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无趣的婚姻生活,婚姻生活太过于平淡

这其实也有我外面的分身本体的力量源源不断输送的缘故,所以在强吸那么多力量后,要对付这里的仙家念头简直轻而易举。

捏死过半后,我继续屠杀这里的仙奴,但这些仙奴很没志气,很快他们一个个对我倒头就拜,各种的道歉不断。

“呵呵,刚才凶残,现在这么容易就投降了?”我反问道。

“师父不愧是师父,是我们这些仙奴不自量力了。”

“对,我们太自大了,还请师父原谅呀!”

“无数岁月下来,我们这里最强的那五位仙王统治了太霄石的仙域。”

“五大仙王之下的其他仙家,则成了他们的仙奴,我们这些仙奴都是分裂出来的,只为了方便做更多的事情。”

“我是打扫的。”

“我是守卫。”

“我是给主人按摩的。”

“我是陪主人睡觉的。平淡无趣的婚姻生活”

我暗道这还真是弱肉强食,这都什么跟什么?

看着这精神分裂的仙家,我打断了他们自报家门,继续问道:“那之前我路过的一些废墟仙域,就是那几位仙王和仙奴互相争斗打出来的?”

“对呀对呀,那里是不是乱作一团了?而且已经失去了新生的能量了对不对?”

“肯定的呀,我们争夺新地盘,都是主人带着我们去争夺的呢。”

“仙王们轻易可不会争斗,都是我们这些仙奴惹到其他仙域领地偷取力量,无法沟通的时候才会引发战争。”

我心中基本上对这里的世界观有了雏形,就问道:“这里的仙奴多么?你们的主人在这仙域中厉不厉害?他只有你们一个仙奴?”

姑且不论后续的发展如何,单单只是用八分钟的时间写出一首还算“不错”的歌曲出来,婚姻生活没意思就足以使自己成为某种程度上的“怪物”。

会不会被惊为天人是另外一回事,被围观却是一定的。

那边主持人宣布颁奖典礼正式结束之后,被强行压制了一个多小时的台下,顿时骚动起来。

孙晓燕一把扣紧了彭向明的手,凑过来,眼睛里亮晶晶的,似有无穷的情意与缠绵,问:“你去不去酒会?”

彭向明摇头,小声说:“我就不去了。”

顿了顿,他解释,“既不知道那老头儿那边怎么样了,说不定会有麻烦,另外我也不想到处都被围观。”

孙晓燕似乎早就料到了他会这么回答,当即道:“那我也不去了!”

彭向明笑笑,凑过去,松开手,拍拍她后背,咬耳朵,“别犯傻,乖乖去,今天晚上你可是新科视后,人生巅峰啊!去享受一下吧!”

孙晓燕抬头,看他,眼底似有百般纠结。

但就在这个时候,闪光灯已经卡卡地亮起来了——刚才就有,但孙晓燕刚才满心里都是彭向明,浑然不曾注意到。

“向明,你对齐雨田对你的质疑? 作何评价?”

“向明,夫妻平平淡淡的感情你对自己刚才写的这首歌? 做什么评价?”

“向明,你恨齐雨田吗?”

“向明? 《山水又一程》会发单曲吗?”

“晓燕? 你们在谈恋爱对吗?向明平常在生活中? 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他会给你写歌吗?跟天才在一起相处,会不会有压力?”

“晓燕,说说你们的爱情故事吧!是你主动追求的向明吗?你们在一起多久了?你以前见过彭向明创作吗?也像今天那么快吗?”

不得不说,这个时候,名气虽然不是最大的绝对因素,但孙晓燕刚才忽然冲上舞台,半蹲在地上为彭向明举话筒的行动,实在是太过深情也太过耀眼了,再加上她的名气更大,又是今晚的新科最佳女演员,所以,她第一时间就成了记者们不可能放开的一个。

齐元竟在二三十秒的时间内,就被挤了出去。

她又被上了一课。

原来,如果你名气小的话,连绯闻都抢不到。婚后夫妻感觉生活平淡无味

“妖神知道苍琥妖王的所作所为以后,就下令镇压反抗军。”

“后来反抗军失败,苍琥妖王身死道消。不过在它死之前,有偷偷把一批苍琥一脉的雪妖通过两界裂缝强行送往人界。”

“如果我没有猜错,今天你送过来的雪妖。”

“就来自苍琥一脉吧。”

听完哈林圣使逼逼叨叨的好长一段话。

态度嚣张的楚黎掏了掏耳朵。

“你们是在算账么。”

“把你们妖神大陆的陈年旧事算到一个毫无干系的雪妖身上。”

在楚黎右手边的一位圣使不太满意楚黎的话,开口反驳道:

“妖

神宫的管理理念想来主张恩威并重。”

“我们要真想把当年的事情算到那只小雪妖的头上,也不会给她通过考核,更不会把她加入到百妖谱了。”

楚黎咧嘴笑道:“既然是这样,平淡乏味是什么意思你们找我来要说什么。”

“我们要说的是关于你的事情。”

因为答应过艾莎暂时不能把夺魂蛊的事情公布出去,所有楚黎耸耸肩:“没什么,说说你们的条件吧,我听着。”

哈林圣使手放到桌上,表情严肃。

“关于妖脉觉醒的事情,我们妖圣塔可以给你代行者一个面子。”

“不过为了妖神部落安全考虑。”

任平生被他这一抢白,心里虽不喜,但脸上却也不生气,笑道:“搞生态文化旅游开发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没有个二三年的投入是不会有产出的,我的意思不是让茶山文旅教育综合体采石厂立即停产,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事情。需要好好的规划和谈嘛。”

张中山撇了撇嘴道:“我可没那个本事,您还是和魏书记说去吧。”

张茜茜一看这个张中山这么不给任平生面子,忍不住训斥道:“这个张主任,做工作哪有那么容易啊,你这还没开始干呢,就推三堵四的,怪不得年纪这么大了还没提上副科级呢。”

对方毕竟是市委宣传部的副部长,被张茜茜这么一训斥,张中山是脸红脖子粗的,平淡的夫妻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任平生笑着岔开话题道:“张部长,你看西面那边,这是我们平南县最大的水库,茶山文旅教育综合体水库。我觉得这个水库也可以好好做做文章开发一下,完全也可以成为一个很美的景色。”

一行人坐着车来到了山脚下,汽车就上不去了,只能靠脚力了,不过好在大家都有准备,也就方便了许多。

“然后呢?”有圣使问,“那雪妖妖脉觉醒以后呢?”

楚黎耸了耸肩:“那就是人各有志了,我只负责给她引路。”

“引路?你引的什么路?”

“成为妖族强者的路。”

听到楚黎说出这样的话,妖族全体圣使都不由得严肃了起来。

有的妖族圣使已经在偷偷释放妖力,通过特殊的传音方式进行秘密会谈。

没想要偷听的楚黎打了个哈欠,眯起了眼睛像是在小憩。

过了许久,哈林圣使才开口说:

“冥界代行者楚黎,我们妖圣塔尊重每个妖族的权利。”

“可为了维护妖神大陆的平衡与安全,夫妻间平平淡淡过一生我希望你听听诸位圣使的意见。”

“如果你们能答应我们的条件,那么我们妖圣塔给予那名雪妖进行妖脉觉醒的资格。”

楚黎撇了撇嘴:“啧,担心这种小事,还不如多考虑正在来临的危机。”

“你说什么?”

哈林圣使没听清楚。

“方向知道是哪里吧?”夏天看了一眼天阵。

“知道了。”天候夜说道。

“我要去众神坟墓一趟,这里就交给你们了,另外,火甲前辈,您和北国前辈去一趟黑市,让小天力带你们了解一下星星,也许,我们要的答案在星星里面。”夏天说道。

“放心吧,这里交给我们,不过现在灵气复苏了,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高手和妖兽了,还是要小心一些。”天候夜提醒道。

“恩!”夏天点了点头,随后走了出去。

“主人。”残魂走了上来。

“残魂,你去帮我办件事情。”夏天递给了残魂一个传讯符。

残魂点了点头,随后直接离开。

“大将军,商桀骜和龙神肯定不会乖乖就范的,商桀骜当了一辈子的帝王,他也肯定不会屈膝于我之下的,这次你给我盯上他们,一点点的干掉他们,记住了,我说的不是正面抗衡,是偷袭,并且不要和他们身后的那个仙人交手。”夏天提醒道。

“我明白。”大将军说道。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