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都是别人的好,别人的老公再好那是别人的

没事,反正这事迟早会给张家发现,就是不知道张家在那晚上损失有多严重了,看张小飞走得倒是干脆,估计顶天了也就是赔他们点钱就行了。我捏着眉心,怎么喝凉水都能塞牙,这几天都能出点事情来!

看这天,秋高气爽,风和日丽,自己咋就没逃过去呢?

赔点钱就行?赵茜有些异样的说道。

不赔钱难道还要命呀?怕就怕他们敲断自己手脚,跑来漫天要价的勒索我们。我身上确实没多少钱了,要是赵茜不打算让我吃软饭,我估计我就得去餐馆洗碗了,如果老板不打算给我透点工资,我就会直接饿死街头,难道她赵茜表面风光,背地里因为买符纸,买家什,也跟我一样穷得叮叮当当响了?

不,不是,如果只是赔钱,我自己倒是还有几十万的闲置私房钱,如果不够,房产和车子都能抵了,再不行,只能回家里问爸妈先要点,老公都是别人的好可赔点钱真能成?赵茜小心的看着我。

几十万?居然还是闲置的!她自己这风水师挺赚钱的嘛!唉,我觉得我继承这养鬼道后,混得挺可怜的!

我看了眼赵茜,赵茜吓得脸都白了,张家是盗墓的,给他们知道两人在连城山坑了他们,后果怎样她当然能猜得出来。

极乐香呀极乐香,现在真是极乐生悲了。

这吃饭,实际就是约战了。

而张小飞爆出赵茜住在龙渊小区,那意思就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们最好乖乖的应战。

没的说,恭候大驾。我硬着头皮说道。

张小飞嘴角掠起笑容,然后转身一招手,几个张家的人都奇怪张小飞怎么一下子表情就凝重成这样,但认识的都知道张小飞极少生气,现在这表情就是憋着火的皮球,要不跟着,没准就炸了,所以很老实的就和他离开。

赵熙夫妇都过来问我俩张家的人怎么突然就走了,还有点手尾都没带走,比如锄头呀,铁锹呀什么的。

赵茜没敢说话,看着我紧张得很,她现在无比自责,要不是关键时候突然的叫我,为什么好男人都是别人的现在哪会出这门事情?

赵熙看问不出什么,就走了。

父亲一走,赵茜就懊悔的说道:完了完了,天哥,我怎么就没记起来张家的事情

瞅对方衣着打扮,举手投足,那气势就非同一般。

相较之下,瞥眼看向身边唐宗翰,女销售眉头登时蹙的更紧了。

毫无疑问,唐宗翰这种人存在店里……委实不雅。

尤其是在目前场合,待会大人物过来……这骗子再生事端那就麻烦了。

所以,她赶紧给安排打手势:“快,给他带出去。”

吩咐完,女销售便是急匆匆与其它同事列队欢迎。

韩风引着众人来到销售展台前,见这里围着不少人面上略带不悦。

女销售怎会错过这样马屁机会,麻溜上前:“韩总您今天怎么来了?”

韩风暼了眼女销售,转而对列队员工朗声道:“这位是宝马驻亚洲负责人林耀华先生,大家欢迎。”

闻及此言,女销售心理不禁咯噔下。

韩风来店里已经罕见,宝马亚洲区负责人竟然也来店里了。

这什么情况?

带着震惊与疑惑眼神,韩风重新审视了下队伍,这一看之下又是发现了几张熟悉面孔。好公婆都是别人家的

“这,,,”管家仔细地想了想,也并没有听说谁送来了什么东西,也从未有人来过啊!

林琼敬看着管家的样子,也猜到了些许,便无奈地压了摇头,走到了茶几前,将盒子打开,里面静静地躺着的,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四爷。”管家急忙护在了林琼敬的面前。

林琼敬虽然有些震惊,但好歹也算是见过一些世面,很快就恢复了理智,走到了盒子的一旁,将开盒子的时候,落在地上的纸条拿了起来,仔细地看着。

纸条的上面,是一行字,上面写到:‘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字的下面,是一个标记。这标记是一直手,手指细长,并无特别之处,但手腕处,有一条红线。

“四爷,这红线是?”管家问道。

林琼敬放在纸条,仔细地想了想,忽然震惊地说道:“不好,为什么帅哥都是别人家的是当年海外最神秘的杀手,红腕。”

“红腕?”

“红腕女子,陆婉秋。没有几个人见过此人的容貌,不同于其他的杀手,报出自己的姓名,代号,或者是容颜,便能震慑住对手,这陆婉秋,只需要将这个图案留在谁的家中,谁便会闻风丧胆。不过此人好久都未曾在江湖**现,难不成,被柳家人收服,如今成为了柳辰的手下?”林琼敬不解地说着。

苏家生死,也就是他的生死!

而且要是让老太太知道他从中作梗,他在苏家将会更加没有地位,起码现在老太太还是站在他这边的,只是迫于无奈才会把权利交给苏迎夏。

苏亦涵推开办公室门走了进来。

“海超,我们还有一个办法。”苏亦涵说道。

“什么办法?”

“你帮我把送聘礼的人找出来,只有他,或许能够改变苏家的现状。”苏亦涵说道,她不能容忍自己活在苏迎夏的脚下,唯一能够让她翻身的,只有那位神秘的韩家公子,只要他肯出现,老婆说自己老公不如别人苏家的局势必然会有变化。

苏迎夏掌控了弱水房产的合作是不错,但如果有一个更强有力的资本入驻苏家,苏家还会担心丢掉合作吗?

苏海超沉着脸,这位神秘的下聘人的确是一个突破口,而且苏家晚辈女人当中,苏迎夏是唯一结婚的人,也就是说这份聘礼跟谁都有关系,但唯独她没份。

哪怕他看重的人不是苏亦涵,只要肯为苏家出资,苏迎夏在公司里就不可能一手遮天。

在沈风也想要走回木屋内的时候,凌若雪正好从木屋里走了出来,她在看到沈风之后,她喊了一声:“少爷。”

看来她完全摆端正自己的态度了,如今她是自然而然的称呼沈风为少爷。

“怎么不去休息?”沈风开口问道。

相貌绝对称得上天姿国色的凌若雪,柳眉微微紧皱着,她说道:“少爷,为什么别人老公都这么好我完全无法静下心来。”

“凌志诚他们虽然没有走出来,但我想他们肯定也是非常焦虑和担忧的。”

“之后,我们去参加震涛老祖的葬礼,肯定会受到凌家的欺压,甚至他们会直接对我们动手。”

“就算凌萱姑姑愿意帮忙,恐怕也起不到作用了。”

“如今灰白界凌家的人已经知道了凌萱姑姑在这里,他们恐怕早就联系了三重天凌家。”

“说不一定三重天凌家已经在派人前来灰白界了。”

“到时候,我们不仅仅要面对灰白界凌家,我们还要面对三重天凌家内的人。”

凌若雪所说的这些,沈风自然也都想到了,他双眸内浮现了些许的凝重之色。

见沈风没有开口说话,凌若雪继续说道:“少爷,如今的灰白界内呈现三足鼎立的形势。”

“在这灰白界内有很多个势力的,其中灰白界凌家、炎族和天雾宗,好婆婆都是别人家的图片这三个势力乃是灰白界内最强的。”

“这三个势力中的炎族,拥有着深厚的底蕴,他们只是自称为炎族,其实他们体内流淌着人族的血液,只因为他们极为擅长控制火焰,所以他们才自称为炎族的。”

“炎族这个势力一向很神秘,在一般情况下,他们不太会和其他灰白界的势力接触,所以我也并不是很了解炎族内的人。”

“这次震涛老祖的葬礼,炎族的人应该不会来参加。”

停顿了一下之后,凌若雪又说道:“这天雾宗没有炎族那么神秘,我也认识天雾宗内的一些弟子。”

“在近三年内,天雾宗和我们凌家走的非常近,这天雾宗内的虚灵境强者,并不比我们凌家内少。”

“按照如今天雾宗和我们家族之间的关系来判断,我猜测天雾宗内应该会派人前来参加震涛老祖的葬礼,甚至天雾宗的宗主会亲自前来。”

“是你没说清楚啊!”

盗墓贼委屈的说到,刚刚这个屁股蹲摔的可结实了,屁股落地的时候,地上刚好有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差点没将他的菊花给爆掉。

“废话怎么那么多!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不想活了可以留在里面!”

余飞也不管到底是自己表达有误,还是对方理解有误,反正自己这个时候就是天王老子,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

“大坏蛋,不要脸!”

就连刘瑞英都对他十分的鄙视。

刀疤耸耸肩,他反而很认可余飞这种态度,毕竟这不是宣传中一切都是真善美的社会,而是一个人心复杂事态万千的花花世界,活的最滋润的那些人,无不是脸皮厚胆子大心眼黑。

那些盗墓贼憋屈至极,可还是屈服在了余飞的淫威之下,老老实实的将内裤都给穿上,然后拿着东西开始一个个往外走。

“不要急,一个一个来啊!如果让我看到同时出来两个,我立马就开枪了啊!”

余飞站在门口,仿佛维持秩序的保安一般,大声的喊道。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