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的热情期是几个月,恋爱一年是什么阶段

“大房是谁?你的老婆要是太多,以后会不会乱糟糟的?”

任小芹沉默了会,突然又开口说道。

据以往的历史来看,因为后宫而引发的祸端并不是少数。

施清海失笑,认真地想了会,道:“大房是一位冰山美女总裁,她有容乃大,心胸宽广,有她在,我后宫不会出乱子的。”

施清海说的是实话,唐妩虽然性子冷了一些,脾气也不太好,但打心眼里爱着施清海,对于施清海的风月之事更是不会过问。指望着从唐妩那边搞出什么修罗场出来,那不可能。

“有容乃大……有我的大吗?”

任小芹不知道哪根筋坏掉,一脸踌躇地对施清海问着。

她觉得全天下像自己这样爱着施清海的,会毫不犹豫为施清海去死的,很难找出第二个了。

施清海嘿嘿一笑:“你要是穿两件内衣,估计就跟她差不多了。”

女孩脸蛋一红:“混蛋!”

“公主殿下……”

泷走出式神祠堂门口,一脸不安地看着任小芹那一副小女子的举动,她很想说这样不妥,恋爱的热情期是几个月有损未来天皇陛下的威严,但又看到施清海那和善的眼神之后……

在做好一系列的安排后,姜蝉看看时间差不多,驱车往城南去了。

站在酒吧外面打量了下,说是酒吧,其实和娱乐会所都差不多了。据说这里面有包厢,也有KTV,还有餐厅,只是都分布在不同的楼层而已。

姜蝉来的时间尚早,也不过才下午五点左右。她要来这里踩踩点,保镖都在酒吧外面等着。这也是姜蝉考虑到今天万一有什么不对劲的,保镖们也能够进来支援,这些就没有必要放到明面上了。

酒吧是夜生活丰富者的聚集地,这个点儿还没有多少人在。姜蝉懒洋洋地坐在角落的沙发上,听着音响里轻柔舒缓的音乐,却丝毫都不敢放松。

她已经是一脚踏进了朱勇华的地盘,保不齐秦妙今天就再这间酒吧,她还是小心谨慎为好。

秦妙今天确实在异度酒吧,朱勇华就在这里坐镇,毕竟这里投资了朱勇华的大半身家,他必须时时刻刻地看着才是。

秦妙这个人,恋爱周期各个阶段多长要是想要讨好一个人,几乎没有人能够逃得过她的手掌心。朱勇华也是如此,像这种好勇斗狠的人,最稀罕的就是柔情似水的女人。

只是这个美人不真的像表面上那么的柔情似水,必要的时候还能够化身成美杜莎,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咬你一口了。

在二楼正对着大门的包厢里,这是一个镜面的包厢,坐在里面的人能够清楚地看到外面,但是外面的人看不清楚里面。

“蝉姐,冰月今天回国了,她的第一场秀总算是结束了,咱们今晚聚聚,就当是给冰月接风洗尘了。”

沈雨在电话那边大咧咧地说着,姜蝉眼睛从电脑屏幕上离开,“行,晚上去哪里?还是去KTV吗?”

沈雨声音大了起来:“总是去KTV怪没劲儿的,咱们去酒吧,去长长见识。城南那边有家酒吧很出名的,咱们正好去看看。”

姜蝉捏捏眉心:“酒吧鱼龙混杂的,最好还是不要去。情侣阶段的12个时期”

沈雨倒是心宽:“怕什么?我可是练过的,出了事情我保护你们!”

姜蝉对大包大揽的沈雨没辙,“行吧,冰月她是几点的飞机?”

“下午三点左右,到时候我去接她,咱们就在酒吧会合啊,你这个工作狂可要准时到。”还不等姜蝉答应,沈雨那边就挂了电话。

今天的聚会就她们五个人,莫星语还在老家没有回来,就她们几个原来的发小一起。挂了电话,姜蝉眯了眯眼睛,城南的酒吧?还挺有名气的?

难不成就是朱勇华的那间异度酒吧?如此以来,倒是有意思了。姜蝉摸摸下巴,摸出手机打了几个电话出去。

“嘁!倪振还说你是好男人!”陈法容小声笑道,“好男人就是过个样偷偷亲人家女孩子的啊?”

见陈法容说话这么露骨,陈文也懒得再假惺惺系绳头,双手环过女人的腰,将她抱进怀里。

陈法容压低声音:“哎哟!这么心急!人家不答应!”

陈文哼了一笑:“不会亏待你的,开价吧。”

陈法容问:“雷系大陆作曲家,恋爱分为几个阶段是不是很有钱啊?”

陈文双手上下游走:“我呢,钱肯定不如李家成多,但应该不会少过倪振。过两天我要去一趟新加坡,你陪我半个月,怎么样?”

陈法容没反对陈文的手乱动:“我要30万港币。”

陈文心想不贵,但又想到刚才倪振透露的陈法容行价,30万半个月,相当于720万一年,你陈法容还当自己是港姐头一年吗。

嘁,岂能给这个过气港姐吃冤大头,传出去本妖孽的脸面往哪里放!

陈文嘴上必须还价:“10万港币。”

陈法容嗔怪的语气:“10万,你当我是什么,你们大陆那些影星啊?我也是拿过港姐的人哦!”

“这尊鼎有什么作用?那位同道知道么?”我连忙问道,玉清不太想说那同道的事,可能也是事情不小不愿意多说之顾。

“这个嘛,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恋爱八个月是第几阶段这九鼎本就是稳固九重天界墙的你应该是知道的,而那尊鼎听那位同道说,可把琼天玉隔离的九重天又整个封入其中,然后带到指定好的位置,这位置既是那位同道的手中,当然,那位同道也还不确定此事真假,因为只是那位师兄当年随口一言,但最近那位同道忽然神思回想了一次,触动了那方面的回忆,故而问我解此迷惑,我惊讶之余,方才来提点你,若是有可能,最好是查查那位同道师兄的情况,比如道统遗址之类的,毕竟若是真有尊鼎,必有遗址存在不是么?”玉清说道。

“这尊鼎是不是这个样子的?”我浑身都凉了半截,但手还是一扫,把一座模模糊糊的鼎尽可能的模拟了出来,但这上面是看不清的,只有一些符文脉络有一些九鼎关联的部分,暗卫们当时死命记住,但都没能拓印出哪怕百分之一!

“呃……这个有点像了,好呀,原来小友已经入手了,那老夫就放心了,既然得了这尊鼎,那也就不怕九重天给整个兜走啰。恋爱经历的七个阶段”玉清满意的点头。

泷很从心底收回了自己这个不大安全的想法。

“需要准备些什么东西吗?”

无视着两边侍卫,施清海懒洋洋地问道。

“并不需要。”

泷微微低头,道:“只要公主殿下身体状况良好,我们随时可以进去。”

“好,那就现在吧。”

施清海点点头,小芹经过了自己昨晚进进出出的滋润,现在身体就十分良好,明媚动人,像是春日的樱花。

泷不再言语,老实做着自己引路人的角色,她委实不想跟施清海有任何交谈,在她心中,施清海就是一个一言不合就翻脸的霸道小人。

式神祠堂的地点在靖国申社旁边,也是整个东瀛最为中心的思想支撑所在,原本的这里是十分严肃繁华的,但因为近年来六神一派跟神宫一派的斗争,导致原本神严肃的靖国申社变成了两边都不愿意触碰的敏感部位。

加上这一世纪的东瀛年轻人才太过缺乏,青黄不接,能够继承式神的更是寥寥无几,于是靖国申社光速衰退,变成了现在这副潦草地方。情侣之间的十二个时期

纪羡天花乱坠的讲完,刚坐下,邓远忍不住吐槽道:“你特么吹牛有点技术行吗?落魄街头都来了,你以前是乞丐?”

钱水闲坐在邓远旁边,挪了挪凳子,凑近发言道:“羡哥,苦尽甘来,虽然你曾经落魄过,但现在你混起来了不是吗?加油,我相信你会越来越好。”

纪羡和邓远一脸古怪的看着钱水闲,这娃智商是不是有问题?真信了?

没多久,服务员上齐了菜,纪羡吃到一半烟瘾又犯了,喊上邓远和钱水闲去了卫生间。

“你那个老板叫什么?我还没来得及问。”

邓远靠在墙上,吞云吐雾,抽烟动作老练,乍一看,还挺潇洒。

纪羡撒完尿,猛吸一口烟,两道烟束从鼻腔窜出,回答道:“何瑜。”

邓远蓦然一惊,拿出嘴里的烟,拔高音量道:“你说什么?何瑜!悦华娱乐公司的老总?”

纪羡诧异道:“对啊!怎么了?”

“怎么了?何瑜可是众多娱乐公司里的名人,他的手下有拿过影帝的张辉,拿过影后的梁慧,以及众多知名明星,你说牛不牛?”

当徐亮把他的想法和姜建华等厂领导一说,在场所有的领导都提出了反对。

之前段云给劳动服务公司机关这边设置的全勤奖一个月有5块,另外每个月还有卫生评比等各种评奖,加起来总共将近有10块,这是当初段云为了平衡机关和一线工人的收入而特别设置的奖励,总的来说不如车间一线工人挣得多,但也不会差太多,也正是因为这些奖金的设立,劳动服务公司,机关楼这边卫生搞得非常好,窗明几净,环境清新,而且整个机关楼将近200号科员,每个月几乎都是满勤。

但段云设置的这些奖金在徐亮看来根本就是多余的,以前他在部队的时候当兵的搞内务都是最基本的素养,被子叠的像个豆腐块,营房的地面更是干净的像狗舔过一般,这都是最基本的素质,哪里还用搞什么卫生奖。

不过徐亮这次撤销机关楼职员奖金的方案最终还是被其他厂领导否定了,这也是徐亮第1次碰钉子。

但徐亮的脾气显然有些倔强,眼见其他领导不同意,干脆就退而求次,也将这些卫生奖之类的奖金拦腰砍了一半,最终姜建华等人只能无奈的同意了,毕竟这个徐亮是新任局长“钦点”空降过来的,面子总要给一些。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