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结婚后没意思,结婚一年感觉婚姻没意思

刚才大家可都没有施展什么绝招武技,纯粹是力量上的碰撞,虽说未尽全力,可对方居然没有被自己的力量压制过去,这让王圣阳十分诧异。

王圣阳甚至感觉,哪怕今天没有自己,光靠李云在这里,苏琦想要讨到便宜也不是简单的事情。

扪心自问,王圣阳感觉如果自己和李云修为相同的话,在没有使出绝招之前,光凭纯粹的力量,恐怕自己还得被他压过一头。

“这家伙短短一年时间,想不到已经成长到这个地步了……他可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了啊!”王圣阳心中感慨。

当初自己第一次遇到李云的时候,对方除了会道教武学之外,对于修炼世界那是一窍不通,甚至连武学境界如何划分都不太清楚。

可如今对方已经成长成已经能够与自己抗衡的真正天才了!

“抓紧时间揍他一顿!再不揍以后要揍就没那么容易了!”打定主意的王圣阳,马步一扎,双拳隔空朝着李云一打!

“轰轰轰!”

佛门绝技菩提拳,连续几十道拳劲在半空中形成一柄金色拳锤,朝着李云轰了过来。

不用讳言,斯蒂文,在后天的贝蒙锦标上,我希望黑暗天使能创造奇迹,感觉结婚后没意思成功狙击绝影,拿下贝蒙竞标的冠军,好好打击一下你这家伙的嚣张气焰!”

“哈哈哈”

叶天大笑了起来,随即自信满满地说道:

“艾伦,你真是想多了!指望这匹名叫‘黑暗天使’的赛马狙击绝影,这纯属白日做梦,根本没有半点实现的可能。

我可以非常肯定地说,随着赛道的加长,绝影会把其它赛马甩的更远,黑暗天使恐怕连绝影的尾巴都看不见!

毋庸置疑,这届贝蒙竞标属于绝影,美国三冠王马宝座、世界及美国年度马王的宝座,都是绝影的囊中之物!”

听到这话,现场这几位马主都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一个个暗自吐槽不已。

“法克!真是个狂妄无比的混蛋,咱们赛场上见,谁胜谁负还不一定,万一有奇迹出现呢!”

暗自吐槽的同时,结婚后感觉日子越过越压抑这几位的眼神去不怎么自信,他们心里的这番吐槽,似乎更像是一番自我安慰!

在日常相处中,她完全让詹妮弗做主,哪怕推搡玩闹,每次也总是她让詹妮弗获胜。

甚至在詹妮弗变成魔鬼吃人时,她都没有告发詹妮弗。

可是詹妮弗却深深的伤害了她!!!

她必须阻止詹妮弗和亚当这些魔鬼了!

哪怕付出一切!

想到这里,凯伦眼神坚定起来,穿上红色的兜帽衫,将一把美工刀放入口袋,起身离开了房间。

傍晚时分。

詹妮弗从家里溜了出来,偷偷上了亚当的皮卡,油门声中,车子向着山腰而去,等到驶离居住区后,詹妮弗将头探出来迎风大声喊叫发泄心中的兴奋。

亚当也非常激动,这是致敬他喜爱的变形金刚大电影啊,而且他可不是那么怂那么没用,必须要大黄蜂这种机器人帮助的男主……他又不是岛国人!

我单独狩猎了御天甲龙,等于是传奇级别的存在了,猎师局对我的期待可谓是十分巨大,感觉结婚真的没意思排场也是不小,至少这穿着一身颇为华丽铠甲的英雄局座,就不会让人觉得堕了猎师局的威风,甚至可以说是撑场面的存在。

我看着这身金碧辉煌的铠甲,不由说道:“这身英雄级别的铠甲好则好矣,不过猎师局不是有传奇铠甲和神兵么?怎么局长不穿一个充充场面?”

结果我这调侃一出,身边和身后包括蓝石在内的四位英雄猎师都瞪目结舌的看着我。

蓝石急忙解释道:“兄弟是天降神人,恐怕是不知道猎师局的规定了,咱们这荒蛮世界可不能这么乱来,这一切都是有规定的,外面的猎师不管你怎么弄,进了城,就得遵守猎师局的规定,你若是英雄猎师,管你穿的是大师还是英雄级别的装甲兵刃,都不会有谁来指手画脚,不过若是英雄猎师敢穿传奇猎师的装甲,突然觉得结婚没意思那可是逾矩了,轻则训斥改过,重则是要剥夺猎师级别的。”

“不错,夏传奇初来乍到,这种事当然是不知道的,不过也无妨,像是你这样的传奇猎师,就算有史诗装甲兵刃,也是能穿的,正所谓甲装不御传奇,咱们猎师局也管不了嘛,哈哈……”烈龙一脸讨好的说道,别看这中年人和蓝石一样满脸胡茬,性格却完全不同,一副老谋深算的表情。

刚才这一次交手,李云可是施展了身法武技万影迷踪步,但竟然在速度上与王圣阳齐平,至于攻击力,更是平分秋色。

李云自问,自己现在的灵力爆发程度,在经过与潇湘子下棋的训练后,李云自问自己在一瞬间爆发出来的灵力,可以轻易战胜寻常四品高手的。

但是刚才这一次碰撞,自己竟然没有占到丝毫便宜!

可见王圣阳无论是攻击力还是速度,都是十分彪悍,并非只是一味擅长防御的。

王圣阳双拳不由松了松,对李云悠然笑道:“那是当然,三教的武学博大精深,虽然各有侧重,但是武学整体上还是要比一般武学高一个段位。男人结婚真没意思”

“所谓三教武学各有所长,那也是三教内部对比而已,与儒道两教对比,佛门武学更擅长防御,但这可不是说佛门武学的攻击力和速度会比其他武学弱。”

王圣阳嘴上在为李云解释,但其实内心深处何尝不是感到震惊。

刚才那一次碰撞,他感觉到李云所爆发出来的灵力威力简直不像一个正常的三品修炼者,甚至比一般四品修炼者还要恐怖。

虽然他是如今武道协会权利最大的人,但是在这位创办人面前,他可不敢有半点怠慢。

“陈会长,没想到我竟然还有机会看到您。”会长低着头说道。

“没想到武道协会落在你们这些废物手里,竟然会如此乌烟瘴气。”陈豹冷声说道。

会长吓得一激灵,现在的武道协会,的确不能和以前相比,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时代在进步,协会不得不做出改变,毕竟协会的运作需要金钱支持,而武道协会是没有任何赚钱途径的,当女人觉得婚姻没意思想要维持下去,就必须要掺杂一些利益才行。

“这人是谁啊,竟然就连会长都要对他卑躬屈膝。”

“这老家伙难道是什么隐世高手。”

“什么隐世高手,我看他就是一个快死的老东西而已。”

观众席对陈豹的身份开始议论纷纷,但是这些年轻人,怎么可能会认识陈豹呢?

看台上的一位老人,此刻激动的站起身,对那些充满不屑的年轻人说道:“你们知道个屁,这是陈豹,是武道协会的创办人,难道你们连他的名字都没有听过吗?”

正说话间,黑暗天使已呼啸而来,高速冲过了终点线。

紧接着,在赛道终点掐表的驯马师,就高声报出了一个相当不错的成绩。

听到这个成绩,艾伦脸上顿时就浮现出了一片喜色,附近的一些赛马迷和赌徒则直接惊呼了起来。

但就在此时,人们耳边突然传来一阵踏踏踏的马蹄声,异常清脆、似乎还带着一种独有的韵律、带着一股霸气!我觉得结婚真的好没意思

听到这个声音的一瞬间,人们顿时就忘了为黑暗天使欢呼,全都转头看向了赛道入口处,每个人眼中都充满好奇。

下一刻,人们就看到一匹异常神骏的栗色赛马、高昂着头颅从外面走进了赛场。

在六月初的明媚阳光下,这匹栗色赛马的皮毛,就像是一匹滚动着的栗色丝绸,反射着美丽的光芒,令人迷醉!

行进过程中,这匹栗色赛马在不停打着响鼻,左右扫视这座著名的赛马场,其不可一世的状态,就像一个国王在视察自己的领地一般!

“快看,‘big red’来了,看看它进场时的模样,实在太霸气了,不愧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纯血赛马,我爱死这个大家伙了!”

“刚才我还觉得‘黑暗天使’非常不错,但现在看到‘big red’,我突然发现,这两匹纯血赛马根本就没有可比性,黑暗天使差的太远了!”

所谓的另一个武道世界,其实就是天启,陈豹这么些年,的确在追寻天启,想要加入其中以见识更加厉害的高手。

“没想到就连他都出现了,越来越有意思了。”翌老看到陈豹的时候,脸上笑意变得更浓,韩三千拿整个武道界当做踏脚石,想要把韩家送上燕京巅峰的存在,但这还有点差强人意,但是陈豹的出现,能够令这件事情变得更加完美。

就连协会创办人都败在韩三千手里,谁还有胆量轻视韩家?

“翌老,我听说这个陈豹想要加入天启,以他的实力,天启为什么没有考虑过呢?”方战好奇的问道。

“天启曾招揽过他,但是被拒绝了,你认为天启还会给他第二次机会吗?”翌老淡淡的说道,曾经的陈豹年轻气盛,完全没有把天启放在眼里,当然,这其中还有一部分是因为陈豹放不下世俗中给他带来的权利。

但不管基于什么原因,陈豹放弃的机会,天启绝不会再给第二次,这也是为什么陈豹追寻多年一无所获的原因。

现任会长在看到陈豹的瞬间,立即小跑到了陈豹身边。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