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悔和女朋友分手的说说,适合分手后发的朋友圈

而且加之陈清水的“打脸行为,”被班老板抓到了把柄,正在不遗余力的展开攻击。

而且邱月珊离开之时并没做业务交接,这会导致很多项目暂时搁置,公司的账目也已经只出不进,还得防止邱月珊泄露机密。

莫德林呵呵一笑:“也就是邱月珊乐,主要是换了别人,你陈清水能让他这么舒舒服服地离开?”

陈清水不做回答,说道:“给小桃半个月的时间,熟悉财务状况,这段时间公司的钱只进不出,所有项目暂停半个月,邱月珊着手的项目立即派人接手,重新签订合同。”

陈清水信不信,邱月珊根本不重要。

作为商人,在商言商是基本的素养,陈清水也要防范于未然,这既是对公司众人的一粒安心丸,也是对合作商的一个交代。

可是如此仓促,那些狐狸般的合作商,又找到借口好好的杀一口价了。

这前前后后,后悔和女朋友分手的说说亏的钱让二人心痛,保守估计不会低于两个亿。

”对了,叶英那边传来了消息,说是王力宏的状态调整的很不错,不是就会返回奉天咱们公司的文化传媒产业,要开始行动起来了。”

“什么?用嘴喂你……”

郭御姐听到庄小色蹬鼻子上脸的无耻要求,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幸亏周围没有人,月亮也善解人意地躲到云彩里了。

自从那天在花轿里哭过之后,郭御姐就发誓再也不会拒绝庄小色,如今良辰美景就在眼前,那姐姐就喂你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茶也喂够了,茶也喝够了,才恋恋不舍的分开。

“坏蛋,就知道变着法儿欺负姐姐,哪有人这样喝茶的,你就是个变态色。”

郭姐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还是挺美的,这是她和庄金荣第一次的茶吻,她至死都不会忘记的。

“这有什么?后悔跟前男友分手的说说相比其它的疯狂,这都是小儿科。”

庄小色越发得意地说。

“什么?还有其它?……”

看着庄小色不断激起的欲望,郭御姐知道这样下去一定会伤身的。仅有的理智告诉她应该让庄小色适时的平静下来、养精蓄锐、固本培元。

既然他想其它,那就哄小孩似的让他其它呗,也许一分心他就睡着了。再加上自己祖传的按摩手法,一定会让她的庄小宝美美的睡上一觉的。在伟大的母爱面前,御姐郭果断的神圣着……

一时间郭妈妈哭得更凶了……

虽然我们不一定能做成夫妻,但哪怕是做前世的母子,我也要治好你的癔症。不管是做姐还是做妈,也不管花多大的代价,我都要治好你的心魔。

她深知这个无所不能的大男孩儿,无坚不摧的外表下是一颗多么缺乏安全感的脆弱的心。自己一定会用所有的爱给他足够的安抚和安全感,让女朋友后悔分手说说用自己的生命去呵护着她的大宝贝。哪怕是耗尽最后一滴血,也不会让他受到任何的伤害……

郭御姐在心里狠狠的发着誓。

然而这一切她的大宝贝是绝对不可能知道的,此时的他正在梦魇中不停的奔跑、不停的躲避着深不可测的各种危险。他想大叫却喊不出来,想挣扎却没有气力,只能不停的乱抓乱挠,把郭妈妈的手都给抓疼了。

看着庄宝贝的痛苦御姐郭别提多么难受了,她的心在滴血……

“憨孩子,你到底要折腾到什么时候啊?你这么坚韧和痛苦的抗争,到底图个什么、到底图个什么啊?……”

“月佬啊,月佬,你来作证,我郭梦情,情愿代替他独自承受所有的不幸和痛苦,只要老天爷能放过他。这孩子太不容易了,太不容易了……”

“为什么突然提到这?”

“怕你到时候想家想你父亲。”

“你这样的行为有些可疑,说究竟是想干嘛?”

“你这样我可是会伤心的。”

“少来。”

“咳,看着你如此美艳迷人,后悔分手的说说短语所以我想是不是在离开前你要好好的弥补了,免得到时候我整日盯着你也无心带他们历练。”

“你个色痞,里我远些。”

白幽若瞪着眼睛满脸通红的推搡着蓝羲玄,而男女之间的力气本就悬殊,更何况白幽若只是单纯的推他并没有动用灵力,所以蓝羲玄半点也没有被推动。

“就你这点小力气还是不要浪费了。”说完便抬起白幽若的下颚吻了上去,随后二人的身影消失在此处,而经过此处的人若是留意观察,定能发现这里被设了界,结界里掩盖了什么却无人知道。

深夜蓝羲玄抱着白幽若回到房中将已经睡得很沉的她放在榻上,看着她的熟睡的容颜蓝羲玄摸着下颚喃喃道“应该能怀吧。”

白幽若要是听到已经很无语,这个男人想要孩子是想疯了吧,他修为可是大帝,而她的修为也可以说只差迈进大帝半步,他们二人修为这么高要孩子怎么可能那么容易。

“谁让你喝那么多酒的,想念前女友的说说都是马冬梅那个骚狐狸灌得你。”

郭姐边说边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保温杯给庄小弟倒茶,她知道庄小弟的肠胃不好,不能喝凉茶。所以再忙、再累、再麻烦她都时刻带着保温杯以备不时之需。可见姐姐照顾弟弟,那真是无微不至啊!

“茶倒好了,起来喝吧。”

郭姐麻利的倒好水,试了下水温,递到庄小弟的跟前。

“不,我不喝,我要你喂我喝。”

庄金荣竟然孩子般的耍起了赖皮。

“什么?我喂你?你都多大了还让人喂,也不害臊。”

郭姐半嗔半怒地笑着说。

“你不喂,我就不喝,看谁吃亏?”

瞧瞧庄小弟这都是什么逻辑。

“好好好,我的小祖宗,我吃亏行了吧,我喂你喝。”

郭姐说完扶起庄小弟半躺在自己的怀里,打算喂他喝。

“我不要你这样喂,我让你用嘴喂我……”

庄小弟也是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自己的不怀好意。

“我出一个亿天元玉。”在十二号包厢里传出了一个不容置疑的声音。

这声音来自于一个苍老的男子,但是声音让人一听就感觉声音的主人是一个暴脾气。

果不其然,让女生后悔分手的短句这声音传播出来立即引起了周围一阵议论之声,很多准备喊价的人此时也把手举在半空之中慢慢的放了下来。

显然刚才喊出一个亿价值的那名老者,身份地位应该非同一般,很少有个人能够惹得起他。

裴君临此时反倒不急着叫价了,因为他确信绝对会有人和此人竞争的,如果喊价喊得太早了,相反会提早暴露意图,也会变相的抬高这件拍卖品的价格。

“我出五亿。”一个稚嫩的女子声音从另外一个包厢之中传来。

这个包厢正巧在裴君临的隔壁是六号包厢,和裴君临只有一墙之隔。虽然距离这么近,但是裴君临的神识却无法探入隔壁的包厢之中。

他双目泛起金色的光芒,直接穿透了包厢的墙壁,这包厢的墙壁虽然是用特殊的炼器材料淬炼,可以屏蔽神识但是对于裴君临的火眼金睛却没有任何作用。遇到前女友的说说

这是一枚黑色玉石,一面刻着飞升二字,另一面刻有‘仙历一千六百三十八纪元,999239年,紫月仙湾碧波飞升界!’

很显然,另一面刻着杜龙飞升的具体日期,以及飞升界的位置信息。

‘果然如龟伯所言,这枚飞升令牌实际上又是自己的新身份令牌,此令牌主人一旦身亡也将随之破碎,将来要加入某些势力,必须有此令牌人家才能放心让你加入!’杜龙在看清令牌上的信息后,暗暗点头想道。

翻手收起这枚将有可能伴随自己一生的飞升令牌,杜龙这才继续随着人流向外行去,很快便来到喧闹不堪的广场外围。

广场外围,矗立着上百栋造型各异的建筑,越靠近飞升界阵门方向的建筑就越豪华气派,一眼望去,可以看到自由联盟、冒险联盟、丹盟、器盟、黑杀会、紫月宗等许多势力招收弟子的办事点。

对于仙界各方势力而言,一百零八座飞升界是各方势力最好的新鲜血液来源,自然不会放弃这个绝佳的场所。

为了抢到优秀的新弟子人选,许多势力干脆派人在广场上动手拉人,也正因为如此,整个飞升界外面的广场之上,才会像菜市场一般喧闹不堪!

因为有了与龟伯提前商量好来到仙界后,该如何安排今后的计划,故此,杜龙直接无视广场上那些看起来很牛逼的大势力,大步朝广场外面的街道行去。

一旦有人上前拉他加入某个宗派势力,杜龙便会以自己已经加入某个宗派为借口拒绝所有邀请,如此一来,那些人就不会在爷身上再浪费口舌了。

成功挤出熙熙攘攘的飞升界广场,杜龙暗暗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开始仔细欣赏起仙界大城市的独特景观,认真感受着仙界与普通凡俗世界之间的区别。

‘灵儿!这里的重力比巨蓝星强许多倍,恐怕普通灵修者在这里连飞行都做不到吧?!’杜龙暗中跟戒灵灵儿闲聊道。

‘嘻嘻,那是自然!你可知道,你们人类在什么情况下能够飞行,飞行的原理又是什么?!’戒灵灵儿娇声笑应道。

‘。。。。。。’

挠了挠头,杜龙老脸立马红了起来,一直以来,他还真没有仔细想过这方面的原因,反正达到灵阶实力后,就能够御空飞行,至于这里面的原因倒没有去深入探究。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