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后感情都会变淡么,结婚后为什么老公就变淡

妈妈这么一连窜质问,真的是把冯若若给吓到了。

小姑娘在爸爸的怀里,虽然是搂着爸爸的脖子,但看到妈妈生气的样子,还是感到非常害怕,接着便忍不住要哭出来。

冯一帆看到妻子发火,也是赶紧好言相劝:“好了,好了,你别生这么大的气,若若已经知道错了。”

冯若若伸出小手,从爸爸的怀里转移到妈妈怀里,搂住妈妈的脖子,小姑娘忍不住哭出来,抽泣着在妈妈耳边说:“妈妈对不起,若若知道错了,若若以后一定好好听话,不会再跑啦。”

冯一帆伸手轻轻拍了拍女儿后背,轻声说:“没关系的,以后还是可以跑,但是我们以后一定要小心一些,好不好?”

苏若曦也意识到自己好像说得有些太过,神情很快变得柔和,语气也变得温和起来。

“好啦,妈妈不生气了,若若以后还可以跑,但是以后跑的时候,一定要慢一点,还有一定要注意脚下的路,不可以一边跑步一边东张西望。”

小姑娘在妈妈的怀里点点小脑袋,轻声地应了一声:“嗯嗯,结婚后感情都会变淡么知道。”

“去帮下面。”天蓬双目神芒再次暴涨。

而洛尘一个闪身,压制了一部分恶念,已经冲向了护道尊者!

上方天蓬这一刻彻底爆发了,他要恢复自己的声誉,他哥不在了,看不到了!

但他要证明,他可以替他哥守护世俗,他要正名,他要恢复自己伏羲的姓氏!

与人王相比,天蓬的确太过拖后腿了,毕竟人王光彩照耀古今,无人可比!

而他天蓬,甚至都没办法去承认自己是人王的弟弟。

因为那只是会,也只能给人王抹黑!

那一次折腰,天蓬再没有提及自己是人王的弟弟,再也没有说起两个人的关系!

因为在他看来。

他天蓬,不配!

但这个时候,天蓬不仅眼中有神芒爆射,还有虚无之中的眼泪。

虽然这眼里不是真的,只是虚无,但天蓬疯狂的在大笑。

他是人王之弟,区区几个杂兵他难道都收拾不了?

星河浩瀚,蔓延而下,天地都宛如一粒尘埃,佛国无量,经文憾世,有着不可估量的伟力。

道理虽然知道,但是事到临头,他经常会犯下一些低级错误,结婚久了感觉感情变淡了所以才会一直在黄金和白金之间徘徊……

当下,他滔滔不绝的向李天文传授着游戏技巧。

不得不说,李天文的领悟能力确实是很强。

孙璐和石勇才开了两场游戏,李天文已经可以在陈江的讲授中开始提问,有些问题还问得颇有深度,让陈江都要想一想才能回答。

不知不觉间,就已经到了上午10点,陈诗终于姗姗来迟。

她一进入网吧,网吧里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转向她,她今天穿了一件长袖风衣,扎了个马尾辫,头上戴着顶鸭舌帽,看上去青春靓丽,活力四射。

陈江远远看到老姐,就向她招手,陈诗信步走来,石勇眼睛都看直了。

“收收你的目光,色鬼,别到时候挨了拳头才找我哭。”陈江没好气的说道。

李天文也不禁眼前一亮,不过也就是看了一眼,又开始问陈江问题。

“怎么样,战绩如何?”陈诗问道。

爆炸声之后,灰尘漫天,但是迟迟没有看到岩浆喷涌而出。

“这不像是火山爆发。”费灵生说道。

刀十二也察觉到了这一点,结婚两年感觉感情淡了因为火山爆发,必然会伴随着岩浆喷涌,可是除了漫天的灰尘之外,并没有其他的情况发生。

“不是火山爆发,爆炸声从何而来呢?”刀十二疑惑的说道。

费灵生皱着秀眉,刚才的爆发,是一种力量引起的,可是这股力量对费灵生来说,有些陌生。

她对韩三千的力量非常熟悉,如果力量属于韩三千,她必然能够在第一时间察觉出来。

可是这股力量,陌生,而且比韩三千拥有的力量更加强大。

“韩三千说过,那块巨石,很有可能隐藏着一位强者?”费灵生问道。

这件事情,刀十二只对费灵生提及过,但具体如何,刀十二并没有亲眼看到。

“他是这么说的,但是我并没有看到。”刀十二说道。

费灵生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不堪,如果这股力量属于巨石中的强者,那么韩三千的下场,便可想而知了。

文静气呼呼的道:“走你的桃花运去!你到校园论坛看看,全校女生都想跟你交往,再马上跟你分手,结婚6年夫妻感情变淡领取五百万分手费,你这个大傻蛋。”

赵锋愕然的道:“不会吧,我跟丹顶鹤分手的事,怎么传到论坛了?”

文静道:“你问我,我问谁去?你不会真给了丹顶鹤,五百万分手费吧。”

赵锋点头道:“钱财乃身外之物,丹顶鹤身在异国他乡,必须有钱傍身。”

文静苦笑道:“算你有情有义,对丹顶鹤痴心一片,我都嫉妒她了。”

赵锋道:“本王要独宠你,你有什么好嫉妒的?”

铃铃铃!

上课铃声响起,文静娇嗔道:“上课了,你马上消失,别坐我旁边,我怕回寝室挨揍,你不走我走了!”

“我晕!”赵锋也是醉了,挎着单肩包,拿起课本回到最后一排,坐到金富贵旁边,叶晴和秋波早就离开了。

专业课老师走进教室,站在讲台上开始讲课。

金富贵竖起大拇指,婚姻久了感情很淡了小声道:“锋哥就是叼!女生主动表白,男友跪求别挖墙角,不愧是魔大情圣,泡妞达人,实力杠杠地。小母牛坐火箭,牛批上天了!”

卢翠玲便迈开步子,快速向前边奔跑中的小孙女追了过去。

别看卢翠玲头发花白,年纪看上去已经不小,但是跑起来倒也算是比较快,三步两步便追上了奔跑中的小孙女。

冯若若看到奶奶追上来,小姑娘一边继续跑一边笑嘻嘻说:“奶奶,你来追若若呀。”

卢翠玲赶紧说:“不要跑,晚上这街上没有灯的,你这样跑摔了怎么办?”

冯若若依旧是开心笑呵呵回应奶奶:“没关系呀,若若肯定会小心看着脚下呢,奶奶你快点来追若若呀。”

说着冯若若加快脚步,再次把奶奶给甩在了身后。

卢翠玲见状也是苦笑着摇头,只能是赶紧继续跟在后面跑。

就这样祖孙俩一路小跑,一直跑到了苏记的门前。

看到了姥爷的餐馆,冯若若扭头向身后的奶奶笑呵呵喊着:“奶奶,为什么结婚后感情淡了你看要到终点啦,你还没有追上若若呀,若若要赢啦。”

一边回头对奶奶喊,一边是加快脚步向前跑,很自然没有办法看脚下的路。

“我们四个一起就打了一场,惨败……”陈江笑道。

“哈哈,少了我这个顶级钻石选手,失败是很正常滴。”陈诗吹起牛来。

李天文听到钻石选手,又看了陈诗一眼,正好碰到陈诗那肆无忌惮的眼神,不由的脸上一红。

“这位就是你的学霸同学,李天文?”陈诗问道。

“嗯,他是新手,老姐你嘴上留情。”陈江提醒道,平时老姐跟他排老是会哔哔他的操作失误。

“哦,你好。我是陈江的姐姐陈诗。”陈诗大方的跟李天文问好。

“你好,请多关照。”李天文也问好道。

“这位是石勇。”陈江又介绍道。

陈诗的脸色顿时冷淡了不少,只是说了声:“好。”

所幸石勇也是神经大条的人,他也没多想,就乐呵呵的打了招呼。

“怎么样,熟悉得差不多了吧?差不多就开搞吧。”陈诗问道。

“你怎么样,要不要再熟悉下?”陈江对李天文问道,刚刚那一把的亚索实在是太惨了……

结果几乎是在要到苏记门口的时候,感情变淡还要在一起吗小姑娘脚下突然一拌,整个人瞬间就向前扑去。

面对这突发情况,冯若若吓得小脸苍白,连去呼救都忘记了,眼睁睁看着自己即将要摔倒在地上。

就在小姑娘要摔倒瞬间,突然一只大手出现在小姑娘身体下面,一把将要摔跤的冯若若给捞起来,没有让小姑娘摔倒在古街的石板路上。

冯若若也是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已经摔在了地上。

但是正准备要哭出来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悬浮在地面上。

紧接着小姑娘才感觉到自己小肚子下面好像有东西托住了自己。

冯若若慢慢抬起头,看到了托住自己的手是爸爸的。

眼睛里原本已经浸着泪光,看到爸爸把自己给抱住,小姑娘马上喊了一声:“爸爸。”

冯一帆把女儿抱在了怀里,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手帕,轻轻给女儿擦去眼角泪水。

“下次可不能跑这么快,而且跑步的时候一定要看着路,不可以这样一边回头说话,一边快快地跑,知道吗?”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