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老公在一起特别压抑,老公太无趣婚姻很压抑

司机是个中年人,似乎很爱跟乘客聊天,向南一上车,他就热情地问东问西起来。

“小伙子,看你好像不是京城本地人,你怎么还没回家过年啊?”

“听说现在火车票都开始网购了,好像也很难抢到票啊!”

“租住在我隔壁的一对中年夫妻,在京城这边都是打零工的,网购不会操作,她男人就熬了一夜排队买票,结果等排到他了,没票了,你说多惨?”

“……”

向南嘴角带着笑意,除了上车时应了一声,后面也没怎么说话,就那么听了一路。

等到了地方,向南付了车费准备下车时,司机又来了一句,“哎,小伙子,没事了早点回家,家里爸妈都在等着你呢。”

向南回头看了他一眼,正想说点什么,忽然又听这司机小声嘀咕了一句,

“我儿子到现在也没回来,这臭小子,不知道家里人担心吗?”

向南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顺着上一次来这里的些微记忆,和老公在一起特别压抑向南还是准确地找到了齐文超租住的一套小四合院。

无奈之下,李秀七也只能点点头,往门派浮岛上边飞去。

一路上弟子打斗激烈,不过李秀七也开始传达起柳不动这老狐狸大败而逃的事,这顿时引来了所有执法队的恐慌,看着笑千剑支持者越来越多,执法队终于撑不住,一波接着一波的投降了。

我们一路上还找到了刘亚喜等三位掌峰,而汪南大长老也找到了。虽然受了不大不小的伤,不过五位八重仙的修士群集,这股力量可不是执法队能够抵挡的,所过之处,不战而降者多不胜数,弟子也都直接纷纷停下了施法,给命令往门中广场集合。

柳不动强权稳固的势力在失去了主心骨后,就如多米诺骨牌一块块的塌了下来,毕竟归根结底,他们也不能如柳不动那样叛离门派,现在顶多是门中阵营不同罢了。

执法队给全部收押,和他在一起很压抑很累算了算数量,竟有六七百的数量,可见柳不动在九霄神剑门期间,竟是何等的喧嚣尘上,而笑千剑的支持者,则还有一千五六百之数,虽然实力整体不如执法队,但也差之不远,果然是以主将决胜负为主。

我不知道具体大家原来的数量有多少,但看到李秀七和刘亚喜他们统计完数量后,跟死了爹妈一样的表情,可见损失之大远超想象了。

就算他跟兰心之间不对付,那也是家庭内部矛盾,轮不到其他人来教训自己的丈母娘。

本来杨风是想要杀了西门寒冰的。

但如果他真的杀了西门寒冰,整个西门家族都会发狂的。

杨风虽然不怕西门家族,但双方难免爆发一场大战。

西门家族作为十大勋贵家族之一,实力还是狠强的。

一旦爆发大战,东海卫难免会有死伤。

要知道,每一个东海卫都是东海的保护神。

不到万不得已,杨风是不会拿东海卫的生命去冒险。

这一次杨风废掉了西门寒冰的双腿,也算是给西门家族一个深刻的教训。

同时,杨风也警告了所有人。

如果再有人敢招惹他,西门寒冰就是他们的下场。

从西门家族出来之后,和老婆在一起很压抑不开心杨风就回到了别墅睡觉了。

此刻,西门家族,彻夜难眠。

西门天下等人,坐在大厅之中,一言不发。

屈辱!

愤怒!

不甘!

各种各样的情绪交织在一起!

今天这件事情,杨风等于是狠狠羞辱了西门家族。

要是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以后西门家族还怎么在中州立足?

西门平原不甘心的道:“爸,难道这件事情我们就这样算了吗?”

西门天下脸色铁青,一双眸子充满了浓郁的杀气。

“这件事情当然就不能这样算了,杨风羞辱了我西门家族,老夫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但是现在暂时不宜动杨风,等到时机成熟,就是杨风死无葬身之日!”

......

第二天。

杨风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

起床之后,发现叶梦妍早就去上班了。

杨风洗漱了一番,吃完早餐,就前往熊猫网络公司。

自从宁倾城接手熊猫网络公司之后,整个公司就恢复了稳定,跟老公无法沟通很压抑而且业绩大幅度上升。

但是杨风并不满足,既然要干,那就要干最大的。

在小晚舟和小挽歌吃完饭以后,苏晚晚放下手中的筷子,面色严肃的看着他们。

“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两个谁给我讲一下?”

苏晚晚鲜少这么严肃,小晚舟和小挽歌顿时也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互相对视了一眼,小晚舟才有些怯生生的开口。

“妈妈,我说。”

小晚舟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和苏晚晚讲了一遍,说完以后,他走过去拉了拉苏晚晚的衣袖,这个小动作把旁边的工作人员都萌得不行。

“妈妈,你别生气,我知道错了,你不要怪妹妹,妹妹都听我的。”

“那你知道你错在哪儿了吗?”苏晚晚的表情依旧严肃。

“不该瞒着妈妈这件事情,不该把那个阿姨关在外面。”

“还有吗?”

小晚舟瞪着眼睛,一副不太明白的样子。

“你们错在一开始没有保护好自己,也没有为自己辩驳,让他们信服。更错在后面没有一个合适的方式去解决这件事情。结婚后很压抑不快乐

苏晚晚摸了摸他的头,“很多人都说你们聪明,但是并不是他们说你聪明,你就是真聪明,太爷爷和外公外婆他们其实因为太喜欢你们了,你们的年纪还小,如果处理不好这些事情一定要告诉爸爸妈妈,明白了吗?”

山路崎岖,白雪飘飘中,张发财胡须霜白,身旁并肩而行的是个中年男子。

男人亦穿着登山服,带着护目镜,加上头顶的帽子,几乎遮住了全部的面容。

可看到那男子的刹那,沈约脑海中却如同遭到雷击般。只是刹那,他随即收敛了心神,却发现那个精神师竟然没有趁机离去。

感觉有些奇怪,沈约问道:“你错过了最好的机会。”

不想那精神师淡淡道:“不错,但我要逃走,不是错过了一场看戏的机会?”

一场大戏——让沈约为之惊骇的戏份,让张发财没有选择清醒,却将梦延续下去的大戏!

张发财自主的将梦境变成雪山,一定有张发财的理由。

这个理由,甚至比逃命还要重要!

精神师虽然催眠了张发财,却对张发财这人很是佩服,和丈夫在一起不开心郁闷他输给了沈约,对沈约更是好奇。

这两个人都关注的事情,他自然也舍不得离去。

沈约不想这精神师转变的也快,不由道:“没看出来,你居然这么快的看破了生死。”

他喃喃自语,眼角突然有些湿润。

竟有滴泪水顺着他的眼角流淌而下。

泪水落在沙漠上,并没有迅疾的消散渗透入沙子中,却如石子落入了湖中,激荡出波纹远去。

波纹沿着沙漠扩去,到了远方,本来黄澄澄的沙粒迅速的变成了皑皑白雪,到了天边,竟然成了远峰耸立。

沈约内心微颤。

他惊心的不是一个人梦中会产生如此地覆天翻、瑰丽壮观的改变,而是因为沙漠变成白雪堆积的山峰后,他突然发现张发财梦中变出的山峰竟然有依稀熟悉的感觉。

除了易城外,他沈约怎么会和张发财见过同一个地方?

连绵雪山逶迤起伏,巍巍壮阔。

沈约仔细看着那山形脉络的时候,已经认出那赫然就是他曾经前往寻找师父遗言的大雪山。

世情万千,雪山不改。

向张发财望去时,沈约再次惊讶,赖六已然消失不见,张发财却已经变装。

张发财的变装自然不像叶宣儿的那种变化,老公觉得和我在一起很压抑而不过是穿了简易的登山防护服。

【就算背景再大,在娱乐圈也应该尊敬前辈吧?我们晶晶出道比苏晚晚早这么多,也太不尊重前辈了吧。】

【希望苏晚晚还是关注一下孩子的教育吧/微笑】

……

韩晶晶的粉丝出来了,月光们当然也不甘落后,而且月光们表现的比他们更加的生气。

【什么叫作弊,走个近路就是作弊了?这不是说明我们小挽歌聪明吗?】

【对啊,自己孩子笨就要承认自己孩子笨,好好教一教就好了,人要认清楚现实嘛。】

【我的妈呀,我从来没有发现韩晶晶竟然这么绿茶,门口那段话不就是在内涵吗?而且刚刚来的时候韩晶晶的嘴歪成那个样子,不会有人没看见吧?】

【韩晶晶耍大牌的消息那么多,现在来骂我们晚晚?好意思吗?】

……

苏晚晚虽然不知道网上的这些争论,但是刚刚在门外的事情她也已经问清楚了,她没想到两个孩子竟然把人关在了外面。

但是她没有说什么,不少寒韩晶晶的粉丝们看到她这样的举动,也骂得更加的来劲儿。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