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老公在一起过得很压抑,跟老公一起一直活得压抑

“怎么,还不打算做任务吗?”

“呀,你着什么急。”泰妍不满道:“好久没见到允儿了,还不能让我跟允儿好好聊聊天?”

“那做饭的任务你去做?”简阳挑眉:“还是说,准备一直聊天,然后饿一天的肚子?”

话音刚落,泰妍看向允儿有些不好意思道:“确实,允儿啊,你看天色也不早了,是该做饭....做任务的时间了。”

“???”允儿疑惑:“我是客人哎,难道不是应该主人做饭招待的吗?”

“这还不知道吗。”泰妍压低了声音道:“这是节目组特意准备给你多一些镜头的环节。”

“可是......”

允儿还是有些疑惑,不过不等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已经被泰妍拉着走向了厨房。

只能一双花鹿似的美眸看向了忽然爆笑的节目组。

她的本能告诉自己,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

而简阳却是很‘巧合’的挡住了允儿与PD之间的视线。

下一刻,走到厨房里面,看到了满满一盆子的食材之后,允儿睁着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向了简阳,又看了看嘴角抑制不住上扬的泰妍,跟老公在一起过得很压抑脑海中忽然浮现一个词语。

“不是你叫我给你洗草莓的吗?”

简阳一愣,下意识道:“希望之后,还非得让我喂你吃?”

“我说你就听?”泰妍直起身来,眼神顿时一瞪。

允儿却是将菜放在了桌子上,有些无奈的笑道:“欧尼,你不知道你的演技一直都不是很好嘛?”

“啊,被看出来啦?”

泰妍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简阳却是看着色香味俱全的菜笑道:“竟然是中餐,看起来好像还很不错的样子,允儿什么时候学的啊?”

“这个啊,那是我有一次去华夏拍戏的时候.....”

允儿坐在对面的凳子上,开始讲述着这几年拍戏的经历。

同时心中也忍不住松了口气。

只要是正常的谈话就好,不然的话,狗粮吃饱了,这饭可能就吃不进去了。看到老公就想发脾气烦

不过让她没有想到的却是......

这正常的对话,仅仅只过了半个小时,然后就变成了.......

“欧巴,我要吃鱼香茄条......”

“好,我喂给你吃。”

“欧巴,我要吃酱炒蛋。”

“所以呢,在深刻的认识到这个问题过后,我决定在西渝创办一所属于培养前沿科技的大学。”

“这一所学校不开设其他的专业,前沿科技是什么,我们就开设什么专业,这一所学校存在的唯一目的。”

“就是为了给前沿科学阵地输送源源不断的人才。”

“这件事我已经和西渝管事单位已经沟通清楚了,场地建设,甚至是这一所大学的出身我都已经做了明确的安排。”

“我将会在这一所学校里面投入大量的金钱,建设成一所整个国内甚至是全球都最为完备的学校,这一所学校的名字。”

“并不好听,我准备叫它华夏高科技大学。和老公在一起特别累”

“建设一所世界一流甚至是顶尖的大学并不容易,特别是我的时间不多,所以。”

“今天找几位校长过来就是为了商量这一件事,我希望,在高科技大学成立之初,几位校长的常青藤能够和高科技大学达成深度的。”

“关于科研工作方面的研究和合作,今天除了邀请了几位校长之外,我还用另外的时间邀请其他几个常青藤学府校长一起商讨合作。”

“是,杨哥!”

封小鬼说完,他以养尸诀,掌控帝王尸。

周仓子本来有着一观之主的傲气,但看到帝王尸的时候,他一下子就怂了,只敢灰溜溜的低下了个头。

当然。

在他们走之时。

我让封小鬼还带走了一批,北山府的风水师。

他们在白永靖手下,行事毒辣,性质与这些周山观的假道士差不多,而且,他们懂风水术,危害更大。觉得跟老公在一起很压抑

数十人跟封小鬼,进山后。

夜色下。

周山禁地之内,哀嚎声一片。

即便在周山观这边,甚至隐约可听到,周山禁地那边,鬼哭狼嚎般的声音。

北山府剩下的那些人,只是留在原地,不敢多说什么。剩下这些人,我没动他们,是想给他们一个机会。

周山禁地死掉的那些假道士和风水师,做了什么,他们清楚。

至于周山观,剩下那些道士。

不是放过。

那些人的死,让这些道士觉得,如释重负。

“国家没有在我们这些常青藤后面投入的资金高达五十多亿。”

“没有这些巨大的资金投入支持我们的科研事业,我们现在根本就到达不了现在的地步。”

“而这里面,首要的一个东西就是一个公办大学的身份,我直说,对于林先生来说,每年投入几十亿的经费或许真的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可问题的关键在于,国家给我们提供了众多的科研渠道可以使用,但是民办大学的渠道就要少很多。”

“第二,关于林先生说的合作的这个问题,我们呢确实能够懂林先生想要为国家培养更多的高科技人才的想法。对老公很失望的心情

“但是呢...我们这些学府的资源以及各方面的合作援助,我们确实是不太懂林先生的想法。”

“不知道林先生能不能够解释解释?”赵先生笑眯眯的开口说到。

林希看着几人,心里笑了笑,都是老狐狸了,他知道他们什么意思,不过确实他们说的对。

“华夏高科技大学确实是一所民办大学!不过形式有些特殊,这一所大学会带有官方的成分,而且,在学校出身上。”

乌耶律被儿子这种散漫浪荡的态度,触怒了,火冒三丈,大发雷霆。

可裴君临却愈发表现的浮夸,闻言毫不犹豫的冷笑起来:“修炼?!修炼那也是要有资源的,我倒是想要资源,可是父王你给么?!”

“本王这些年给你的资源还少么?!”乌耶律脸色越越越阴沉,怒云笼罩,吓得四周过往的仆从,立刻跪倒一地。

“是不少,可那些都只不过是一些别的家伙淘汰下来的东西,真正的宝物你又给过我多少?你若是真心疼你儿子,和老公相处太累太压抑我要那黑蚁血精!”裴君临大声喊道。

“往些年,咱们乌金城获得的许多宝贵资源,你都给了我上面的那些家伙了,既然父王你口口声声说心疼我,那这一次,我要这黑蚁血精!”

裴君临说到最后,眼睛都红了起来,如同一只发怒的饿狼,极为疯狂。

通过接受记忆,他已经获知了那黑蚁血精就在这乌耶律的身上,是这一次紫藤拍卖场最为压轴的拍卖品,价格最低估计都在百万晶石以上了!

黑蚁血精,非常珍贵,绝对是所有妖神强者修炼中的圣品,服用后引发肉身的一次彻底质变。

“两位请随我到殿中一叙,传送阵台就在里面。”洗尘道人说道,推门而入,进了宝阙。

天机殿的长老和弟子们都留在了外面。

就在叶天要抬脚的时候,九绝老人突然叫住了他,然后对洗尘老人一声责骂,道:“好你个老东西,真敢耍我们。这天机宝阙乃是你天机殿的一件法宝,出自你天机殿开派祖师天机老人之手,跟老公在一起好累好压抑以为我不知道吗?”

他此话一出,天机殿所有的人全都面色狂变,计谋竟然被识破了。

一晚上的刻苦钻研,他几乎将这乌木王子的各种习惯全都了如指掌,而且学习的有模有样。

这一晚上,房间里的王子琼也没有去睡觉,几乎是一直在守着裴君临。

看到裴君临竟然可以变身成为一个真正的妖族,而且学习的惟妙惟俏,王子琼惊讶的一晚上合不拢嘴。

这种能力真的太变态了,竟然真的可以活生生变成另一个人,若非是亲眼所见,简直是让人难以相信。

“君临,你这……你这变成的人……呃……妖族到底是谁?”

等到裴君临终于休息下来的时候,王子琼再也忍不住内心的好奇,开口问道。

裴君临微笑,开口解释。

当王子琼得知裴君临变身成的妖族竟然是这乌金城最大势力,乌金藤一族的王子时,更是震惊的用手捂住了嘴唇。

“这一次,我准备彻彻底底搞一笔大的,目标已经不单单是那黑蚁血精了!”

裴君临缓缓开口道,一双漆黑色眸子深处射出两道犀利的寒光。

他永远不会忘记,当日那个紫藤妖尊背信弃义所做的一切,既然如此,那他也彻底没必要对这个种族客气,不彻底玩一把,他就不叫裴君临!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