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丈夫都是别人家的,老公老婆都是别人家的好

但是,现在自然不同,挑选了一个最脆弱的地漏洞立刻出手。

心念一动,青芒闪烁不已爆发出恐怖雷光。电弧四射,嗖一声向着此处漏洞射去。

轰隆……

猛击之下,电光四射,噼啪作响。

大阵微微摇晃,但很快便稳定下来。

青雷剑飞回,陆阳铭心中吃惊,居然只有一丁点效果,这阵法果然恐怖。

心念再动,青雷剑再去,再次冲着那些漏洞不断攻去。

轰鸣雷噼之声不断响起,可阵法依旧稳固如山,依旧无法可破。

陆阳铭收回飞剑,眉头紧皱,仔细思考应对之策。

经过刚才的一番试探,恐怕强攻是行不通了,得另想办法。

此阵主要有两个攻击,一是困,二为镇。

困住进来活物,然后再以强力镇压然后慢慢将其磨灭。而这阵法中的能量透着浓浓的正阳之气,是邪魔外道的克星。

对,正阳之气乃是此阵立阵的基础,只要将正阳之气破掉,此阵必破。

贝蒂兴奋地从更衣室走出来,好丈夫都是别人家的她又换了一条裙子,这已经是在香奈儿试穿的第四件礼服了。

就在她出声询问时,叶天双眼已经大亮起来。

此时的贝蒂,身穿一袭白色丝质单肩连衣裙,姿态婀娜地站在眼前,如同一朵尽情绽放的白色玫瑰!瞬间就抓住了叶天的视线,让他为之惊艳不已!

搞定,就是它了!叶天兴奋地轻挥了一下拳头。

这是一条长及脚踝的连衣裙,一道两指款的肩带将裙子斜挂在左肩上,贝蒂白皙到近乎透明的右肩则整体裸露在外。

它的设计风格一眼就能看出来,复古的古希腊风!

裙子所用布料很薄、但不透,走动之间犹如微风拂过,轻轻摆动着,给人一种飘逸、轻灵的感觉,无疑是件再合适不过的夏夜礼服。

布料垂感非常棒,比较宽松,将贝蒂玲珑的曲线勾勒的若隐若现,非常性感!又带着几分神秘!让人心生向往。

设计简洁大方,返璞归真,赞美老公很贴心的话腰间有一圈宽二十厘米的刺绣束腰,是非常淡雅的浅青色,给人以赏心悦目的感觉。

文霜说完,就给公司的公关部打了个电话,让他们时刻盯着点网上的动态。

苏晚晚下午没有戏份,便一直跟在谭月后面练舞。

越练,谭月便越觉得不能错过这个好苗子,看向苏晚晚的眼神也越来越慈爱。

也不怪谭月的目光这么炽热,昨天谭月只是想看一下她的水平,所以教的东西不多,今天是真正放开了去教的,没想到苏晚晚的接受能力竟然这么快,一支舞差不多就全都记下来了。

她跳舞这么多年,又教舞这么多年,也没遇到过这么一个有灵性的学生啊。

苏晚晚不知道谭月的想法,只觉得谭月老师应该很满意自己的进度。

当天晚上,苏晚晚的全身果不其然的又酸了起来。对老公失望心酸的语句

回到酒店的时候,在小意的注目下,她打开了景深送过来的两个大箱子。

打开第一个,里面全都是泡澡用的东西,她看着那些写着缓解肌肉酸痛的字样,心中顿时一暖。

第二个,就是一些生活用品和吃的东西。

“洪爷爷呢?”陆阳铭问道,因为他没有发现洪纯机的气息。

“洪爷爷,死了,呜呜呜……”小丫头哭得更厉害起来。

闻言,陆阳铭心头一沉,身上散发着恐怖的气息,杀意浓浓。

“洪爷爷的尸体在哪里?”这句话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

“在、在那边,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洪爷爷,呜呜呜……”她自责不已嚎啕大哭。

陆阳铭摸过去几米,撞到了洪纯机的尸体,已经冰凉,气机全无。

此时他的神情冷到极点,杀意翻腾。

“段氏,我必灭你一门……”

“都是影儿没用,没有保护好洪爷爷。纵然寻到天边我也要找到仙药救活洪爷爷,呜呜呜……”小丫头伤心不已。

“影儿,你刚才说什么?”陆阳铭一愣,赶紧回头问道。

“都是影儿没用……”

“不是这句。”

“没有保护好洪爷爷。好老公是别人家的说说

“再往后。”

李雅薇眼眸中的寒冷倏然退却,随即是迷惘惊奇,等看清楚眼前的局面时,一声大叫后丢掉了手中的手枪。

“不要开枪!”

沈约突然叫了声,飞身过去再搂住李雅薇向一旁滚过去。

砰!砰!

有两声枪响,正射过李雅薇方才所在的地方。

“停火!”

呼喝的是高洁,适才开枪的正是金盾的人。那些人被楼上的惊变震撼,等回过神、掏出枪指向李雅薇的时候,李雅薇已要丢掉手上的枪。

除了沈约外,几乎所有人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有人见到李雅薇要丢枪,还以为李雅薇要动手,忍不住扣动了扳机,不过他们瞄准的地方是李雅薇的手臂。

高洁眼看李雅薇丢了枪,隐约感觉有问题,虽不明白究竟,还是本着职业操守,好老公都是别人家的忍住剧痛让手下不要开火。

一只腿支撑在地,有人迅疾的过来给高洁包扎伤口,高洁对腿部伤口很是冷漠,就如她对旁人一样,她只是看着沈约,凝声问道:“怎么回事?”顺便看了眼李雅薇,李雅薇有些哆嗦的依偎在沈约怀中,和方才那种专业的样子判若云泥!

但是,苏媚等人都不知道林风的行踪,而且看她们的表情也不像是在撒谎,这不由让李婉婷再度陷入了困惑之中……

东海,荒岛之上。

林风回到营地里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刚刚获得了不少宝物的他,躺在自己的帐篷里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觉。

哪来的帐篷?

当然游艇上翻出来的,而且数量还不少!

林风、老朱、猴子、刘璃每人都弄了一顶帐篷,然后在海滩附近搭建了一个临时营地,并且每当夜幕来临的时候,还在营地中央点起了一堆篝火用来取暖。什么都是别人家的好

“沙沙沙……”

就在林风翻来覆去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林风转头一看,只见一个苗条的身影走到了自己的帐篷外。

刘璃?

这丫头怎么还不去睡觉?

大半夜跑到哥哥我这里来,难道是打算投怀送抱么?

“队长,我可以进来吗?”

果然,刘璃的声音从帐篷外传了进来,只不过她将声音压的很低,似乎是担心吵醒了其他队友。

原本林风还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可是下一秒钟,他就惊的差点从地上跳了起来!

黄金宝箱!

又是一个黄金宝箱!

刘璃的身上居然有一个隐形的黄金宝箱!

但是,这个黄金宝箱出现的位置实在是太尴尬了,林风根本就下不了手啊!

只见刘璃的腹部以下,大腿以上,正中间的位置,亮起了一道耀眼的金光,这也是林风迄今为止,遇到的最尴尬的一个宝箱。

怎么办?

“队长,你在看什么呢?”刘璃的声音突然传进了林风的耳中。

“额,我在想一个无比严肃的问题。”林风捂着额头,脸上也露出了苦笑的表情。想着别人家的老公

“什么问题?”刘璃好奇地问道。

林风的眼珠一直在转个不停,同时大脑也在飞速的运转,片刻后,只见他张了张嘴巴说道:“丫头,咱们来玩一个小游戏怎么样?”

“好啊!什么游戏?”刘璃瞬间就来了兴趣。

“这个游戏的名字叫饶痒痒,你敢不敢来玩?”林风的眼底闪过了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

从林助理那他也多多少少的了解了下自家总裁和面前这个苏小姐的关系。

苏小姐竟然说不了解自家总裁……

真是可怜自家总裁的一片情谊了!

好在饭菜的香味传来,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苏晚晚才得以喘息片刻。

一顿饭吃的大家异常的满足,一个个也不张罗着要减肥,还好他们带来的食材够,否则还真不够这些人吃的。

回到剧组后,路导让人通知了全剧组,今天的事情谁都不准爆料到网上,如果让他发现了,直接开除。

路导这种大导演是有自己团队的,都是一起共事多年的人,几乎不会出什么差错,主要是一些群众演员和来做兼职的人。

路导也只能保证自己的团队。

苏晚晚明白路导的意思,回到舞蹈室后,她先给文霜打了一个电话说了一下这件事,果不其然,她又被文霜教育了一顿。

“你一天天的别再上热搜了,你快愁死我了,你等着我过两天去剧组跟你,只有小意一个人在我不放心。”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