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本来就是平淡的,婚姻生活太过于平淡

此言一出,那七八个教官面露狂喜之色,显然心动了。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以他们的级别,每个月的津贴约莫四五千,虽然在这儿包吃包住,但在华海这个国际大都市,还是得显有些捉襟见肘!

崔志豪承诺的十万块钱,相当于他们两年的收入!

而且,他们也毫不怀疑崔志豪所言的真实性。

毕竟,能让马勇刚亲自出面打招呼的年轻人,来头绝对不小,不可能差他们这点钱!

想到这儿,那八七个教官的脸上,都浮现出一抹狞笑,凶神恶煞地望着王震,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了。

此刻,王震浑身绷紧,汗毛竖起,像是被什么恐怖的凶兽盯住似的,脸色难看至极。

他虽然身材魁梧,自幼习武,但也只是普通人里的高手,远远无法与叶凡那般“妖孽”的存在相比!

现在,他赤手空拳,在这个狭窄的大通铺内被包围起来,敌人是七八个手持防爆棍的教官。

他的胜算,微乎其微!

他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宅男而已,婚姻本来就是平淡的连看个恐怖片都会吓得腿软,哪里见过这种阵仗?

没有抛下王震逃跑,就已经证明了他的仗义!

但现在这种局面,远远超乎了他的能力的极限,让他不知所措,恐惧无比!

突然,倒在血泊中的王震,竭尽全力仰起头,望着不远处的楚南,虚弱无比地嘶喊道:

“楚……楚南……快……快逃……去找……叶凡……”

王震的声音虽然断断续续,但却让楚南身躯一震,立刻转过身,准备逃出这个“魔窟”,将这些暴徒的恶行公之于世。

然而当他刚刚迈出几步,崔志豪却冲了出来,狠狠一巴掌甩向他的脸颊。

“啪!”

清脆的耳光声,响彻全场。

楚南被打得连退好几步,摔了个趔趄瘫坐在地,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在半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最终跌落,四分五裂,碎成一片。

崔志豪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不屑道:

“小逼崽子,想要逃出去通风报信?门都没有!哼……落到这个下场,可不能怪我,只能怪你们做错了选择,不该跟叶凡那小子混在一起!”

“红发,你他吗小心点,婚姻过于平淡怎么办他不是那么好惹!”张然刚才就想用手里的喷子高定冈村,但这厮反应极快总是能够迅速拽着身旁的人为自己挡枪,是野人倒还好,就怕他拽着的是幸存者,这也让张然不能开枪!

红发没有将张然的劝告放在心上,他手里拿着木棒对准冈村的头便砸了下去,后者灵巧地躲过,一个懒驴打滚随后刀锋直接指向红发的腹部,幸亏红发的反应够快,避免了被开膛破肚的命运。

“呦西!继续!”看着说话磕磕巴巴的冈村,红发不敢再大意,他谨慎地面对冈村,却发现对方简直是刀术大师,轻松的将其玩弄在股掌之间,木棒已经被冈村的双刀斩断。

看着下一刀就要被杀死的红发,张然果断的选择了开枪,“亢!”

散弹枪巨大的杀伤力让所有人都散开,婚姻生活太平淡无趣冈村即使战力超群也不敢去硬抗枪弹,他抓起一个尊卢人便挡在前面,这厮竟然要发起反冲锋!

红发此时也慌了,他从腰间拔出手枪,对准冈村就是一顿乱射,但他太过紧张,子弹全部打到了死的不能再死的尊卢人身上!

“刚才不就说过了吗,就是你这款破止血膏差点把我哥害死了!”红鼻头迫不及待的冷冷道,“你刚才可是亲口承认了这药膏是你们产的,怎么,你现在要否认吗?”

未等林羽说话,卢绍靖和岑钧看清林羽手中的药膏后面色陡然一变。

“何先生,药膏给我看看!”

卢绍靖沉着脸快步走过来,步子十分利落洒脱。

林羽笑了笑,直接把药膏递了过去,“这就是我说您非插手不可的原因。”

卢绍靖接过来认出这就是他们部队专供的药膏后顿时面色大变,夫妻生活太平淡孤独冷冷的抬头扫了红鼻头一眼,沉声道:“你是说,你哥哥用的这款药膏,才把腿治成这样的?!”

“不错,这就是他们回生制药厂的药!”

红鼻头昂着头,理直气壮地说道。

“那我问你,这管药膏,你是从哪里买的?!”卢绍靖继续冷声问道。

红鼻头微微一怔,这老头咋也问跟林羽一样的问题?

“我问你呢,这药膏,你是从哪里弄来的?!”卢绍靖再次冷冷问道。

“你这当兵的怎么能随便打人呢?!”

万维运见状也立马站了起来,冷声道:“信不信我去军部告你!”

“告?”卢绍靖冷笑一声,“要告也是告这几个恶意嫁祸好人的小偷吧?!”

“你这话什么意思?!”万维运眉头一皱,诧异道。

“不瞒你们说,这款药膏是我们军队特供,委托回生制药厂给我们加工的,根本不对外销售!”卢绍靖把手里的药膏往红鼻头身上一砸,厉声道,“而且这种药膏配方极其珍贵,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偷盗军需物资了,而是涉嫌窃取军事机密,我就算当场击毙你,婚姻生活平淡无味都不为过!”

他话音一落,岑钧二话没说,迅速掏出腰间的手枪,“啪”的上膛,立马用枪口对准了红鼻头。

“啊?!”

红鼻头吓得惊呼一声,身子一颤,脸色蜡白,“噗通”一声摔跪到了地上,不停的磕头,带着哭腔道:“长官,我……我错了……我错了!求求您饶了我这一次吧,求您了……呜呜……”

旁边几个拉横幅的见势不妙,扔下横幅就要跑,同时地上躺着的那个腿伤男也“噌”的跃了起来,顾不上腿上的疼痛,转身就要往人群外面跑。

“码的,红发你他吗真是关键时刻掉链子!”张然自然不能让红发死在这里,对方死了,冈村的下个目标肯定是他,喷子上膛又是一枪,直接打得尊卢人肚子炸开,而冈村也立刻选择了躲开!

张然这一枪弄不好就要误伤到自己人,但是为了保住红发她不得不开,若是红发倒下了,营地里属于他的人立刻会树倒猢狲散!

“叶凡,你怎么还没来!”

张然的想法很好,在尊卢人进攻时,让叶凡从后方偷袭,再次打个里应外合,在面对野人的时候,他们就应该互相帮助,什么恩怨都应该抛在脑后,婚后夫妻感觉生活平淡无味但是她却没想到方敏刚跑出去就遇到了尊卢人侦查的斥候,中了一箭的方敏也是费劲千辛万苦才坚持到柳梦雪和夏箐发现她!

此时叶凡和紫琪,瑶两姐妹正在必经之路上埋伏,“叶凡,先不要去营地,如果我们太早现身,尊卢人的后备队再过来,我们就会陷入反包围,那时候可就插翅难飞了!”

“我妹妹说的不错!”紫琪也赞同地说道,“先不要担心营地里的人,他们如果想活下去就会殊死抵抗!我们出现的太早,反而会影响到他们。”

当一名走在最后的中级战士靠近紫琪时,这狐媚子直接起身手里拿着弓箭对准了那人的头颅插去,这样生猛的作战方式哪里还有勾引叶凡时的妩媚之姿,也许这才是云图巫女的真实一面!

瑶更是行动迅速,断水出鞘一刀便砍断了另一人的头颅,一生太平淡倒是叶凡有些尴尬,第一次与尊卢人打白刃战,对方的石矛本来就比消防斧长,一时间竟然逼得叶凡有些狼狈不堪。

“不错,是元磁神光,想不到在地球上还能见到这东西。”叶天喃喃自语,很震惊。

“这极光只是一缕外溢的元磁神力,有元磁神光必定有元磁神石,甚至元磁神山。元磁神石能从宇宙中吸取能量,永不枯竭,当能量满了则外溢而出。所以极光会周期性的出现。”

“元磁神石是一种天材地宝,非常稀有,并非每个星球上都有,可用来炼制绝世法宝。前世我就将一座万里元磁神山炼化成了一件元磁翻天神印,震杀四方,鬼神辟易!”

“只是,元磁神光飘忽不定,想定位元磁神石的位置,很不容易。虽然我懂推演之术,但是以我现在的能力,还洞破不了天机。”

……

叶天仰首看着天空,陷入了思索。

“杀了他,给伊恩报仇!”

一群吸血鬼狂暴了,对梁飞冲去,施展出各种血族秘术,就见一道道血光如龙,血色的气浪滔天,如同风暴一般对梁飞卷去,一整条街道也在瞬间化成了修罗地狱。

“华国小子,我要把你的灵魂永镇地狱,用冥火灼烧一万年。”

这时,楚南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

但在后方,一个教官猛地抡起防暴棍,狠狠砸在他的后脑勺上。

“咚!”

沉闷的撞击声传来。

楚南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脑袋一歪昏厥过去,生死不知。

……

见到这一幕,王震虎目含泪,怒发冲冠,咬牙嘶吼道:“混蛋!你们竟然敢对楚南下手,老子跟你们拼了!”

但他还没来得及出手,却遭到新一轮的拳打脚踢。

又过了好几分钟,连那些教官都有些打累了。

而王震,更是体无完肤,奄奄一息,只剩着半口气硬吊着,否则早就昏厥过去了。

这时,几个教官半蹲下来,用膝盖压着王震的四肢和后背,让他根本动弹不得。

“蹬!蹬!蹬!”

这时,崔志豪一步一步走向了王震,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抹阴狠的笑容,冷冷道:

“王震,你刚才不是还很牛逼么?现在不还是像条丧家之犬一样,乖乖趴在我的面前?我早就说过了,我的牛逼,你们根本想象不到!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