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平淡淡的婚姻,什么才是幸福的婚姻

这帮人一个个肯定都是傲骨,想要对付这些家伙,可不能打打就完事了,而且他们也都是为国家做出过贡献的人,所以处理方法也要委婉一些。

当夏天走到大厅的时候,他发现这里还真是一个体育馆的模样,前台的女服务人员说道:“先生,这里已经被包场了。”

“恩。”夏天将证件递了过去,女服务人员看到夏天的证件时,重新的打量了夏天一番,然后说道:“先生,左边的电梯上三楼,308。”

“谢谢!”夏天拿回自己的证件之后,直接上了三楼。

当他来到三楼的时候发现这层应该是休息室,每一个屋内都有龙组的成员在忙着不同的事情,他们真的很忙,看的夏天都不忍心了,他们有斗地主的,三打一的,还有打麻将的。

还有人在那里睡大觉。

安逸!

他们给夏天的第一感觉就是安逸,平平淡淡的婚姻现在确实是和平年代,但是这种安逸可能会给国家带来难以挽回的损失。

夏天经过走廊的时候,也引起了那些房间里面人的注意,因为门都是开着的,这里的环境非常好,每一个屋子都很大,每一个房间内的物品也是应有具有。

“亲爱的,比赛开始了,从现在开始,整个赛马界都将是绝影的天下“

叶天微笑着低声说道,并轻轻捏了一下贝蒂的手。

他的话音还未落下,耳边就传来一阵清脆悦耳的铃声。

“铃铃铃“

伴随着铃声,十二道起跑闸门同时打开,正式拉开了这届育马者杯新马草地大赛的序幕。

众多蓄势待发的纯血赛马,第一时间就冲出了起跑闸门,一个个快如闪电,在各自骑师的操控下,径直冲向内线,试图抢占有利位置。

“踏踏踏“

一阵急骤如雨的马蹄声随风传来,响彻了整个基恩兰马场的上空、以及所有电视直播端。婚姻平平淡淡的生活感悟

同时传来的,还有现场解说员语速飞快、充满激情的解说。

“比赛开始了,第一个冲出起跑闸门的赛马,是来自洛杉矶的海湾天使;来自肯塔基的飞翼,反应速度也很快,第二个冲出了闸门。

咦!绝影为什么没有冲出来?那个起跑闸门没有问题啊,已经打开了,跟其它闸门的情况一样,或者它的起跑反应很慢,不大可能吧?“

“也有可能是巨龙偷来的。”冰龙勉勉强强地承认,“不知怎么落到了她们手里。”

埃德在肚子里闷闷地笑。也许就因为这个,它才没有当着泰依母女的面,直言不讳地说出它的疑问。

“不管她们是如何得来,我们得承认那很可能就是生命之息,而九趾……或奥伊兰已经得到了它。”埃德挠头——问题又绕回了原点。

这一次,冰龙沉默了好一会儿。

“那个九趾,平平淡淡的夫妻感情”它说,“据说他在寻找龙骨之岛?”

埃德怔了怔,一瞬间,难以形容的寒意窜上脊背。

“那真的能……复活死去的龙吗?”他艰难地开口,“龙并不是神所创造的啊……”

“纯粹的力量,归根结底,本质上并没有什么不同。”冰龙回答,“不然你以为耐瑟斯凭什么觉得自己能够成为神?”

它过于轻描淡写的语气反而让埃德明白,它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平静。

埃德闭上了嘴,脑子里乱七八糟。他下意识地想要拒绝这种可能——九趾的所作所为对巨龙而言是毋庸置疑的侮辱,他甚至还中了魂咒,他绝对不可能想要复活一群会把他当成胆大妄为的蝼蚁践踏成泥的骄傲的巨兽。当然,如果九趾身后还有更强大的力量在控制,那并不是不可能的……

腰间猛地一紧,冰龙抓住了他,又把他扔在了草地上。

埃德滚了几圈才终于透过一口气,拍了拍胸口安抚跳得要发疯的心脏,四肢软绵绵,好一会儿都爬不起来。

“你的力量没有恢复。夫妻平淡幸福的句子”落在他身后的冰龙声音低沉,听起来并不惊讶。

埃德还没有出口的抱怨憋了回去,稍稍有点心虚。

就在此时,叶天转头看向了旁边不远处的艾伦,并开着玩笑朗声说道:

“怎么样,艾伦,我的绝影还不错吧?想必没有让你失望,还是之前那句话,你的海湾天使非常不幸,今天注定是失败者!”

随着他这番话,艾伦立刻被惊醒了,并转头看了过来。

“斯蒂文,我不得不承认,绝影是我所见过最具天赋、也最具灵性的一匹纯血赛马,甚至远超它的曾祖父秘书处!

然而地面上还残留着昨晚留下的血迹——他们当然不可能毫无伤亡。

他原本是想透口气,心情却因此更加低落。他已经尽了力……可他什么忙也没有帮上,如果他像娜里亚一样用实实在在的战斗解决问题,也许至少能多救下几个人?

他知道他不该这么想。即使面对同一场战斗,总有人站在不同的位置,平平淡淡的生活感悟他的努力也并非毫无结果……可从昨晚一直持续而来的沮丧却像一层灰雾般将他包围在其中,隐隐约约,又难以驱散。

他拖着脚步往前走,在莱西街口闻到一阵奇异的香气,勾起一些似乎已非常遥远的回忆。他循着味道转进一条小巷,居然看到一家还开着的小店。

他的确来过这里……是几年前他跟着泰丝满城转来转去,寻找失踪的精灵的时候。泰丝在这里停下来,请他吃了一个“平民的幸福之光之一,吉恩家的美味烤饼”。

烤饼味道不错,据说是来自西南联邦的风味美食,加入了某种特殊的香料,美味又廉价,但本身当然并没有那么长的名字。小店的招牌上只随随便便地画了一个圈,长得又矮又壮的老板手脚麻利,却总是一脸阴郁,仿佛所有人都欠他一个铜币,但如果你在他的破铁桶里多扔了一个铜币……或少扔了一个,他都会立刻停下来,一眨不眨地瞪着你,手中烧得发红的长铁夹似乎下一刻就会敲到你的手上。

也就眨眼的功夫,它就追上了前方马群中的最后一匹赛马,紧接着超越了那匹赛马,将对方彻底甩在了身后。平平淡淡幸福的句子

接下来是倒数第二匹赛马,依旧是毫无悬念、令对手彻底绝望的超越。

“踏踏踏”

在一片疾若奔雷的马蹄声中,倒数第三匹、第四匹、第五匹赛马被相继超越,一个个都被绝影甩在了身后,只能跟在后面吃土。

基恩兰马场的观众席、以及所有直播端,俱都安静了下来,气氛变得非常诡异!

就连激情四射的现场解说和两位特邀嘉宾,也彻底失去了声音。

所有人都被彻底震撼了,一个个目瞪口呆地看着疾速飞驰的绝影、看着那道飞翔在绿色草地上的栗色闪电。

“天呐!我看到了什么?纯血赛马怎么可能跑的这么快?就像贴地飞行的喷气式战斗机一样,这简直太疯狂了!”

“不!我向上帝发誓,绝影这根本就不是奔跑,它就是在飞!”

在一片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语声中,婚姻的真谛就是平淡绝影已飞速超越了十匹赛马,跟占据内线有利位置、跑在第一位的海湾天使,跑了个齐头并进。

“……你居然没有因为同情就瞎了眼,也算有点长进。”冰龙说。

“……你就不能好好地夸我一下嘛?”埃德有点不满。

“去找娜里亚讨你的‘夸奖’!”冰龙没好气地回答。

埃德嘿嘿一笑。该说的话都已经说开,这点小小的嫉妒他甘之如饴。

“照理来说,一位神明不会把生命之息交给私语者。”他一本正经地转回原本的话题,“可是,如果那是水神尼娥……私语者其实是巨龙的混血后代不是吗?”

“……你不会真以为尼娥爱上过一条龙吧?”冰龙说,“这么荒谬的故事连我们自己都不信!”

埃德灿灿地红了脸。虽然有点不敬——相当不敬,但他的确觉得这是个他喜闻乐见的好故事……虽然结局不可能圆满,至少说明巨龙绝对不是什么邪恶的象征不是吗?

“所以,你觉得是怎样呢?”他问。

“那东西根本就不是生命之息。”冰龙说,“或者,那是她们的祖先偷来的。”

“……私语者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强到能从神祇的手里偷那么重要的东西吗?”

“老牛,门口会不会有什么警报装置?”

步承沉声问道。

“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了吗?!”

百人屠冷声一笑,笑声中带着一丝傲然,开玩笑,别说这种别墅了,就是国外那些大富豪所住的更高级的别墅,他都能轻而易举的潜进去!

要是换做普通人,他自己一个人过来就可以悄无声息的将目标干掉,但是土卫不是一般人,是跟他一样身怀玄术的高手!这别墅区里住的也不是普通的保镖,也同样是身怀玄术的高手!

说话间百人屠小步走到别墅后侧的落地窗前谨慎的朝着里面望了一眼,但因为是磨砂玻璃,所以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形,他便身手迅速的破坏起了门口的套锁。

“准备动手!”

步承说着已经取出了自己手中的刀刃。

“要是玫瑰在就好了!”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