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别人婚姻需要讲什么,怎样可以当婚姻介绍人

马啸天给丁健价格是现在股市价格溢价15%,其实也就是暴跌之前的价格,而且丁健也清楚地知道,随着马啸天的介入,如果达不成合作,股价可能还得继续跌,毕竟他们质押太多。

“丁总,给你也说句实话,我现在手上的股份,哪怕没有你和邱总多,最起码也是公司第三大股东;

如果你这边不卖,邱总肯定不会卖,你们两个加起来都超过60%股份,那我这第三大股东其实也没啥实际意义,那个时候,我将会全部抛售;

试问,你和邱总二人的质押保证金需要更多,对我来说,就是损失十来亿罢了,但是,对于你们来说……”。

嘶,丁健哪怕是也想过,但马啸天如此轻描淡写的说出来,也是让他大吃一惊,尤其是对于马啸天的狠,更是心惊不已,哪怕自己亏损数十亿,进入别人婚姻需要讲什么也不让对手好过;

而且他们的质押股份,一旦没有保证金转入,银行会进行拍卖,到时候马啸天拿到的成本会更低,或许亏损的那十多亿,通过这个都能弥补回来。

“马总,你这样未免也太欺人太甚了吧,我的确没啥背景,但是邱总可是潮汕商会的,到时候拆借一些资金,问题不大,一旦度过了这次危机,你亏损的十多亿就真的亏损了”;

当听完丁健说的,丁健妻子也是眉头紧皱,同时也对马啸天的霸道有了一定认识,顺者昌,逆者亡;

虽然不喜,但奈何马啸天不仅资金多,最主要是他们家也有这个困难,不然哪怕马啸天资金再多,两不相干罢了。

“老丁,虽然那个马啸天说的话难听了些,但是,我们也没得选择”;

“而且,这么多年,在富合地产,你现在也处于边缘化,婚姻介绍人公司基本都被邱俊把持,遥想当年,富合地产能有现在的成就,你也是功不可没,现在反而把你踢开,虽说股份不少,分红也不少,但是基本也和退休没啥区别”,丁健妻子同时也对邱俊抱怨起来,好似在诉说邱俊对丁健的不公。

没错,丁健虽然在富合地产股份不少,占比有26%,但是在权利上,已经被邱俊架空,也就是只能做一个富家翁,在公司没有多大话语权;

不能不说,对于只有五十岁的丁健也是一种打击,这也是为何丁健会投资股市的原因,公司没有决策权,那就只能通过其他方面,来提高自己收入或者社会地位,奈何,碰到股灾,樯橹灰飞烟灭。

说着,她便起身,朝着村子更里边走去了。

既然老奶奶都这么说了,杨天也没有跟去,先坐在这里休息一会儿。

如果老奶奶那边不出问题,那明天自己就可以前往飞云城。婚姻介绍人讲话等到了飞云城,再找找驿站一类的地方,想办法前往王都。

唯一的麻烦就是——根本不知道王都有多远啊。

这个怀南国,就算只有华夏的几个省那么大,但若是王都在这个国家的另一个端点,那要过去,也得是几百公里啊。光靠脚走,就算是他,也会很累的。

所以如果太远了,还得想办法弄匹好马之类的。

杨天正这样想着呢……

“啊啊!——”

一声惨烈的女子尖叫声忽然从东方传来。

不是很远。

发出惨叫的人应该就在村子的范围内。这惨叫声一传来,杨天以及周围可以看到的数名村民,都是微微一惊,疑惑万分。他们齐刷刷地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可由于一些树木和房屋的遮挡,根本看不到惨

“……蠢货。”海琳诺开口,带着再不掩饰的轻蔑与厌恶,“你现在该担心的可不是我。”

帕纳色斯狠狠地瞪视着她,婚姻介绍人的作用长弓再一次掉转了方向,无数箭矢射向无声洞开的门外。

.

疾风拖着尖啸声扑面而来……一起扑过来的还有密密麻麻如一面光幕般的飞虫。

埃德头皮一炸,不假思索地挥手。平地而起的风墙大概阻止不了光之镰,但至少可以阻止向他们射来的利箭——虽然他被晃得发花的两眼其实什么也没看清,听声音判断……那应该是箭吧?

但他忘了光之镰有多么“喜爱”魔法。

在他试图控制它们的时候,那些不计其数的飞虫已经蜂拥而至,将无形的风墙硬生生变成了一面耀眼的光之墙。

呼啸而至的利箭穿透了瞬间被破坏的风墙,直刺而来的箭尖闪烁着光芒,却在埃德眼前犹如被酸液腐蚀一般迅速崩溃消散,变成了光幕的一部分。

埃德这才反应过来,这些敌友不分的飞虫在吞噬他的防御的同时,也一视同仁地吞噬了敌人的攻击……并因此而增加了数量。

他哭笑不得,又毛骨悚然——这东西如果不受控制,可实在是个大麻烦。

然而控制它们的是灵魂之力,他现在的力量却并不足够……又或者,婚礼介绍人讲话他没有找到正确的方法?

此时此刻,并没有谁能来教他该怎么做,他也根本没有时间去思考。门开的那一瞬他看见了佩恩……他显然伤得不轻。

“……你的血。”

萨克西斯的声音很轻,却能轻易穿透光之镰越来越响亮的嗡鸣。

埃德恍然大悟——那就简单粗暴一点!

“杨东跟你公司的承包合同,签了吗?”古保民继续问道。

“签了,今天上午,三合公司承包的货轮,已经拉着一船矿石出海了。”荀向金声音宛若蚊子一般低微,面对古保民手中那把杀气腾腾的手枪,他还是选择了妥协。

“三合公司运作的这么顺利,不是个好现象,你得想办法让他们停下来。”

“我没办法。”荀向金摇了摇头:“杨东他们来我公司承包渔船,是总公司那边下达的命令,我虽然名义上是他们的领导,可是我得照顾总公司那边的面子!婚姻介绍人注意”

“金子,咱们既然站在了一条船上,那你就不能只考虑自己的前途,而是在我跟你对话的时候,去考虑怎么样把我交代的事情办好,你说呢。”古保民笑着问道。

“刷!”

荀向金听见这话,猛然抬头,看向了古保民:“这件事,我真的做不到。”

“你在渝溢集团,负责海运公司的运营,时间已经不短了,我相信这种事情你能做得到。”古保民对荀向金的一番话置之不理,伸手搂住他的脖子以后,捏了捏他的肩膀:“我让你跟我站在一条战线上,要的不是你的态度,而是你的能力,我要你用自己的方式,让三合公司倒闭,让三合公司的人走投无路,我知道你没有杀人的胆子,可是你经商这么多年,跟我说你一点整人的法子都没有,你认为我会相信吗?”

“林木,差点忘了正事,我刚才和孔老匹夫在后山转了转,突然发现,你可以种植一些普通的药材。”

“灵药虽然种子不够,但是普通的药材绝对不成问题,以这里的灵气浓郁度,十年就可以达到百年的效果,感谢婚姻介绍人这比种普通的农产品可划算多了。”

斩意言归正传,想到林木在这里种些辣椒茄子,不得不让他一阵心痛。

“十年啊。”

林木真心等不起,真等到十年之后,他哪里还需要这些普通的百年药材。

到时候炼制出的大培元丹,对他来说应该没有什么效果,但这只是普通的丹药,又不可能兑换到灵气石,大批量的种植,完全就是在浪费土地。

“十年时间,如果漫山遍野都是成熟的百年药材,你一个人就可以撑起一个宗门,或许灵者兴盛之日,就落在你的手上了。”

斩意非常的激动,如今的灵者界却越来越衰败,因为天地灵气越来越稀薄,已经不适合修炼。

但是如果能有丹药供应的话,完全可以将这个不足弥补过来,甚至还能犹有过之。

“我只能试试,但是会不会成功,我没办法跟你保证。”荀向金的心理防线,此刻已经被古保民击溃了,面对古保民这种无赖之举,他连反击的方式都想象不出来。

“你不仅要试,而且必须得成功,我相信你的能力。”古保民伸手拍了拍荀向金的后脑勺,随后摘下了身后的斜挎包,放在了车内的中控台上:“这些东西是给你的,从今天开始,每晚十一点,用里面的电话跟我联系一次。”

“咣当!”

他虽然越来越激动,可惜林木却一点都不感兴趣,养活自己和身边的女人就已经不容易了,哪有这个能力再去养一个宗门。

“斩大哥,其实我外面还有其他的农产品基地,不过种值的不是农产品,而是药材。”

“至于这里的话,就让他这样发展吧。”

林木回道,他说的是苏盈盈那里的药材基地。

想到苏盈盈,他发现回来之后还没有去找一找这个绝世尤物,哪天抽空,必须得去安慰一下她。

“原来如此,既然你已经有了安排,那我就不多说了。”

斩意不再劝说,不过依然有些心疼,觉得太奢侈。

如果换成他们拥有这样的灵地,都恨不得把自己种下去,怎么也不可能种西瓜黄瓜。

半晚,孔老匹夫的人总算是到了,一共三个老家伙,是清风宗的宗主和另外两位长老。

他们修为都在筑基境界,他们现在目光火热,内心激动,在确定了林木的身份之后,立即向着他抱拳一拜。

“拜见林木大师,我是清风宗宗主令胜旗,灵者界还有林木大师这样的丹师,真是灵者界的幸运。”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