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中医的5个养女,继女的人生第七章

鲨胆同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就差往自己脑门上刻字——汉奸。不过现在包子轩只能忍着,毕竟人家说的是事实,反驳就是对英国女王授勋不满,这更是得不偿失。不过倒是可以从另一个角度还击,要是什么都不说他可憋不住。

包子轩:“谢谢郑生关心,最近黑云集团准备扩大业务。我发现珠宝行业有利可图,正想着当面向您请教。看看进入珠宝行业需要注意什么,您是不知道同非洲人做生意很麻烦。他们那个地方只有黄金和钻石,当地的钱我也不敢要。黑云集团可是库存了很多黄金和钻石,在香江成立几个珠宝店您感觉怎么样。”

听到包子轩如此挑衅,这是公开和自己叫板。郑裕同冷笑了起来,这么多年很多人都挑战过他香江珠宝大王的位置,可是没有一个人能够成功。让他担心的就是包子轩原材料这一块的确比自己有优势,不过珠宝品牌不是一两天就能够形成,如果这小子真敢进入珠宝行业正好教教他怎么做人。

郑裕同:“包生想要进入珠宝行业我当然欢迎,在下不才勉为香江珠宝行业协会的会长。如果包生想要入会我一定大开方便之门,珠宝行业需要有实力的新鲜血液。总是我们几个老家伙可是一点意思都没有,有年轻人想要进来交学费我们当然欢迎。”

那个梳马尾的女生也没自我介绍,她在李想对面的下铺,过去在枕头下拿了些零钱,就说回教室看书了。

那个瘦小的女生对着花开点点头,也没说什么,就跟着那个梳马尾的女生出去了。

她们出去之后,那个短发姑娘张淼,拉着花开坐在她的床铺上:“你在上边不方便,你要是回来就在我的铺上坐着就行,我没那么多讲究。”

花开笑着道:“我在上边,保证是麻烦你的时候多,以后别嫌弃我就行。”

张淼笑的特别开心,开玩笑道:“你要是得罪我,我就不让你下来。”

花开被张淼逗得也笑的合不上嘴了:“那你真的小看我了,老中医的5个养女我能从上边跳下来。”

张淼赶紧摆手:“可别,我是开玩笑的。”

花开说的是真话,但是也只能笑着道:“我知道你是开玩笑的。”

寝室长李想看着花开道:“你来了可热闹了,小芳话少,张淼还总说寝室太闷呢,这回你们两这上下铺可是绝配了。”

花开也开着玩笑道:“看来这床铺都是命中注定给我留的。”

大床上无人,被褥枕头都是整齐的铺陈,根本未曾翻动的样子。

释空正盘膝坐在台灯之旁、地毯之上。腰背正直,听沈约走进来,释空抬眼望过来,目光慈祥。

沈约走过来道:“高僧不习惯这里的床铺吗?要不要让他们换张硬点儿的床铺?”

他知道很多老年人喜欢睡硬床。

这床铺看起来根本没有睡过的样子。

释空微笑摇头道:“不用劳烦了。当年释迦有棵菩提树来背倚,感慨称已是修行者难得的修行之地。心若静,无处不可修行。老僧不习惯床铺,尚有择拣,还是修行不够的缘故。”

沈约笑笑,已如释空一样坐在了地毯上,老中医的5个养女hh随后有些好奇问道:“高僧一晚上就是这般坐着,不需要休息吗?”

他坐在释空面前,渐渐感觉精神变得敏锐起来,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非完全放松不能体会。

换句话说,他在释空面前是放松的!

放松是因为不必提防。

沈约想到这里时,释空一旁耐心的解释道:“老僧打坐就是修行,修行就是放空。人之睡眠亦是在放空。不过修行是有意识的放空,而睡眠是人之无意识的本能。”

李游书冲欧阳知竖了下中指,站起身来向女仆自我介绍:“我是欧阳思先生雇佣负责保护欧阳小姐的随从,我叫李游书。”

女仆闻言从刚刚欧阳知的胡言乱语里逐渐理解过来,哦了几声后才想起来去跟李游书握手:“我是大小姐的贴身……”

在二人握在一起的刹那,李游书感觉到了一股非同寻常且前所未见的能量,这种能量原始而独特,如果说内气代表的是“千锤百炼”,那么这姑娘体内的能量则可以被描述为“天赋异禀”。这使得他下意识地一愣,随后抬眼看向她。

女仆似乎同样察觉到了李游书的独特之处,也惊讶地与他对视起来。教授的女儿第一章

欧阳知没有发现两人的反应,抢断艾琳娜的话对李游书说道:“她是我的陪房大丫鬟,叫艾琳娜。你们以后都要跟我一个床睡觉,要好好相处哦。”

艾琳娜闻言松开了手,走上前去转着拳头碾了下欧阳知的脑袋,嗔怪道:“大小姐,请不要再乱开这种玩笑。”

欧阳知朝艾琳娜吐了下舌头:“嘿嘿,开玩笑的嘛。”

“于是,民工们都随手俯捡而食,把一大堆夹人虫全都消灭到“五脏庙”里面。当地的百姓获悉后,也就不再害怕,而是纷纷捕捉夹人虫吃,又很快传遍四面八方。”

“从此,先民们都不怕夹人虫了,被人畏如猛兽的害虫一下成了家喻户晓的美食。大家为了感激敢为天下先的巴解,把他当成勇士崇敬,用解字下面加个虫字,称夹人虫为蟹,意思是巴解征服夹人虫,是天下第一食蟹人。”

听了夏杰这番侃侃而谈,直播间众人是惊为天人。

“卧槽,百科杰果然是无所不在,无所不晓啊!”

“看来螃蟹的好,古代人都知道啊!”

“古代的螃蟹,应该很便宜吧?”

“没错,老中医与小玲在太师椅我记得诗词中,古人常尝用‘蟹黄’、‘脂膏’、‘嫩玉’这些词汇,用来形容蟹之鲜美呢!”

看着大家议论纷纷,夏杰不由得跟着说道:“呵呵,那些词汇是形容螃蟹的,但是针对蟹的不同部位。”

“蟹黄就是雌蟹体内呈条状的叶状卵巢;脂膏指的是雄蟹无色透明胶状的**,素有‘胸中藏琥珀’之称;嫩玉则特指螯肉,即甲壳里洁白细嫩的蟹肉如脂如玉。”

“之所以要绑,一来是蒸的过程中,蟹爪不会掉,二来蟹黄和蟹膏也不会因为拼命挣扎而散了,此外捆起来蟹肉不会柴,口感会十分紧实。”

说话的功夫,剩下的几只螃蟹也全部被捆好了,原本张牙舞爪的蟹将军此刻全部怂了,只剩下一个劲儿吐泡泡的本事了。

将锅内放好冷水,放上蒸笼,夏杰将捆好的螃蟹一只只叠放上去,放上几片生姜,顺便冲着直播间内的观众们说道。

“大家记住,蒸螃蟹的时候,一定要将背面朝上,这样在蒸的时候,蟹黄蟹膏才不会流出来。”

“另外,死蟹千万不要吃,因为蟹肉的蛋白质含量十分丰富,一旦垂死或死了,体内就会产生一种名为组胺的有毒物质。”

“随着死亡时间的延长,积累的组胺就会越来越多,毒气也越来越大,即使煮熟了,这种毒素也不容易被破坏,吃了以后就会造成食物中毒。”

“呦,百科杰又有新的知识点了,风流老中医的春天免费蒸螃蟹的时候一定要背面朝上!”

“后面那个才更重要好不好,死蟹吃了会食物中毒,以后可不能贪便宜了!”

“你!”芈雅怒吼一声,想要扑向周瑶,但这时候她因为已经给参事阁的弟子们看守住,敢打算动弹,身上的捆仙索又拉紧了,这让她无法挣脱直接倒在了地上。

马观云也是相当的郁闷,自己原来相信的女人,居然在关键时刻背叛他,不过上梁不正下梁歪,你若是不愿意为人牺牲性命,别人又如何能够在关键时刻救你?

马观云给捆成了粽子,而弟子们当然也搜罗出了一大堆的证据来,低声的禀明参事阁总阁的几个主仙。

“且先在此开审,让人证指认违法犯忌的仙家,随后验证无误,立即带回参事阁总阁!”为首的老仙家一挥手,大声的让弟子们赶紧去办事,而他的目光也移到了陈太苍那边,说道:“陈师弟,掌门遗落之物,郑钧师弟说了,乃是我们这一界面参事阁一同的功劳,个人就不要再去计较此事了,当然,我们四个仙家,都有功劳,这点想跑也跑不掉。”

陈太苍咬咬牙,知道现在也没办法再说什么,只能道:“师兄说的是。”

“陈太师伯!”马庆连忙打算叫停,结果陈太苍瞪了他一眼,就把他吓得瞬间不敢吱声了。

2021-07-03

2021-0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