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过程的三个阶段,爱情婚姻的三个阶段

“高总!高总!出事了!出事了!”

高崎转过身,一眼看见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满头大汗,焦急的小跑过来。

一看见他!

瞬间脸上出现一抹失意。

“喊什么喊?不懂规矩是不是?”高崎皱着眉头,冷喝一声。

“不是……不是……高总!真的出大事了!”青年立马开口喊到。

脸上一脸惶恐不安。

“有什么屁事你就快说,结结巴巴没张嘴啊?”高崎眼中闪过一丝怒气!

一脚踹上去。

青年瞬间被踢中腰部,一下子滚在地上,“哎哟”痛嚎一声!

“快说!”高崎脸色冰冷,上去又是一脚。

青年连忙捂着肚子跪起身来,神色痛苦的开口急忙说到:“高总!婚姻过程的三个阶段”

“网上现在铺天盖地都是你的丑闻!”

“连报纸上都是!”

“不知道是谁,在网上放出去的消息。”

“丑闻?你放屁!我能有什么丑闻?”高崎一听青年这句话。

无耻仙帝这样想着,所以他的心理也极为暴虐。

无耻仙帝一人面对十多个仙帝,气势达到了生平最高点,哪怕此时的他状态没有达到巅峰时的80%。

在场没有丝毫言语,大家都知道,现在是你死我活的状况了,虽然他们是以多欺少,但他们丝毫不在乎。

各仙帝看到无耻仙帝一人面对他们这么多人竟面不改色,虽然是敌对状态,也对他产生了极大的敬佩之情和惋惜。

就像有句话说的,在有些时候,不但兄弟之间情同手足,而对手之间也惺惺相惜!

“战吧!”

“狂霸拳!”

“绝仙掌!”

无耻仙帝张狂无比的声音传出,他完全放弃了防御,一手一个绝招神通轰出,只对上那五个状态完好的仙帝,婚姻的3个阶段这种不要命的打法,虽然没有杀死一人,却直接重伤了这五人。

之后被其余的十多位仙帝打中,以至于身后的那颗星球都成了飞灰,无耻仙帝立即濒临死亡。

无耻仙帝露出惨烈的笑容,让人看得心头发慌,众人都有种不好的感觉。

心里却在暗自想到:‘没读过什么书更好,还用不着太多的弯弯绕绕!’

“哦,是,是!我会继续努力的。”漂亮前台连忙开口说道,神情有些慌张。

高旗笑了笑:“没关系,放轻松!我没那么大的架子!不用太紧张。”

“待会儿记得上来一下,三楼办公室,给你安排一个任务!”

“安排任务?我……我吗?”漂亮前台一脸惊讶惶恐的指着自己不敢相信的问道。

“嗯!”高崎点了点头:“我觉得你条件不错!可以好好培养一下。”

“我……我……我有些不方便。”漂亮前台连忙开口拒绝。

高崎皱着眉头笑了笑:“有什么不方便的?婚姻发展的三个阶段很快的!很快就好,不麻烦。”

高崎神情温和的笑着说到。

温和的笑容在漂亮前台的眼中,仿佛张开血盆大口要吃人的饿狼!

漂亮前台脸色瞬间变得有些苍白,连忙开口说到:“我……我知道了!”

“知道了!”

女鬼一声不吭,只是挂着诡异的笑容露着半边身子在镜子外面冲着傅德笑,傅德真的想现在自己能够晕倒,这样至少自己不用面对这样的恐惧。

兀的,女鬼突然往前一冲,只有上半身的女鬼飞到傅德面前,在僵硬的傅德脸上吐了一口臭到人发晕的气。

傅德的眼睛缓缓闭合,他第一次觉得失去意识是这么幸福的一件事。

“唔,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傅德猛的从沙发上站起,汗水已经打湿了他的外套,后背的冰冷以及极度的恐惧,叫他的身体微微颤抖,傅德左右寻找什么似得晃头,发现客厅里面什么都没有后,他看了一眼手表,已经半夜两点多了,原来他之前下班回家,由于身体太累,躺在沙发上睡着了,不过这个噩梦可真的是把他吓得不行。

傅德也顾不得洗澡,他扶着墙壁,身上就像是散架子一般,缓缓的走回卧室后,夫妻感情到一个阶段他蜷缩成一团,就这么哆哆嗦嗦的熬了一夜。

嘭嘭嘭,嘭嘭嘭~

“谁啊?”

大清早,傅德刚刚从昨天晚上那个真实到不能再真实的噩梦之中缓过劲来,刚刚有了一丝困意,就听见有人敲门,他虚弱的喊了一句。

众多仙帝力竭之下,炸死了八个仙帝,重伤十二个仙帝,只有五个仙帝伤势不重。

众人立马冷静了下来,问题很严重。

重伤的仙帝当即服下顶级疗伤仙丹,暂时稳住伤势,以防被偷袭。

仙帝们倒也没急着出手,都有停手的想法。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追杀那无耻仙帝,就算不能抢到功法也要将其毁掉,以无耻仙帝层出不穷的手段和强大的修为,只怕日后要被其称霸仙界。

他们这些人估计就是第一个被除掉的人,婚姻生活三个阶段而且一家独大的局面也没人愿意看到。

大家商量之后,决定立马共同追杀无耻仙帝。

到了现在,这些仙帝终于在多日苦苦追寻之下,在一个隐秘的星球发现了无耻仙帝。

无耻仙帝抢到功法之后,隐息闭气,匆匆逃跑,找个这个星球一边修复伤势,一边参悟功法。

无耻仙帝的伤势已经伤了本源,才修复一多半,这些仙帝就一起追到了他的藏身之处。

此时的无耻仙帝,心情无比凝重,伤势还没有全部修复,功法也只是记住,才参悟了一部分。

见韩三千没有放过自己的打算,陆勋又对陆峰吼道:“你怎么当父亲的,你儿子现在都快被人废了,你还无动于衷,陆峰,老子可是陆家唯一的传承人,陆家还要我传宗接代,你难道什么都不做吗?”

陆峰心里一沉,夫妻必经的阶段他只有一个儿子,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会无限度的宠溺陆勋,不管他做什么,犯下了什么样的错误,陆峰都会不顾后果的袒护,如果让他早知道有这一天,他绝不会如此放纵陆勋。

“是我养成了你的性格,但也是你自己狂妄无度,这次就当给你一个教训。”陆峰说道。

随着林勇的烟灰缸砸下,陆峰不忍的转过头,不忍心再看,这到底是他的儿子,被人打成这样,终究会于心不忍。

十根手指血肉模糊,陆勋一度痛得晕厥过去,但是又被林勇一盆凉水浇醒。

父子二人,齐齐跪在韩三千面前,那些手下已经全部被赶出了别墅。

陆峰心情非常复杂,他无法猜测究竟要以什么样的代价才能够得到韩三千的原谅。

“韩三千,我陆家在基岩岛的资产,可以给你一半,只求你放了我们。婚姻要经过几个阶段”陆峰说道。

这就是为什么大势力之人,会允许那些小势力跟着他们一起寻宝的原因,一旦出现了极端危险,那么,这些小势力之人,就是最好的垫脚石。

所以,在这个宇宙江湖中,孱弱就是最为悲哀的事情,唯有强大,才是真理!

“轰隆隆!”

突然,雷鸣之音再次降临,这次,让很多修士心惊胆战,几乎无法动作。

因为这些雷鸣之音中,蕴含着的可是太古神魔的怒吼,那种震撼人心的感觉,让众人陷入极端的不安中。

“这,这是什么啊!”

很多修士纷纷后退,不敢前行。

“诸位,如果不继续前行,可能这里就是我们的葬身之地,你们都看到天空中的雷云了,那其中蕴含神魔法则,随便演化一个神明或者是魔战士下来,你们都要死!”

此刻,天河老人站出来,对着众人说道。

他的脸上露出严肃之色,同时,语气很强硬,似乎是对那些小势力之人的威胁。

那些人此刻进退两难,他们也想要得到宝物。

“我错了,我错了,不要,我不要。”陆勋跪地求饶,不断的磕着头。

“我没有牙签,只能用另一种方式代替,不过感觉应该差不多。”林勇抓扯着陆勋的头发,把他拖到了茶几旁边。

把陆勋右手死死的摁在茶几上,林勇操起烟灰缸,一根又一根的手指头,砸得血肉模糊。

别墅里荡起陆勋凄厉的惨叫,听得陆峰毛骨悚然,但是眼前这一幕,他除了眼睁睁的看着,毫无其他办法。

“爸,救我,快救我。”陆勋对陆峰吼道,整只右手的指头已经全废了,撕心裂肺的剧痛让陆勋感觉生不如死。

“这是你应该付出的代价。”陆峰咬牙切齿的说道,这时候他只能心狠的让陆勋承受这个结果,不然刀十二亲自出手,换来的代价更大。

当左手摆在茶几,陆勋绝望了,慌乱的摇着头,对韩三千说道:“我知道错了,你放了我,不管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

韩三千虚弱的瘫坐在沙发上,有气无力的说道:“错了,就要付出代价。”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