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四年感情越来越淡,结婚两年感情越来越淡

“好吧!”刘星讪笑了一声:“那在我接手这国泰鞋厂之前,我能提几个要求吗?是关于你们福田村的。”

“请讲。”钱村长连道。

其他村干部也屏息听着。

“第一个要求,说实话我对你们福田村的治安挺失望的,这样的环境除了我敢投资,只怕其他人早就被吓跑了,不对,是被坑跑了,所以我要求你们在国泰鞋厂重新开张之前,能好好的整顿一下福田村的治安吗?包括哪些对外开放的饭店。”刘星认真的说道。

这话一出,钱村长跟一众福田村的干部。

那是一个个脸红了起来。

之所以这样,那是因为刘星的话。

多少揭穿了他们想掩盖的‘伤疤’。

刘星看着一愣,结婚四年感情越来越淡接着问道:“怎么……就这点要求,都有难度吗?”

“不是有难度,而是福田村的治安根本就管理不好,因为外来人员太多了,而派出所警力又不够,所以才会演变到现在的局面。”钱村长轻叹了一声,当下就将其中的内幕给说了出来。

“这样啊!那我昨晚要您准备好的相关证件都准备好了吗?”刘星笑道。

“准备好了。”钱村长大手一挥,就让一个魁梧的村干部拿出了一个公文包。

打开后,一股脑的将里面的证件都拿了出来。

刘星对于这些有些不懂,也不知道要买下国泰鞋厂需要多少证件。

所以在第一时间就喊来了丁兰跟陆毅。

这个他们可是专长,所以应该能搞定。

果不其然,丁兰在查看了一番后,就对钱村长说道:“您这厂房的土地使用证有些问题,上面没有深港镇有关部门的盖章呢!还有……这国泰鞋厂的经营许可证呢!我怎么没有看到?”

“当时办理国泰鞋厂土地使用证的时候,老公对自己越来越冷淡是董乡长亲手办理的,所以有他的签名他也一样啊!”钱村长闻言一愣,接着连回道:“至于国泰鞋厂的经营许可证,现在还挂在杨永信的办公室里面呢!我以为不重要,所以就没有拿过来。”

“您这话可就错了,没有经营许可证,那这国泰鞋厂可就是非法经营了。”丁兰转头看向了刘星:“所有证件我都检查了一遍,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但就是这经营许可证没有。”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地球第一强者,天空战神的威名何存?”

萧云南脸色一阵平静,对着玲珑说道。

“我也不欺骗你。”

“即使再给你十倍的能量,我如果不想,你也不能奈我何。”

“我这一刻,放过你。”

“却并不代表,我会放过你。”

“你们现在所有的妖,都在我的手上。”

“我要你们升你们便生,我要你们死,你们便死,你们所有的妖,的生命。”

“都是我的。”

萧云南说完,微微的闭了闭眼睛。

不杀这些妖,并不是打算放过他们。

而是,希望能够从他们的口中,得到一些消息。

否则的话,得到一些妖族的尸体,夫妻分房感情越来越淡覆灭的部分的妖族。

对于他来说,没有丝毫的好处而已。

天下的妖千千万。

隐藏在人类的世界之中。

即使将这些妖全部杀死。

董步文个子不高,留着平头,但人却是很精神。

对于钱村长的到来,那是又惊又喜。

在给钱村长倒了一杯茶水后,连笑着问道:“这点你到我这来干嘛?”

“跟您汇报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钱村长认真说道。

“是吗?”董步文连忙坐了下来,安静的听着。

“是这样的,我报警将杨永信给抓了。”钱村长端起了茶杯,有些忐忑的说道。

“抓得好。”董步文肯定了钱村长行动。

“您都没有听我说为什么抓杨永信,就说抓的好了?”钱村长有些吃惊。

“呵呵……因为我多少听过这个杨永信在福田村的所作所为,你不抓,或者不敢抓,迟早有一天我也会动手把他抓起来的。”董步文笑了笑:“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牵涉到了好几起大案,因为没有时间才没有动他。”

“这样啊!”钱村长惊的冷汗都冒出来了。

“你这胆子,未免也太小了。”董步文看着钱村长的样子直摇头:“还有其他事情吗?两个人在一起越来越累没有的话赶紧回去,天黑了路上不安全。”

玲珑看着自己的样子,大声的叫道。

“我都已经开始献祭了?”

“为什么还能够停止?”

“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玲珑不可置信地看着萧云南。

刚刚她已经到达了,献祭的最后的关头。

只要再给她一点时间,献祭就已经成功了。

在如此暴躁的能量之下,她着实难以相信。

萧云南竟然还能够打破她的献祭,将她体内的修为封印。

准确的来说,除了生命能量以外。

她体内之中的所有能量,全部都被封印住了。

妖族看见玲珑,并没有死去,还好好的活着。

一个个的眼角之中,都流出了眼泪。

至于烟云台下面的人,知道自己得救了。

一个个的也激动不已。

只有萧云南和白军,一阵沉默。

“你以为,你献祭,你就可以打败我吗?”

“你以为,你献祭了之后,夫妻感情越来越冷淡就能够突破我的能量光罩吗?”

或许有一些人,心境比较强大。

可是在周围,身边的人,影响之下。

心中也尽是浮躁。

在这种情况之下,萧云南看了白军一眼。

只看见白军,也对着他摇了摇头。

萧云南见此,不由得心软了。

只看见萧云南,迅速在手上凝结出一个印结。

对着光罩之中的玲珑,拍了过去。

玲珑此刻,身边尽是红光。

显得格外的诡异。

眼见玲珑的身体即将膨胀,快要爆炸的时候。

萧云南,说凝结出来的印记,已经到达了玲珑的身边。

瞬间便没入了,玲珑的身体之中。

印记进入玲珑的身体之中之后。

原本还是血光普照的光罩,瞬间变成了白色。

而玲珑的身体,也快速的缩小了下来。

“这,这,怎么会这样?”

“这根本就不可能?”

“怎么会这样?”

这话一出。

钱村长跟几个村干部。

那是讪笑着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夫妻结婚5年感情变淡

很显然,刘星的话是对的,只是他们没有想到而已。

而经过这次的聊天,他们也知道刘星这人很不简单。

在他们看来很头疼的问题,那都能很轻松的化解。

“怎么样,我的这要求再知道了解决的方法后,能保证做到吗?”刘星看向了钱村长,眼眸中有着认真。

“能,我等下回去就去写招聘通告,组建一支维护福田村的治安队伍。”钱村长连回道。

“那就好,第二个要求,我希望福田村以后能控制外人人员的进入,有身份证明的,有亲戚担保的都可以自由出入福田村,相反那些形迹可疑,没有身份证明的,一律不能放进来,这是对福田村治安保障的前提,做不到的话,我恐怕要重新考虑投资国泰鞋厂。”刘星将心里话说了出来。夫妻分床感情越来越淡

“这个……”钱村长犹豫了一下:“等我将治安维护队建立起来了,我肯定会抓你说这这件事情,但目前来说,为可不敢保证,因为外来人口太多了,根本就管不过来啊!”

那肯定能让钱村长等福田村的干部闭嘴。

这一次的商谈,对于刘星来说,是愉快的。

因为他知道了很多关于福田村的信息。

这些信息,可以让他更加有把握的将钱投资在福田村。

但对于钱村长等村干部来说,却是有些懊恼。

因为他们对于刘星的身份多少有些怀疑。

能不能拿出十万块钱,能不能买下这国泰鞋厂,一切还是未知之数。

为了防止被骗,钱村长在离开三德饭店后,连夜去了一趟县里,找有关领导汇报了福田村的情况。

当然了,更多是想了解这个刘星是何方神圣。

要是连有关领导都不知道刘星的底细。

那这次跟刘星商谈国泰鞋厂的买卖,只怕要终止了。

因为他们可不想将国泰鞋厂卖给一个没有资质的人。

而资质,在八十年代那可是很重要的东西。

深港县办公室,接待钱村长的是副县长董步文。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