂文、杰森,请进,欢迎光临纽约苏富比秋拍‘印象派及现代艺术’专场拍卖会,相信你们今天能收获巨大的惊喜!“

“借你吉言,西蒙!我希望能在这里收获惊喜,我更希望看到新的艺术品拍卖纪录在这里诞生!“

黑狗闻言火气更大,和女友和好了 发个说说直接操起一张凳子,狠狠砸在叶浩的身上。

咔嚓一声,叶浩肋骨断了两根。

看到叶飞没什么反应,黑狗冲过去又是几脚连踹。

叶浩口鼻都喷出血了。

他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了:“狗哥,我错了,我不说了,不说了。”

黑狗一把揪住叶浩衣领,微不可闻喝道:“飞哥是黄会长的朋友,这支票,是黄会长给飞哥的。”

“你要找死就自己找死,别害了我和一帮兄弟。”

黄会长?

叶浩目瞪口呆,难于置信,叶飞攀上黄震东这棵大树了?

他满脸不甘:“他抱上黄会长大腿了?”

“抱上黄会长大腿?”

黑狗几乎咬着牙根,沉沉吐出最后一句:“黄会长怕他三分……”即使强行压制了情绪,声音还微不可闻,但最后一句,仿佛透支了他所有的力量,让黑狗艰于呼吸。

刹那之间,叶浩因为惊吓过度,整个人都愣在原地。

叶天自信异常地说道,迈步走进了拍卖大厅。

在他身后,西蒙和杰森也跟了进来。

进门站定,叶天迅速打量了一下眼前的情况。

二十排座位已经坐的满满当当,挽留女朋友的话就连大厅两边的走道和门口两侧,也已经站满了买家,加起来足有四五百号人。

站在门口放眼望去,视线里全是人头!

现场有很多熟悉的面孔,有著名的收藏家,亿万富翁,鉴定专家,各大博物馆的负责人等等,可谓名流云集!

其中不少人叶天都在两幅顶级油画的预展上见过,他们来这里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冲着那两幅顶级油画而来。

除了亲临现场的众多买家,还有很多买家准备通过电话和网络参与竞价,与现场这些买家一决高下。

大厅两侧分别布置了三排电脑和电话,高低错落,视野很好,几十名苏富比工作人员正在那里忙碌,做着拍卖前的准备工作。

拍卖正式开始后,这些工作人员将会接受电话委托或电脑委托,然后代表委托方举牌竞价,追逐委托方看中的艺术品。想和女朋友和好的句子

最近人力社基本上都放假了,至于建筑公司这边怎么说呢,目前也基本上放假了,也就留着一些人看着工地。

唯一比较忙碌的,也就好味道了。可是吧,好味道他这个老板又不是很忙。

店里面有店长,公司没有必要过去,加工厂这边,有李翠花看着,所以刘淼根本没什么事情。

也正好,刘春放假,他刘淼正好可以和这个丫头一起开始他们的想法了。

……

最近的天气一直不是太好,不过今天的天气不错,大晴天的天气。

虽然还是比较冷,不过总比下雪要来的好吧?

学校门口,非常多的家长在这里等孩子。

有的人骑着摩托车,有的人自行车,也有的人开着四个轮子的车,当然了也有走过来的。

娃儿放寒假了,家里人肯定非常关心的。不过嘛,也有的人孩子特别害怕。

生怕自己考试考了一个鸭蛋,回家以后吃竹板炒肉。

如今的刘春,挽留女朋友的话真实点已经是六年级的学生了。马上,这个丫头就要升初中了。

杨天摆出一脸严肃正经的神棍模样,摸了摸下巴,道:“第一点我闻出来。你是个女孩子。”

于朵朵顿时一愣,愣了几秒,才回过神来,白了杨天一眼,道:“这你看不出来吗?还需要闻?”杨天嘴角一翘,道:“不不不,看还真不一定看得出来。现在这世道,女装大佬那么多,很多男生打扮起来比女孩还妖娆娇媚。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吧。所以你也可能是男孩子

啊。必须得通过嗅觉才能判断。”

于朵朵嘟了嘟小嘴,道:“真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呢不过,算了,看在你变相夸我可爱的份上,就不计较这个了。然后呢?你还闻出什么了吗?”

杨天轻笑了一下,小声道:“你今天出来见我之前,还专门洗了个澡,对吧?沐浴更衣,倒是挺认真的呢。”

于朵朵微微一怔,抿了抿嘴,道:“这你都闻得出来吗?我出来之前明明连头发都已经彻底吹干了的”

“当然啊,跟女朋友和好的话真实点闻得出来,你身上多芬沐浴露的味道,可还很明显呢,”杨天笑道。

叶天微笑着说道,上前跟两人握了握手。

寒暄几句后,大家就一起向拍卖大厅走去。

“杰克,安保情况怎么样?没什么问题吧?”

一边往前走,叶天一边询问着。

这是他最关心的事情,甚至超过两幅油画成交与否,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尽管放心!斯蒂文,安保工作我们已经做到了极致,所有细节都考虑到了,绝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万无一失!

这个楼层已经全部戒严,任何人出入都要经过层层盘查,每个角落都在监控之下,除了卫生间,没有任何监控盲区。

临时保险库门口有四个兄弟荷枪实弹守着,而且还有两个纽约警察,拍卖会进行期间,任何人不得进入临时保险库,就算我也不行。

大厅里布置了很多兄弟,肯定能掌控局面,防止任何意外情况的发生,跟前女友复合后发的说说无论那路混蛋,如果胆敢撞上来,必定都是头破血流的结果。

重量级艺术品进行拍卖时,拍卖台上也有安保,由一名fbi特勤和一名武装安保进行保护,确保拍品时刻处于严密的保护之下“

这什么状况?

叶浩感觉三观颠覆,但还是不甘喊道:“狗哥,他真不是什么飞哥啊,就是我二婶的养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混账东西,还敢多嘴?”

黑狗哆哆嗦嗦又是一巴掌:“飞哥不是简单的人物!”

“不简单?”

“呵呵……”“他进我们叶家十几年,他是不是废物,我比谁都清楚。”

叶浩捂着半边脸,对着叶飞不服气喊道:“叶飞,快告诉狗哥,你是二婶捡的养子,你是给唐家冲喜的废物,不是什么飞哥,和女朋友和好了的说说他认错人了。”

“不然待会搞清楚事情,你和二婶全都要倒霉。”

他对看戏的叶飞很是不爽,狗哥认错人了,叶飞却不站出来澄清,让他挨了一顿打。

“二婶,你也给我出来作证啊,你们不是什么大人物,快说啊。”

“害我受了伤,看我爸妈怎么收拾你们。”

叶浩愤怒地对天发誓,一定要从二婶和叶飞身上讨回公道。

“白痴,你这是要害死我。”

“等等,您和我爷爷定下的娃娃亲不会是……”顾小白有些奇妙的预感。

“没错,当时的娃娃亲就是你和香玉。”

顾小白张大了嘴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他感觉自己就像在做梦,还没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希望你能理解,当时我们自作主张定下了你们的亲事,同时也要原谅我后来做出的决定,因为你爷爷突然去世,而你不见踪影,再加上我年轻时欠下了欧阳家不少人情,欧阳上清无数次和我提起两个孩子的婚事,我迫于无奈,只能擅自违背了你们的婚约,这都是我的问题。”

顾小白连忙伸手示意龙锦停下来,随后说道:“这都不是关键,这桩婚事有证据吗?”

龙锦起身从自己墙角的柜子里拿出一张牛皮纸递给顾小白,上面工工整整用楷体写下了两人的婚约,下面还有龙锦和顾先华的签名画押,顾小白盯着爷爷的名字看了半天,才意识到自己根本分别不出真假,不过既然是龙锦拿出来的东西,按理也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那这事她知道吗?”顾小白下意识地看向厨房的方向,这时才意识到弥漫在客厅的饭菜香味。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