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男朋友感觉不能交心,跟男友没有交心的沟通

较为沉重的建筑大多位于地面和平台,一些精巧的小建筑则悬空于桥梁之间,有些已经在漫长的岁月中坠落到地面,跌成无数碎片,大多数却还静静地悬在半空,似乎还在等待精灵们的归来。

从城门有一条宽阔的道路直达中央,两旁的建筑看起来大多是住宅而非商铺。他们沿着长长的斜坡爬上第二层平台,这里有更多大型的建筑,甚至有一座冰雪女神的神殿,卡露缇巨大的雕像完好无缺,向上高举的双手中央却空无一物。

诺威相信,当精灵们还居住在这里时,她的牧师们会让那里旋转着蓝白色的光焰,象征她所掌握的冰霜的力量,那力量在一年中近二分之一的时间里统治着这片大地。

他们还没有探索完整个平台,跟男朋友感觉不能交心天色就已经暗了下来。

“我们可以找个房间住下来。”埃德憧憬地说。可以在精灵的城市中居住——就算是座被遗弃的城市,感觉也像是在做梦。

他们正商量着是否应该分头去找合适的房间,诺威突然向后转过头,用手势示意他们安静下来。

隐隐的人声从街道的另一边传来。

一股无形有波动便沿着盘蛇戒指辐散开来,转瞬间便与杜龙体内的另一股能量撞在一起,就像冰雪消融般,院长老头渗透进来的能量转眼间便消失得一干二净。

“这。。。怎么可能?!”猛然睁大双眼,院长老头顿时松开杜龙的手腕,一脸不可置信地喃喃道:“居然会有如此怪异的体质?!”

“哼!就凭这个老头四阶圆满实力,也敢在本姑奶奶面前倚老卖老!”脑海中,不熟的男同事主动跟我说话戒灵美女不无得意地娇哼道。

虽然不知道戒灵美女灵儿是怎么做到的,杜龙却是装出一脸无辜表情道:“老人家!我的体质本就怪异,否则也不会当了那么多年的废物!您还有什么问题吗?!”

目光幽幽地望着一脸无辜的杜龙,白胡子老院长沉吟半晌方才无奈的摆了摆手道:“罢了,罢了!既然你想隐藏实力那就随你!小子,以后叫老夫院长即可,你既然隐藏实力,迟些时候有你忙的了!”

“原来您老就是院长大人呀!那小的告辞啦!”此处不宜久留,虽然对老家伙最后那句话有点疑惑,却也懒得开口询问了,杜龙慌忙转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以免夜长梦多。

泰丝抬头看了看他,大笑着放开了手。

“快跑!”她叫道。

即使最后一个出发,还背负着两个人的行李,诺威也轻松地超过了所有人。男朋友和我不交心当其他人到达城门前,精灵已经从那尊断成几截横躺在地,被积雪模糊了面目的雕像底座上找到了他需要的一切。

“欢迎,我的朋友们,来到米亚兹-维斯,极北之光,逐日者古老的家园!”精灵站在横卧的雕像上,向他的朋友们伸开双臂,骄傲与自豪如同春日从浓绿的枝叶间漏下的光斑一样在他的眼中跳跃。

“我喜欢这个名字。”埃德由衷地说。

“哦,不管它叫什么名字你都会喜欢的。”娜里亚双手一撑,跃过雕像,冲进了城门,“我还是第一!”

精灵笑着跳了下来,一直等到泰丝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才拉着她的手进入了城市。

从远处无法看见的,被时光侵蚀的痕迹一点一点显露在他们面前。建造城墙的巨大石砖散落一地,和男友聊天不交心粗大的树根和丛生的灌木占据了它们原本的位置。空旷的街道上,偶尔可见的只有动物们的足迹。一只雪鸮落到他们附近,歪着头用奇怪的角度看了他们好一阵儿才忽地展翅飞走。

洛尘是县城里来的,这一点陈超很肯定,因为张小曼不会骗自己,而且那天在张小曼家里,张小曼的父母也是这么说的。

那么洛尘怎么敢来这里呢?

没有背景,没有人脉,这里可是私人的高端酒店,你一个小小的普通乡巴佬也敢来这里?

愕然了一下,陈超开口对身边的人说道。

“这个人我认识。”

“哦?”

“陈大少果然人脉够宽广,这个人是谁?是哪个权贵家里的?介绍介绍,我们认识认识!”另外一个胖子开口道。

毕竟他们混的就这个圈子,女生一直说我和你不熟大家肯定会经常互相结交。

“哼,狗屁的权贵?他不过是一个县城里出来的乡巴佬而已。”陈超一脸的不屑,毕竟昨天在张小曼家里不仅丢脸了,洛尘给陈超的印象也不好。

“真的假的,要知道敢来这里的可都是一些有身份地位的,普通人可不敢来。”

“刘少你还别不信,我骗你干嘛,昨天我还在一个朋友家里见到过他,真是县城里的一个乡巴佬,无权无势。”陈超开口解释道,眼中充满了不屑。

即便在这里看见洛尘,但是陈超还是看不起洛尘,因为他家里不仅有权有势,他现在还是一家公司的股东,而且最近学校那边也快升职进教育部了。

以他们这群从小就在这群二代圈子里混的人,哪里看得起洛尘?

“哦?那就算了,我还以为是谁家不常出来的少爷,靠近男朋友就说跟我不熟还打算认识认识,既然是个乡巴佬那么就懒得理会了。”那个叫刘少的胖子一听洛尘是县城里来的,顿时也露出鄙夷的神情。

但是陈超却一脸不爽的看着洛尘。

“陈少对他不爽?”叫刘少的胖子见到陈超的表情好奇的问道。

“哼,老子在追一个女孩子,这家伙刚好是她的同学,昨天还在人家家里,而且我总觉得他们不只是同学那么简单,老子当然看他不爽。”陈超冷笑道。

“以你陈少在新州的人脉和地位还有人敢跟你抢女人?活腻歪了不成?”刘少冷笑道。

“既然看他不爽就去搞他!走!”那个叫刘少的当先走了过去,他们都是一些权贵家里的,自小养尊处优,早就无法无天了。

女人笑着,对着自己儿子说着。

小男孩听着,眼神里还是有些懵懂,但还是点了点头。

“……好了,你在这儿守着,娘去再拿点东西……守好了啊,可不许让猫偷吃了……”

“……知道了,娘。”

小男孩重重点了点头,感觉与老公之间不交心

女人笑着,转过身,往着旁边屋子里走了去。

小男孩则站在原地,认真着,垫着脚,盯着那块猪头守着。

……

“……娘,娘……我也来帮你撕吧……”

“……好,不过小心点啊,别去给撕坏了……”

“……不会的,娘……”

场景又再变幻,

还是那老旧房子,

有些斑驳的屋门外,女人坐在屋檐下,门槛上,腿上放着个筲箕,筲箕里放着几沓黄纸钱,摊着些已经撕开的纸钱,和些香,蜡。

小男孩光着脚,在女人身前,那筲箕跟前蹲着,很是认真着,模仿着他母亲的动作,拿着小碟纸钱,一张张小心着撕着,又将撕下来的黄纸,小心着放到了筲箕里。

“真是太帅了,原来这世上,竟然还有比临潼更帅的人。”

“他才是真正的天之骄子,临潼算什么。”

“从今天开始,我的白马王子就是韩三千,什么临潼,滚一边去吧。”

说这些话的,以前都是临潼的爱慕者,但是现在,她们纷纷转向韩三千,毫不掩饰的表达着自己对韩三千的爱慕之情。

“韩三千,我要做你的女人。”

“我才是你的天命女,你看看我,看看我啊。”

“韩三千,我等你来娶我。”

台下不少女人开始骚动了起来,可韩三千听到这些话,却没有半点高兴,只有头疼,他可不需要这些女人的爱慕,而且对他来说,这种事情并不会让他有任何优越感,反而是烦恼,非常大的烦恼。

那位地字级的考验官眉宇间带着非常重的怒意,韩三千的姿态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而且台下那些疯狂的女人,更像是在说他输定了一般。

当然,怒意并没有冲昏他的头脑,刚才姜莹莹的表现,已经足够让他对韩三千真正的警惕起来。

与另一个幸运儿无聊地站在战斗区域,杜龙开始兴致勃勃地观看另十七个战场的比赛情况,主席台上,院长老头皱眉看着得意洋洋的杜龙,转头朝某个导师说道:“去!让两个轮空的也别闲着,让他二人对战!”

这个导师当即起身前去安排了,原本悠然自得的杜龙只能跟另一个家伙会合在一块,开始准备战斗!

主席台上,院长老头这才指着夏青莲道:“老太婆,看到七号区域里面那个白色衣裙的女子了吗?就是她了!”

顺着院长老头手指的方向,院长夫人饶有兴致地望着七号比赛场内的夏青莲,忍不住点头笑应道:“不错,果然是偏阴性体质中的极品,模样也长得甚为俊俏!就不知道修为悟性如何?!还得仔细瞧瞧才行!”

筛选赛很快就开始了,跟其它十几个赛场的热闹比起来,杜龙跟夏青莲两个赛就显得有些怪异了,眨眼间就分出了胜负。

杜龙所在赛场,他都懒得跟对手喂招,直接闪身主动出击,一掌就将对手给轰出界外,夏青莲所在战场也差不多如此!

在灵云山绝谷之下苦修一年,这会两人身上还穿着沉重的背心,其实力根本不是同阶对手所能比拟的,更别说杜龙还是隐藏了实力的存在!

‘这就结束了?!’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