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定跟男朋友分手的说说,和男朋友分手的说说

“邓肯,你去精神科叫个人过来,给这个哈珀先生看看,他到底怎么回事。”

贝利医生看向亚当:“然后如果你有空,也可以一起来参与手术,这么长的肠子需要清理,我们需要足够的人手。”

“好的,贝利医生。”

亚当笑容更真诚了。

走廊上。

“马屁精!”

梅雷迪斯吐槽道。

“你这是在污蔑贝利医生的公正性吗?”

亚当挑眉道。

“当然不是……”

梅雷迪斯语塞。

她就在贝利医生手下干活,哪敢认下这种话。

“所以啊。”

亚当笑道:“你那些纯属臆测,根本不存在的,赶紧去预约吧。”

说完,快步去精神科找人来看这个哈珀先生了。

留下梅雷迪斯在那咬牙。

病房内。

“哈哈,莲儿果然是爹爹最最贴心的小棉袄呢!决定跟男朋友分手的说说”杜龙老怀开慰地大笑应道。

“香儿(青儿)见过杜龙叔叔!”早就停止嬉闹的两个小女娃这才寻隙开口见礼道,杜龙松开宝贝女儿,笑眯眯地上前将两个粉妆玉琢的小女娃同时抱了起来,略显惊讶道:“咦?!几年未见,咱们香儿与青儿的个头怎么也不见长高多少呀?!还是两个小女娃子呢?!”

两个小女娃被他这声惊咦给弄得玉面羞红,尕青腆着脸娇嗔道:“杜龙叔叔。。。您又将我们跟人族孩子相提并论啦?!”

杜龙愣了愣神这才恍然大悟道:“哈哈!也是也是,妖族孩子成长速度相对较缓慢些,看叔叔这记忆,居然把这茬给忘记了!”

花园内,杜龙就这样陪三个小女孩闲聊着,面对平易近人丝毫没有半点架子的他,花香儿与尕青很容易就跟他打成一团,丝毫没有将他当成这几个洞天世界的主人,怎么分手让对方内疚自己两个部族的救命恩人!

随后,杜龙又跟杜莲儿交待一番,告诉她自己此次出去又要闭关较长一段时间,让她转告秦火凤诸女后,这才与三女告辞而去,闪身便回到那个小洞穴内闭关苦修去了!

(庄乐说)啊,郭总我说,其实等到你杀死刘凡的时候,你就可以接着执行你的计划了。

(郭峰说)好的,庄总,那么你给我说,他是个什么东西。

(庄乐说)怎么了,你搞不定他吗?,他就是个傻子。

(郭峰说)你确定吗,庄总。

(庄乐说)我确定,他在我们学校是最傻的,况且他之前还是我们的邻居。

(郭峰说)那,庄总,你确定他是人类,嗯,实不相瞒刚才我派去的,3个伙计全被这个刘凡给治服了。

然后庄乐开始拍桌子。

【庄乐说】什么!难道他之前的傻里傻气,的样子都是装的吗。正式告别一段感情的话

(郭峰说)我一会儿会亲自去动手,我们俩一起去会会他。

(庄乐说)好的。

(郭峰说)那我们走吧,去会会他。

之后郭峰和庄乐一起去了画鹰厂里,就这样他们到了厂里的仓库上。

(刘凡说)嘿!庄乐哥哥,你看,我上班了。

不过就在这恐怖的一瞬间,那岁月符文猛然挣脱神秘的大手,再次一道光罩笼罩住了裴君临。

在那噬魂兽张开大嘴即将即将吞噬裴君临的一瞬间,这岁月符文开辟了一道空间之光,将裴君临笼罩起来。

噬魂兽发出了愤怒的吼叫声,但是却不敢接近裴君临,看着被一道光束笼罩的裴君临,噬魂兽虽然不甘心,但仍然转头离开了。

裴君临抬头,那神秘的大手正在和岁月符文暗中较劲,但是这岁月符文却如一团烛火一样,虽然在狂风之中来回摇摆并不会熄灭。

它散发出一团柔和的光芒,为裴君临指引前路。

而那神秘的大手眼看无法阻止岁月符文,最终只能悻悻的退了回去。这次裴君临没有犹豫,他不在像之前那样慢吞吞的赶路了,放下一段感情最狠的办法而是开始疯狂的跑路,而且速度越来越快,风驰电掣,耳边只能传来呼呼的风声。

跑的速度越来越快,到了最快的时候,裴君临甚至能够看到光芒和自己的速度,几乎形成了相对速度。

“死后的人真的能够跑这么快吗?没有肉身的束缚……”裴君临内心竟然升起了一种自由自在的感觉。

“很简单呀!或进入玄灵小洞天世界中与你那些个红颜知己相会,或继续在此地修炼感悟空间一道亦可!”戒灵灵儿替他出主意道。

“感悟空间一道?!”杜龙疑惑应道。

戒灵灵儿有些恨铁不成钢地娇嗔道:“废话!想当初,你成功借助炼制初级空间戒指,进而悟透初级空间奥妙,现如今,你的灵魂境界已经达到五重天圆满境,是时候开始炼制中级空间戒指,进而借机感悟中级空间奥妙了!”

“感悟中级空间奥妙?!”杜龙眼睛猛然一亮,绽放出耀眼光芒。

当初感悟初级空间奥妙之后,一直因为灵魂境界太低而无法感悟更高级别的空间奥妙,这还让他倍感郁闷了好长时间呢!

真没想到,修习中级空间奥妙的时机会来得如此之快,这如何不让他惊喜若狂?一句话叫前任看了心疼!

并不急着马上开始修炼,知道自己将诸女扔在洞天世界内九年不闻不问的杜龙闪身便消失无踪,已然进入玄灵小洞天世界里面去了!

玄灵宫中后花园某个角落,两个粉妆玉琢的小女娃在花园内嬉戏玩闹,一道娇俏的身影坐在旁边的石椅上,右手捧着一本书籍,目光却没有放在书上,而是笑盈盈地望着园中的两个小女孩在那里玩耍嬉戏着!

之前她只以为哈珀先生垂涎于她的美色。

她觉得很正常,心底深处还隐隐有些喜悦。

毕竟老娘的美貌的确不是盖的。

这才是正常男人看她的反应。

可现在被亚当点出来。

她真的感觉被冒犯到了。

“这样啊。”

亚当严肃道:“那么我建议你和贝利医生说下,将这个病例交给其他人,最好别是女人。”

“多谢提醒。”

一听要交出病例,梅雷迪斯眼神一下子就锐利起来:“不过不用了,我能搞得定。”

“你确定吗?”

亚当笑道:“这种人要么是异食癖,要么是帘幕情节,伤感说说看完哭了那种要么是古怪的取向,要么就是单纯的喜欢。”

“我觉得他是单纯的喜欢。”

梅雷迪斯拿着ct片准备去找贝利医生。

“你不会那么想的。”

亚当快步跟上,和她并肩:“你知道他为什么喜欢这么干吗?他要么是喜欢吞下去又拉出来的感觉,要么是某种变态欲望的前奏。”

但是洛尘却知道,那样的一击,足以致命!

而且在这个时候,九条真龙搅动虚空。

他们的龙鳞全都有荷叶一般大,身躯宛如仙金浇筑而成,通体闪烁光芒,像是无法击破一般。

九条真龙压碎虚空,真龙这种生物,可怕的地方在于他们可以无视距离。

因为空间在他们眼中,似乎没有一般。

其中一头真龙一张口,洛尘体表就瞬间亮起一道道五彩神光,因为下一刻,离他很远的龙头就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真龙一口下来,可怕的业火滔天,席卷住了整个洛尘,而且是紧紧包裹住了。

业火之中,洛尘根本看不见外界,入眼所见,只有漫天的业火。女人越绝情越好挽回

而且这个时候,一把魔刀,无声无息,直接动摇天地!

在这个时候拦腰而来,刀芒横扫。

洛尘整个人差点被一刀砍中!

“王归!”洛尘这个时候,真的怒了。

倒不是因为小魔君的偷袭让洛尘恼怒。

“我是天王殿的少殿主,身负天王殿精血!”

“这世间,谁能够让我输掉?”

“你,不过蝼蚁尔!”王归依旧高高在上。

下方王归这边的十四殿主,带着人攻伐的最为猛烈!

“大王,你走!”

“大王走啊!”下方,大殷朝歌城内,一切都变了,火焰滔天,大军进城了。

人仰马翻!

商辛站在鹿台上一言不发,下方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神秀带着人,还有十四殿主都带着人已经进城了。

商辛看着眼前的一幕幕,这一幕幕蓦地间,似乎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依稀间,有些景象在重合!

依稀间,有些话语,在他耳边回荡。

那是一个相似的场景,那是一个让人惊愕的回忆。

他同样站在鹿台之上,他在交接王权!

他把王权交给了武王!

他似乎隐约间说出过一句话。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