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要经得起平淡,平平淡淡的婚姻才是幸福

在实话实说的同时,林辰依旧保持了刚才的微笑,还深深的看着霸王龙一眼,霸王龙他半蹲在地上,整个人咬牙切齿,可是却又不敢发作,看起来非常的尴尬。

“天王大人,你说这么多什么意思?”

当林辰转过头来,将自己的目光向着死神看过去的时候,却看着死神已经不像之前那一副点头哈腰的样子,肩膀也挺得非常的直。

瞅着对方看向自己,眼神中带着询问的模样,林辰微微摇摇头,随后转身向着广场外面行走。

“你之前迫不及待想要得到的那个东西,确实有能够增强实力的效果,虽然不知道这个东西你是从何得知的,效果不过挺不错的,我已经使用了,增强了我的实力,如果你想要因为我夺走了你的成果而报仇的话,随时欢迎。”

看着林辰转身离开那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死神紧紧的捏着拳头,他怕。

他怕自己忍受不住林辰的嘲讽,直接动手,而这绝对会中了林辰的奸计,不过早已经多年没有上雇佣兵战场了,婚姻要经得起平淡他现在虽然仍然有一身实力,可是他的心态已经不像曾经那样的敢怼天怼地。

“别嫌我笨。”沈培川站了起来,真有我去帮忙的架势,宋雅馨连忙摆手,“开玩笑的,还当真了。“

“你们坐着吧。”说完她转身进了厨房。

宋夫人站在一旁,看了桑榆两眼,心里闷的慌,转身进了厨房,本想撮合沈培川和自己的女儿在一起的,他却带来一个小女朋友,心里自然是痛快不起来。

她看着女儿还在切菜,过来夺了她手里的菜刀,“你去外面陪客人吧,这里我一个人行了。”

“外面也没外人,有爸在呢。”宋雅馨没理解母亲的用意。

也不是没理解,而是她心里也意外沈培川会呆女孩来,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

母亲站在一旁,叹气,“当初你爸让你嫁给沈培川,你偏不,你看看人家现在,已经是副局了,这几年身边也没有出现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

“妈。”宋雅馨不想听母亲唠叨,“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别再说了行吗?”

世上又没有后悔的药,就算后悔有什么用?

“哎。”宋夫人又叹了一口气,平平淡淡才是真爱情过来帮女儿,“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有的女朋友。”

此生看着林辰忽然一下子走到了自己的面前,也是有些意料之外,因为他并不知道林辰到底想做什么,他觉得他也没有什么做的不好的事情,从刚才到现在,他的姿态可以说是平生最低。

林辰凑到了死神的耳边。

“说实话,我还是比较欣赏曾经那个在雇佣兵战场上叱咤风云的死神,而不是现在这个已经有了自己的势力组织,有了大笔的财产之后,却又在乎自己身家性命的那个人。”

再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之后,林辰仔细的观察着死神,现在那一脸阴沉的表情,微微的笑了一笑,露出了一个笑脸,随后一部收了回来,站在死神的面前。

“你不是想要得到天使草,还派出了这么多手下来吗?没错,我就是抢走你天使草的那个人,而且不仅如此。”

干掉四个顶级杀手,这种夸张至极的战果,听他说出来,仿佛不值一提。

“我还将你手底下的4个杀手干掉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4个杀手的其中之一,有一个肌肉非常健硕的女人,她应该就是霸王龙的夫人对吧?他是第1个死在我手中的。婚姻就是平平淡淡的生活

“豪门无情,兄弟姐妹都能相互残杀,何况什么唐平凡的小舅。”

“别说我对他没什么交往,也没有见过一面。”

“就算有感情,只要他冥顽不灵的挡你的路,我也会支持你踩下他。”

她干脆利落地表达自己立场,让叶凡不至于因她关系而有所顾忌。

“有你这句话,我就能放手一战了。”

叶凡大笑一声:“只是你要不要跟唐平凡打个招呼,怎么慕容无心说也是他小舅。”

虽然叶凡对唐平凡没有好感,但唐门好几次支持了自己。

特别是象国一战无条件资金支持,他还是感激的。

所以也想给唐平凡一点尊重。

说不定唐平凡可以说服慕容无心不介入华西一战,这样就能避免双方刀兵相向的尴尬了。

“慕容无心确实是唐平凡小舅,但双方很多年前就已经闹翻。婚姻最终归于平淡”

“以前唐门老门主还在的时候,慕容无心跟唐三国走得比较近。”

宋红颜翘起了双腿,端了一杯红酒,慵懒对着叶凡娇笑:

沈培川自然听出她这话里的意思,表情有些不自然,觉得她这话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今天我高兴,让培川来家里吃饭。你说些什么玩意儿?你的心情不好,不要带给别人,不饿就先不吃,去屋里呆一会儿。”宋局沉声呵斥女儿,“尽在饭桌上说些扫兴的话。”

“爸我是你女儿吧?你怎么赶我呢?”宋雅馨咬唇,“算了,我不吃了。”

说完她站起身,看着大家,“不好意思啊,我心情不大好,说话带情绪你们不要在意。”

既然是亲手辛苦炼制的丹药,总该知道里面都有什么药材吧。

可是黄医生又急又怒,却说不出一味配药。

上官年制止了黄医生的怒骂声,转而看向萧主任:“萧主任,华医生的情况你应该很清楚,为什么平淡是真不然也不会只带着她来给母亲看病,你不妨介绍一下!”

萧主任之前还觉得华韵说的太过玄乎,可是看到黄医生变得如此慌张失态,再看看上官家人的脸色变化,已经掂量清楚了。

但是岳院长亲自交待了,有些事情打死他都不能说,所以他也很纠结。

可是迎面就是上官文宣一道狠厉又冷冽的眼刀。

“呵!呵!”萧主任吓得两腿发软,工作没了可以再找,得罪了上官家可是会没命的。

“华医生虽然年轻,但是针法很妙,上次盛老夫人能够起死回生,就是她最先发现被判定死亡的盛老夫人还有一线生机,而且......而且还在我腾不出手的时候,替我进行施针,这才让盛老夫人起死回生的,实在是功不可没!”

萧主任尽量表达的委婉含蓄,上官文宣已听的很明白。

对于这些拒绝、厌烦和嘲讽,华韵不以为意。

依旧是淡然如水的模样:“黄医生的丹药如果给夫人吃了,才会要了她的性命!”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了华韵的身上。

黄医生骂道:“你是看行骗不成,什么是平平淡淡的爱情故意污蔑我是吧?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怎么如此恶毒?”

萧主任拖拽着华韵:“华医生,你不要因为不甘心就口出恶言,这样不是医者之道啊!”

上官华指着华韵喊道:“快点出去,再胡言乱语,我就叫保安了!”

就连一直沉稳的上官锦也摇摇头:“华和医院的管理就这个水平吗?真是混乱!”

上官绣则眉头紧锁:“小姑娘你不要在这里故意给我们添堵,赶快出去吧!”

只有上官年拦住众人,并摆摆手让大家保持安静,对华韵问道:“华医生,为何我母亲吃了黄医生的丹药反而会被要了性命,你不妨讲清楚,免得引起误会,也免得让大家心里不舒服。”

多年特案科的办案经验告诉他,一个年轻女孩能如此淡然,就肯定不简单。

就在林辰的背影已经完全彻底消失在了中心广场之后,平平淡淡的爱情才长久死神他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整个人都忍不住一屁股坐在了他身后的那个硬板上。

在看着林辰已经离开了之后,霸王龙他重重的捶打了一下地面,感觉非常的不甘心,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受过如此巨大的耻辱,而且一直以来在他心中如此神圣的死神,今天的所作所为却让他难以相信。

“死神大人为什么就算那个家伙是天王那又如何,曾经我们不管面对什么样的对手都敢直接出手对付,可是难道就因为他是天王,我们就畏惧害怕了吗?”

转过身来看着曾经,一向在自己的面前恭敬无比的霸王龙,现如今此时此刻如此的疯狂,仿佛想要跟着两个人打一架一样,死神他沉默不语,随后叹息了一声抬头说道。

“天王说的不错,我现在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死神了,我已经很多年都没有上过战场,而这次为了得到天使草,我甚至自己都没有亲自出现,而是派你们10个前来,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是因为我现在怕死。”

无人机杀手一个人安静的坐在侧边,和其他的人之间距离差不多有两米以上,他此时此刻就仿佛是一个局外人一样,但是当亲耳听到的从死神口中说出的这句话后,他却非常的明白,死神为什么会这样做。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