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荷尔蒙消失就不爱了吗,突然不爱了想分手很渣吗

后来有一天,温朵在网上看到了一些广告,完事她就问周小昆:“对了,我看网上有说那个是可以修复的,你觉得这种手术能做吗?”

周小昆当时很无语:“那都是骗人的吧,而且我觉得你没必要做啊。”

“为啥没必要,万一以后我跟人结婚,我老公发现我不是咋整?到时候问我给了谁了,我怎么说?我说给了鬼了?”

“你就说你骑自行车卡住了,给整没了,或者跑步跑的没了,这些新闻上不是都有案例的嘛,而且你跟我就只有一次,下次的话,应该还是会出血的,你还是会疼,那跟处没区别的,一般人是不会知道你不是处了的。”

“你咋这么有经验呢?你是不是还搞过别的处呢?”温朵发来这话后,还在后面跟了几个咒骂的表情。

“你可冤枉我了啊,我搞过的女人真是鼻孔都能数出来,你绝对是我碰到的唯一一个处,骗你天打五雷轰,都是陈英俊老六他们总在宿舍里聊这些,我从他们那听到的经验。”

“那行吧,不过那手术,你真觉得没必要做?”

“你傻啊,肯定是因为温朵啊,你最近跟温朵走那么近,他能不知道吗?当荷尔蒙消失就不爱了吗他知道了心里肯定不舒服啊,这次你出事了,他肯定就借着这个机会把事情搞大搞严重,完事你就被学校开除了,到时候就滚回老家去了,没人跟他抢温朵了,你觉得我这个分析对不对?”老六这次还是很聪明的。

但周小昆还是觉得不可能。

“不能的,我要是被学校开除了,我肯定也不回老家啊,到时候不用上课了,我天天去温朵学校缠着她,周浩应该能想到这点吧?那这不是帮了我忙嘛,所以他不会这样的,这次的事件,要么是大背头那逼在背后搞鬼,要么就是个偶然事件,跟周浩绝对没关系。”

陈英俊跟老六毕竟也只是怀疑,他们也没什么证据,所以也没有多说了,只是两人觉得周小昆这家伙太没心眼了,早晚还要吃周浩的亏。

再来说说温朵那边,自打跟周小昆说了不想凑合在一起之后,她就越想越明白了,跟周小昆好下去,那只会一错再错,所以她打算还是做朋友,至于自己处没了这事,她也只能自认倒霉,当爱情荷尔蒙褪去不过她跟周小昆说好了,这件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假如以后温朵重新找了对象啥的,她也会跟人家说她还是处呢,她希望周小昆到时候也别拆她的台。

此时大厅里已经摆上了一张足以坐下十数人的大圆桌,何老太太拽着林羽在她旁边坐下,手紧紧的攥着林羽的手,似乎生怕一松手,林羽就凭空不见了一般。

等到饭菜都上来了之后,曹谆突然站了起来,冲自己的岳父兴冲冲道:“对了,爸,咱开席之前,我先送您个好东西!包您喜欢!”

说完他立马转身跑了出去,过了没多久,就怀抱着一个红绸步包裹着的长条快步走了过来。

随后他将旁边的两把椅子搬了过来对齐,接着将红绸布一头的绳线打开,抽出了一个卷轴,将卷轴小心翼翼的在两个椅子上铺开,兴冲冲道:“爸,您看,这是什么?!”

何庆武转过头瞥了一眼,随后眼前一亮,立马站了起来,快步走到椅子跟前,惊讶道:“这……这是范宽的画?!”

“我就说嘛,还是您老有见识!”曹谆胸膛一挺,立马冲何庆武竖了个大拇指,颇有些得意道,“不错,这就是北宋三大家,荷尔蒙退去怎么维持感情长安画派鼻祖,范宽的画,寒山雪景图!”

似乎怕众人不知道这话的来头,他特地扯着嗓子高声介绍了一句。

李小六其实也是希望杨天没事的。毕竟,杨天可是说过,只要他们好好地陪着他去到王都,那就还会有额外的丰厚奖金的!

想想杨天之前随手一掏就是一千两银票的大手笔,就知道,这所谓的丰厚奖金,绝对不会是什么小数目。

要是就这样拿不到了,对李小六二人而言,也真是太可惜了。

“嗯,也好,”张虎点了点头。

……

与此同时。

那个山村里。

杨天和药姑娘先后在村子里搭建的草棚浴室里清洗了身体,然后换上了村民们准备的干净衣服。

值得一提的是,当药姑娘清洗完、从草棚里走出来的时候,草棚外几个闲来无事的村民看到,都是一下子眼睛都看直了,目光灼灼。这倒也不奇怪……进村子的时候,她才刚刚和杨天一起变成落汤鸡,整个人都异常狼狈,身上、头发也都是乱糟糟的,可纵然那样,她的美貌依旧引得众人惊艳。而现在,

清洗一番之后,当荷尔蒙褪去该怎么维持狼狈和凌乱都被洗去,她好好地穿好衣服走出来,哪怕穿的只是再朴素不过的布衣,少女的魅力依旧阻止不住地释放了出来。

方小乐神秘地道。

“嗯......”林瑶睁着大眼睛,认真地想了想,

“三首?”

方小乐摇摇头。

林瑶犹疑地道:“四首?”

方小乐不逗她了,笑着道:“要不我一首一首地唱给你了再说吧,有些歌可能不适合你的。”

林瑶担心地道:“唱那么多首歌你的嗓子受不了的。”

这个方小乐其实早有准备,他拿出手机,把之前打包保存好的“金曲榜”词曲谱全都发给了林瑶,然后道:

“我之前就把每首歌都唱了一段,录到了手机里,但没有专门的录音设备,声音小了点,你先听听,喜欢哪首的话我再唱给你听。”

“好呀。”林瑶觉得这个办法好,高兴地拍拍手,挪了挪屁股,坐的和方小乐更近了。

“卧槽,他要放歌,赶紧录下来。”

唐婉灵机一动,掏出手机,打开了录音软件。

徐菲看到她的动作,也有样学样,拿出手机,伸长手臂对准了方小乐的方向。

张虎其实也是这么想的,因为不爱了分手只是没有说出来。此刻听到李小六也这么说,顿时更觉得杨天不太可能活着回来了。

“唉,都怪那丑女,早知道先前就不该带上她!”张虎有些埋怨地道,“带上她,不但路上添了不少麻烦,还在这种关键时刻,把那位杨少都给害了。”

李小六也是点了点头,道:“就是就是!从出飞云城开始,我就觉得这个丑女很碍手碍脚了,没想到她这次还惹出这么大的祸,真是的……”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张虎想了想,问道。

李小六也想了想,道:“走?还是……留?”

张虎顿了顿,道:“可是杨少在走之前,还说了,说让我们在原地等他,他会回来……这个……”

“说是这么说,可……他真得能回来么?”李小六也很是无奈地说道。

张虎也一下子沉默了。

两人都沉默了半分钟。

而后……李小六深呼吸一口气,道:“罢了,这样吧,今天天色也晚了,咱们就在这原地安营扎寨,过一夜吧。等到了明天早上,倘若杨少他们还不回来,那咱们就走吧。”

“是啊,到了别的地方,人不爱了就分了可绝对吃不到这些东西。”

“快吃吧,尝尝看好不好吃?”

……众人纷纷热情催促。

药姑娘虽然有些不习惯这样的热情,但也觉得他们都是出于善意,所以心里也挺感激的,对大家感激地笑了笑,然后就拿起筷子,准备吃。

她看了一眼面前的几道肉菜,却是微微有些疑惑起来。

桌上的其他那些菜,像鸡汤啊,还有许多素材之类的,她都一眼就能看出是什么菜。

可是……眼前这几道肉菜,竟是让她一时无法分辨,是什么肉。

她从小学识药,嗅觉、观察力都还是比较灵敏的。像什么鸡鸭鱼肉,其实都可以通过看、闻都能确认大半。

可眼前这些个人,闻起来怪怪的,根本不像是她吃过的任何一种肉。看样子也不像。

难道……是山里的某种特殊野味么?

“怎么还不动筷子呢?吃啊,你们应该也饿了吧?”那位大叔笑着说道。

“呃……好的,”面对其他人的热情,药姑娘也不太好意思愣在这里了,当荷尔蒙消失后还很相爱拿起筷子,就准备夹一块肉尝尝,看看这是什么稀奇东西。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杨天忽然开口了,微笑着对她道:“我建议你还是别吃肉吧。咱们今天刚从那么高的瀑布上摔下来,你估计三魂七魄都丢了半截吧,身体估计也虚了。

这个时候吃大鱼大肉,可是不太好的,容易刺激到身体的。我觉得,你还是喝点鸡汤,吃点素的,然后多喝点粥吧?”

药姑娘听到这话,微微一怔。

她也是懂点医药学的,可她也没听说过,受了惊吓不能吃肉啊……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