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里的爱情会消失吗,爱情会随着结婚而消失吗

听到这话,苏凝雪的眼神立刻黯淡不少。

她不知道刚刚为什么会期待陈天说出那句只为她的话,但想到陈天来苏家的目的,她就立刻调整状态,并问出一句对方感兴趣的话。

“就算你不是为我,这次也让你承了不少人情,说吧,接下来想让我怎么回报你?”

“回报?”

陈天意外苏凝雪的话,可跟着当他看到对方一副不想欠人情的样子,他就立刻明白,并想到一个主意:“其实也不需要你做什么,我现在只想了解苏家的秘密,如果你能帮我找到一把钥匙,这次的事咱们就互不相欠了。”

“什么钥匙?”

苏凝雪好奇,陈天也没有隐瞒,就直接说出了目的。

“你爷爷曾经有过一个黑盒子,我不清楚你是否见过它,但它的钥匙却在苏家,如果你能帮我找到,婚姻里的爱情会消失吗这次就算是帮我大忙了。”

“黑盒子?”

苏凝雪露出惊讶,因为她没想到陈天的调查进展会这么快,不过随后当她想到什么,就立刻露出恍然:“我曾经的确见过爷爷有这么一个黑色盒子,但他却对这盒子的事只字不提,哪怕去世之前也没有告诉我什么。”

她住的地方在一座写字楼里,面积大概有六七十平米,分有两层,装修的很不错,对于我来说,只要舒适就是好。

即使风水再差,我也有办法调节。

“如何?”她看我四处张望,以为我的职业病犯了。

“还行。”我微笑道。

莫陌走进卧室拿出一套睡衣。“这是我以前买给我前男友的,后来认识了二狗,就没给他。你拿去换上吧。”

我接过莫陌姐递来的睡衣,走进了浴室。

刚洗了一会,结婚就消失了莫陌来敲门。“我出去给你买条短裤,你洗好了去厨房自己吃点,我给你泡了方便面。”

我有些尴尬,她只拿了睡衣,确实没有短裤可以换。“这太麻烦你了......”

“不穿也行啊,我给你洗洗,明天就能干。”她在门外说道,话里面带有挑衅,似乎在鼓励我这样做。

我当然不会上当,只好让她替我去买来。

男人洗澡都很快,没几下,我就冲洗干净,但我没有裸穿睡衣的习惯,并没有前往厨房去吃泡面,而是继续又洗了一遍。

“我参加朋友聚会,刚好路过。大师,你这是遭遇了什么?”她透过后视镜,妩媚一笑。

“没事,遇到点小麻烦。”我不想解释,解释了也说不清楚。

“像你们这一行,其实挺难的。”她似有同情的说道:“大师,你此前说的那段话,我已经分析出来了,所以决定和二狗分手。”

我笑道:“你叫我张魂一吧,叫大师太别扭了。爱情会在一瞬间消失吗

“好,魂一!我想请你帮个忙。”莫陌姐时不时回头看我一眼,我真担心她撞上什么东西。

“只要不违背良心道德,不做有害社会团结,不涉及暴力等国家禁止的事情,我都可以帮你。”靠在后椅上,我心情舒畅了许多,爷爷说的没错,一旦客户对你建立了好感,她们就还会找你。

“我准备明天跟二狗当面提出分手的事,但我需要一个人扮演我的男朋友。”莫陌如实说道。

“这......”听了她这话,我心里顿时有种妃子被皇帝翻牌的激动。二狗如此对我,我就日你的女人。我心里这么想着!

叶修很是随意的回应着,他是不会亲口收对方为弟子。

原因很多,最重要的是,他身上的担子很重。

其二,他对齐天麟并非很满意,就算收徒,他不求对方天赋异禀,但至少心态要强,悟性要高。

其三就是与星龙魂有关,他担心这个杂碎会惦记齐天麟的身体,从而夺舍。

“可是……师傅,您为何不收我啊,真的,我齐天麟虽算不上天才,但在修炼上,我能付出别人十倍的努力,爱情消失了是什么样子您相信我,终究有一日,我会飞黄腾达,绝不会给您丢脸!”

齐天麟看上去很急迫,特别是,当叶修名声大噪,大战神族而不败,与轩辕二十一并肩作战的战绩。

他内心对强大的渴望,已经化作了火焰,点燃了所有意念。

但是当听到叶修婉拒的话语后,让他备受打击。

他想不到,为何对方不收他。

“我说了啊,别想太多,不收徒和你没有关系,是我个人原因!”

叶修笑了笑,缓缓起身,刚要迈步向人群走去,因为那边已经开始聚集了。

普通人是根本理解不了的,其实消灭杀讲的就是空气巡回过程中撞击到周边山体或者某一方位产生的厉害作用。

这种气流碰撞产生的作用,是无形的,但在风水师眼中却是可见的。

在修造大厦时,会有专门的技术团队对大厦的整体结构进行区域设计,这里面就会请风水先生布局,卫厨,卧室,客厅,书房该在什么位置,这些都是有明确规划的,不能胡来,不然是要死人的。

很多开发商不信邪,爱情会变成亲情吗甚至污蔑风水,修造地基时也是随心所欲,最后导致一系列事故的发生,这些都是不信风水的惨痛教训。

在我进大厦写字楼之前,有关布局的所有数据都在我的脑海里,这些属于阳宅风水,我张家最厉害的是看阴宅。

莫陌坐在一旁,看我吃方便面,一脸的满足,并不知道我脑子里已经勾勒出了此地的玄空数据,以及空气流动的走向。

“好吃吗?”她问。

“屌丝的最爱。”我笑道。

“在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不在了,那时候,读书没钱,我早早的去了外地打工,遇到很多人,碰到很多事,但无论我遇到多大的挫折,只要美美的吃上一桶方便面,瞬间就满血复活。你知道吗,魂一!其实你长的特像一个人。”莫陌坐在一旁,诉说着她的心酸。

“大师,真的是你?”车内的女郎很激动,我只感觉有些眼熟,听她开口才想起来她是谁。

“莫陌姐?”

“你这是怎么了?爱情会消失吗”她在确定是我后,立刻下车,抓着我的胳膊,上下打量。“头上怎么了?还有,你身上怎么全湿了。”

我露出一抺苦笑,想告诉她,这是你男朋友二狗干的,但我没有开口,不想把事情搞的那么复杂。

“没事。你这是去哪?”

“你还说没事,快上车。”说着,她拉着我,顺手把车门打开。

“我身上太脏,会弄脏了你的车。”我这话并不虚伪,确实考虑到这一点,这与我的性格有关,从来不喜欢麻烦别人。

“说的哪里话!”莫陌姐踩着高跟鞋,穿着齐屁短裙,加上她原本就高挑的身姿,越加的诱人。

她既然这么说,我只好上车,本来打算先去宾馆洗个澡,把自己弄干,然后再去找赵翔和二狗算账,如今碰到了莫陌姐,正好顺路带我一程。

“你怎么会来这儿?”我问。

紧接着,一股香气扑鼻而来,

“你怎么也在这!爱情会消失对不对”

这个齐天麟主动拜师,叶修还未承认过,而且星龙魂看上了这个家伙的身体。

想到这,叶修笑了笑说道,这个人的体质,让他很好奇。

星龙魂为何会看重他,这才是根本原因。

“冒险啊,虽说现在小镇有师傅您的带领下,不在被神族剥削了,但是资源匮乏,大多数的武者还是出来为神族出苦力,赚一些报酬修炼。”

说话间,齐天麟挠了挠头,虽说还是很老实,但比以前要开朗很多了。

似乎是云溪的离开,对他造成的打击太大了,让他的性格也逐渐发生了一些变化。

叶修听后点了点头,周围的武者,也都一副干劲十足的样子,看来小镇解放对他来说,虽然还是很哭。

但是好在他们的信仰没有被磨灭,重燃了希望。

很多人都围着点燃了篝火,把带来的兽肉放在架子上烤着。

众人发现叶修的时候,全都围了上来,极为的热情请他吃烤肉。

这话是一位闯进总裁办公室的妙龄少女说的,看样子很生气,苏凝雪就露出了好奇。

“你为什么要找他?还有,我是这里的负责人,有什么事,你可以直接跟我沟通!”

“你不用问为什么,我现在就只找他!”

少女一脸不满的回答,丝毫不把苏凝雪的总裁身份放在眼里。

苏凝雪虽然不知道来人的目的,但碍于对方的态度,她还是追问了一句。

“我可以让人去找他,但你必须给我个合理的理由。”

面对质问,少女就算不爽,可还是说出一个瞬间让苏凝雪愣住的回答。

“我要他对我负责,这个理由够不够?”

苏凝雪露出惊讶,并再次打量面前的少女。

虽然她承认这女人的确是个美人坯子,但碍于对方的年龄跟苏纯儿相仿,她就立刻觉得这只是个搪塞理由,而不是真正目的,这让她无奈的同时,也不由给出正面回答。

“我已经让人去找他了,看你的样子,应该是找陈天有事,如果可以,希望你能先说出来,或许我可以直接帮你解决!”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