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唯有坚持,婚姻好累 坚持不下去

苏迎夏感觉自己头皮都快被扯掉了,但是她并没有妥协,说道:“我就算是婊子,也比你这个活在面具下,不敢见人好,敢让我知道你是谁吗?”

韩青有一瞬间的冲动扯下面具,但她知道不能这么做,这些事情都是背着韩嫣干的,要是让韩嫣知道,她绝不会有好下场。

“想看我的真面目,你还没有资格。”韩青重重一拉,把苏迎夏拉倒在地,随即又对门外的人说道:“你们几个,还不进来帮忙。”

几个男人第一时间走进房间,一副待命的样子。

韩青双眼怒火的看着苏迎夏,说道:“给我打,狠狠的打。”

在一阵拳打脚踢之后,苏迎夏趴在地上,几乎已经动弹不得,几人下意识的停下手,怕再打下去,会闹出人命。

但是韩青心中的怒火还在燃烧,呵斥道:“停手干什么,没有我的命令,为什么要停下来,继续打。”

“再打下去,恐怕要出人命了啊。”某人对韩青说道,他们只是绑架苏迎夏,冒险赚一笔钱,要是闹出了人命,这事的性质可就不一样了。

“他趴在地上的时候,婚姻唯有坚持就像是死狗一样,看着真是让人觉得可怜啊。”韩青笑着说道。

苏迎夏愤然的走到韩青面前,几乎失去理智的她,对韩青伸出了手。

韩青冷笑着一脚踹在苏迎夏小腹上,她虽然不是高手,但从小耳濡目染,也学了一些打架的本事,对付苏迎夏,小菜一碟而已。

“他是个废物,你也是个废物,还想对我动手?”韩青不屑的说道。

苏迎夏半蹲在地上,双手捂着腹部,她在苏家虽然没有过上大小姐的安逸生活,可是跟人打架这种事情,经验还是很少的。

缓了一会儿,苏迎夏再次站起身,说道:“你究竟是谁?”

“我的身份,你这种垃圾,有知道的资格吗?”韩青轻蔑的说道。

苏迎夏淡淡一笑,说道:“带着面具,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我看你就是心虚害怕吧,不敢让我知道的鼠辈。”

面具下的韩青面色一冷,苏迎夏的话正中她下怀,这让她有些恼羞成怒。婚姻过不下去的表现

扯着苏迎夏的头发,韩青咬牙切齿的说道:“敢说我是鼠辈,你这个贱女人有资格吗?嫁给废物的婊子。”

对于环境感知非常敏感的韩三千,自然能够察觉到刀十二在盯着自己,而且他也能够猜到原因。

让一个残废的人突然间站起来,这种夸张的手段,必然会对刀十二心里造成非常强烈的震撼。

“有什么话想说,就直接说吧。”韩三千对刀十二说道。

刀十二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之前对你所说的事情,抱持着一定的怀疑态度,我甚至觉得你还有吹牛的成分,但是现在,我才知道自己的想法多么可笑。”

韩三千淡然一笑,刀十二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说明现在的刀十二,已经完全信任他了。

“我知道,你对于我重生的事情,虽然表面上表现得非常相信,觉得婚姻过不下去了但心里,肯定会有疑虑,这是一个正常人都会有的表现,不能怪你。”韩三千说道。

“三千,你是怎么做到治好约翰的腿的?”刀十二实在是忍不住自己的好奇欲望。

“我不是给你说过了吗,我拥有接近神的力量,治好他的双腿,自然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韩三千解释道。

“你难道不知道吗?”面具下的韩青流露出了畅快的笑意,继续说道:“他昨天被打得跟死狗一样,还吐了很多血,现在躺在病床上,估计连动都动不了。”

“不可能,你是故意骗我,对不对。”苏迎夏呼吸急促的说道,她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究竟是谁,也不愿意相信她说的话。

“骗你?你想看看他是怎么被打的吗,我可是有视频记录的。”说完,韩青拿出了手机,昨天韩三千挨打的时候,她偷偷拍了下来,本来是打算以后用来羞辱韩三千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苏迎夏走到韩青面前,一把夺过手机,当她看到视频画面中,韩三千趴在地上,并且还吐了不少血的样子,眼泪顿时间如同泉涌一般,泪流不止。

“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伤害他。”苏迎夏愤怒的仇视着韩青,婚姻经营不下去了怎么办咬牙切齿的说道。

看到苏迎夏生气,韩青心里更加痛快,她的快乐,需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这种畸形的心态,是生活在韩家养成的,因为韩嫣多变的性格,一会儿把她当做姐妹,一会儿又一言不合的给她两耳光,导致了韩青几近扭曲的性格。

林木已经来到了办公室的门口,而且徐云已经打开了锁,他自然轻而易举就走了进去。

“什么声音?什么味道?”

林木皱起眉头,随后立即明白了过来,他惊讶的张大嘴巴,没想到会让他遇到这一幕。

“云云叫我上来的,她们不会是故意的吧。”

林木心中暗道,想到这个可能,他的身体就仿佛打了鸡血一般,肾脏拼命工作,让他瞬间血条蓝条爆满。

他呼吸略微带着急促,走到前面时,发现连房门都没有关,婚姻实在过不下去了眼前的一幕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他的眼前。

宁采儿占据着主动,留给他一个完美的背影,此刻正双膝跪地,低头伺候着徐云云。

从这个角度看去,他看到摇曳生姿的一幕,这让他内心有一种爆炸的感觉,很想直接冲上去。

“这什么情况?到底能不能进去?”

林木有些犹豫,毕竟宁采儿就是一个不按牌理出牌的人,也不知道此刻是不是故意这样对着门口,等着他来冲动。

“管不了了,先踏出最后一步再说,是男人看到这一幕就忍不住,事后她要杀了我也认了。”

“埃德!”娜里亚惊呼出声,眼疾手快地抱住了倒向地面的年轻人。

“怎么回事?!”她慌乱地拍着埃德的脸,那家伙却像是没有任何感觉,也没有任何反应,火光印在他依旧茫然睁大的双眼里,显出几分诡异。

斯科特怔怔地看了看自己的手,如果婚姻走不下去了怎么办又担忧地望向埃德惨白的面孔,却不敢再伸手碰触――他甚至都不记得自己刚才用了什么法术。

艾伦皱着眉,压下心中的不安,摸着埃德脖子上的脉搏。

“他还活着。”

指下平稳有力的搏动是生命的证明。如果出问题的不是身体……那就更麻烦了。

伊斯不自觉地伸出手合上了埃德的眼睛――那样一直睁着实在太奇怪了。然而当埃德安静地闭上眼,他却又开始慌乱起来,忍不住想要把那双眼睛拨开……但埃德的脸依旧是温暖的,在火光下看起来还挺红润。像是睡着了一样,就是怎么也叫不醒。

“不如让小莫咬他一口试试?”泰丝用手指不停地戳着埃德,建议道。

娜里亚没好气地瞪她一眼。红发女孩吐了吐舌头。不吭声了。

林木感觉忍无可忍,见二女还没有发现他的到来,立即宽衣解带,一步来到宁采儿的身后,然后搂住了她的腰肢。

“啊……”

突然多了一个人在身后,宁采儿尖叫一声,而且感应到自己正在被入侵,更是疯狂的挣扎反抗。

“采儿,是我,别动。坚持不下去了图片”

林木连忙说道,眼前这样子根本就没有办法进行下一步,除非是点了她的穴道,不让她动弹。

不过他可不想用这种强来的方式,最好是宁采儿能顺其自然,就这样从了他。

“林木,你神经病啊,谁让你进来的,不要在顶了,信不信我废了你。”

宁采儿本能的继续反抗,就算是林木,也没办法改变她此刻的态度。

她可是女王,现在是她骑徐云云的时候,然后半路差点被林木给骑了,这让她感觉女王尊严受到了挑衅,根本没有办法冷静下来。

“我……”

林木郁闷不以,此刻考虑着要不要一棒子打昏了她,然后先生米煮成熟饭再说。

然而宁采儿不是假反抗,此刻抓住他乱顶的东西,然后狠狠来了一下。

“宁采儿。”

这次轮到林木尖叫一声,他就算是实力再强,也承受不了这种痛苦,这就仿佛是他的命门所在之地,不能被攻击到。

凌律师拿到了新的协议,上面的费用从200万降到了120万,其他内容他都没有看,直接拿起笔筒里的签字笔,潇洒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凌时臣。

凌律师现在在江下担任了两家公司的法律顾问,分别是星辰砂场和罗曼俱乐部,从此他在江下的业务,紧密地和刘辰联系了起来。

正式签订聘请协议,发了聘请书,算是真正将凌律师在江下的未来稳定下来,春雨拿出手机打电话通知刘辰,将凌律师回来以及正式聘请任务完成的事情向他汇报。

刘辰对春雨如此迅速的动作感到非常满意,他本想邀请凌律师一起吃个饭,接个风,但凌律师却说要等到把事情办完才肯吃这顿饭,于是刘辰让春雨配合凌律师一起去处理唐西诗的事情。

春雨和凌律师先和唐西诗联系上,约定在人来人往大排档见面。

人来人往大排档白天没有人,春雨和凌律师到的时候,唐西诗在门口等着,见到他们两人到来,她忙上前打招呼迎接。

“春雨姐,你们来啦。”唐西诗跑上前,向春雨点头问好后,将目光移向了旁边戴着眼镜一身书生气质的男子:“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凌律师了吧。”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