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好老公都是别人家的,好男人都是别人的老公说说

米高-嘉道理说道:“这次的确是半岛酒店失误所致,我不求包船王原谅,只要他老人家不生气就好,看看包生能不能帮忙说和说和,在下感激不尽。”

包子轩:“这个我是没有什么好办法,我们两个谈话事情暴露对他的影响很大,需要你们自己去沟通。说实话如果不是郑生相约,我现在还真不敢来你这里,你自己慢慢体会吧!”

看着包子轩向郑裕同定的包间走去,米高-嘉道理一时之间没有想明白包子轩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很多事情只能够意会,谁也不会说出来。

看到包子轩过来,郑裕同站起来说道:“包生,你好啊!我们可是很久没有见面,不过最近总是听到佳佳提起你。”

包子轩:“郑生客气!我还要感谢郑小姐,他是我母亲的忘年交。我经常不在香江多亏有她在陪着,可惜好老公都是别人家的要不然我母亲一定非常无聊,所以有什么事情请直说,包某能够办到的绝不推辞。”

听到这里郑裕同有些犹豫,毕竟如果用了这层关系那么郑佳佳之前的努力很可能白费。女儿对于包家的人情也会在这次交易中被自己用掉,可是自己和包子轩并没有什么交集。到底是牺牲女儿,还是牺牲自己利益他有些拿捏不清楚。

看到包子轩过来,米高-嘉道理赶紧走过来说道:“包生,上次的事情真的很抱歉,不过请您放心,我已经加强了酒店的安保管理,保证以后绝对万无一失。”

包子轩:“你只要给包船王解释清楚就可以,毕竟是他组的局。”

米高-嘉道理听到包子轩说完心里非常不好受,他早就给包育刚道过歉。不过这件事情让包船王颜面扫地,确切来说是包育刚这次的失误让很多人都不敢和他见面和谈判。尤其是一些外国客户,他们可是非常注重隐私。老公偏向他家人的说说好在包霍董矿业公司的事情有很多人要求他,要不然就是江湖地位再高、财富再多很多人和你合作都不一定能够百分百放心,毕竟这是商业谈判中非常大的一次失误。

还好这次只是谈一些没有违规的话题,要不然真的够双包喝一壶的。毕竟商业谈判中很多都不可能完全没有问题,有的时候难免会用一些不是很妥当的方法。没有曝光什么事情都没有,如果曝光就是法律治不了你,但是道德层面也不会好受。

米高-嘉道理当然懂得这个道理,所以第一时间就去找包船王赔礼道歉。不过这件事情太大,包育刚现在也没有原谅。今天看到包子轩过来,当然把他看成救命稻草。不过包子轩可不会卖这个面子,毕竟他也是受害者。

接下来,他就开始跟外界联系,联系对象正是那些前往保护并转运玛雅祭司黄金雕像的武装安保人员、以及留在外面的公司员工、还有美国大使馆代表。

埃尔南多也在一旁打电话,他分别联系了洪都拉斯总统办公室和军方高层、再就是带队守护那尊玛雅祭司黄金雕像的洪都拉斯军警负责人。赞美老公很贴心的话

随着一连串电话相继打出,在这座火山盆地后方的雨林深处,守护那尊玛雅祭司黄金雕像的工作也得以顺利交接,由洪都拉斯军警换成了叶天手下的武装安保人员。

被替换下来的那些洪都拉斯军警,只能恋恋不舍地离开那尊价值连城的玛雅祭司黄金雕像,去外围警戒,防止有人冲击。

等到换防工作完成,并进行确认之后,叶天和埃尔南多才相继结束通话。

接下来,就该转运那尊价值连城的玛雅祭司黄金雕像了,但那些事情自有人处理,他们在这里也只能打电话了解一下情况,却出不上力。

随后,马蒂斯就开始向叶天通报外界其它情况。

“斯蒂文,随着那三架直升机从科潘瑞纳斯起飞,前往雨林深处转运那尊玛雅祭司黄金雕像,那些冲着玛雅帝国黄金城而来的家伙,别人的老公再好也是别人的全部都疯了!

就在此时,马蒂斯拿着两部卫星电话走了过来。

来到近前,他就低声对叶天说道:

“斯蒂文,转运那尊玛雅祭司黄金雕像的两架支奴干重型运输直升机,已经从科潘瑞纳斯起飞了,两架直升机上都有咱们公司的员工和安保人员。

美国驻洪都拉斯大使馆代表和洪都拉斯政府代表、以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代表乘坐的另外一架中型直升机,也一同出发了,正向雨林深处飞来。

距离那尊黄金雕像所在位置比较近的几组伙计都已到位,并跟守护雕像的洪都拉斯军警建立了联系,但是还需要你和埃尔南多确认他们的身份。

等你们确认身份之后,那些伙计就会接管那片区域,守护那尊黄金雕像,负责接应两架支奴干直升机,在地面上配合那尊黄金雕像的转运工作”

“好的,马蒂斯,我和埃尔南多这就打电话给那些伙计、以及守卫玛雅祭司黄金雕像的洪都拉斯军警,为什么别人家的老公都那么幸福确认咱们那些伙计的身份,顺利完成换防”

叶天点头应了一声,随即从马蒂斯手中接过了卫星电话,并将其中一部递给了身旁的埃尔南多。

苍天,你何其不公?

命运,你又何其残忍?

他闭上了眼睛,一点一点的沉入悲伤的海洋,聚恶体内挣扎的血影,他们曾都是活脱脱的生命。

他们也有自己的爱情,他们也有自己向往的生活,他们对未来也是充满美好的憧憬。

只是如今,拥有力量的人,将他人的生命视若蝼蚁,生冷的剥夺了他们活下去的机会,仅以满足自己那缥缈的力量追求。

姜天成觉得自己的心逐渐变得冰冷,又变的热情似火,在这忽冷忽热中,他的脑海也开始翻腾。

待他冷静下来,睁开双眼时,看到的这个美好的世界。

终于,攥紧了自己的拳头,又发现自己内心的火焰熊熊燃烧了起来。

用手轻轻抚摸后背,感受着那只凤型的纹身。

他决定了,为了守护眼前的美好,怎么也不能这么沉沦下去。好老公是别人家的说说

拿出手机,驱散内心的胆怯,鼓足勇气拨出号码。

“清,这段时间,过的还好吗?”

只要洪都拉斯军警不哗变,我就不担心那尊玛雅祭司黄金雕像在雨林深处被洗劫,那尊雕像运回科潘瑞纳斯之后,反而更让我担心!”

话音落下,马蒂斯立刻接茬说道:

“明白,斯蒂文,我会通知雨林中的那些伙计,让他们在阻击那些蠢货的时候,注意自身安全,我也会通知留在科潘瑞纳斯的伙计,让他们提高警戒级别!”

接下来,他们又低声聊了几句,方才结束。

随后,马蒂斯就走到一边打电话去了,向留在外面的那些公司员工和武装安保人员布置任务,传达叶天的意思,并跟各方进行协调。

至于叶天他们,又把注意力转回到了眼前这座宏伟的山丘上。

没一会功夫,科尔他们就设置好了安全保护措施,并在这座山丘前开辟出了一片空地,用于接下来的探索行动。

做完这些事情之后,科尔和杰森就返回了山丘前,向叶天通报了一下情况。

叶天扫了一眼设置在山丘周围几棵参天大树之上的安全保护装置,老公都是别人家的好又看了看眼前这座郁郁葱葱的山丘,然后微笑着朗声说道:

“喲,你还知道回来?”

翻了个白眼,气有些不顺的铁六一屁股砸进老板椅,斜着眼盯着姜天成。

“不许凶天成哥哥!”

小幻离看不下去,用小丫头独有的语调威胁铁六,然后抱着姜天成的头狠狠的“啵”了一口。

“这小丫头!”

看着旁边偷笑的离初月,铁六点指幻离,“你初月姐姐一天到晚陪着你,这家伙刚来,你就替他说话。你的良心呢?”

“哼!丑老头!”

小丫头将头一扭,埋进姜天成宽阔厚实的肩膀里,只留给吹胡子瞪眼的铁六,一头乌溜溜的柔顺秀发。

“这~”

铁六哭笑不得,好似疼爱了好几年的自家孙女投入了别人的怀抱,那酸味,隔着老远都闻的到。

摘下耳机,被小丫头逗的直乐的阿横装出一副失恋的模样,冲姜天成道,“这两个月来,我每天都刻苦训练。来吧,姜天成,让我们一决高下!”

训练场内,两人对峙。

“先生们,接下来我准备先行探索一下这座宏伟的山丘,开辟出一条直通山顶的安全道路,并消除登山途中遇到的安全隐患,以及山顶可能存在的危险。

大家可以看到,这座山丘上的植被非常茂盛,在山丘上的那些花花草草和藤蔓之中,不乏天使的号角之类的剧毒植物,还有捕人藤这种恐怖的玩意。

除了这些剧毒的植物和捕人藤,在那些花花草草和藤蔓的下面,必定还隐藏着很多毒虫,比如毒蛇、巨型蜈蚣、游猎蛛等等,每一个都非常致命。

为安全起见,所以我才准备独自登山,等开辟出一条安全路线,后续探索小队就可以等上这座山丘的顶部,进行挖掘,看看能发现什么样的惊喜。

由于时间有限,咱们还是跟之前一样,只挖掘山丘的顶部,确定这座山丘里面埋藏着什么东西之后,就离开这里,等回头再来进行全面的挖掘”

“好的,斯蒂文,这样安排不错,不过你也要多加小心,这座山丘更高,隐藏着的危险肯定也更多,我们期待着你的好消息”

德尔加多教授接茬说道,双眼之中充满了期待。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