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自愿后又反悔,女生自愿然后反悔报警

俞大佬看了一眼自己的副手,魔都二把手,韩大佬,韩大佬也是意会,“久董,你看你公司的总部都在这,不知道有没有考虑把工厂也落户在魔都?”

久绅这才明白,原来这些人来,为的是这个,想了想,“实不相瞒,其实我也考虑过在魔都开设分厂,只不过魔都的地价实在是太紧缺了,地价又高,所以最终还是放弃了……”

久绅说的也是大实话,现在魔都什么地价了,久绅总不可能一直填黄浦江吧,这填的多了,也就没那么稀缺了,况且也是破坏了大自然的盛景,弄几个大厦,已经是差不多到意思了。

工厂真没必要填海计划了。

“地还是可以解决的,魔都还是很欢迎你们第九集团这样的大公司落户,有困难总是有办法能解决的。”俞大佬再次发声。

的确,两个工厂的落户,未来能给魔都带来多少税收,和就业岗位可想而知,女生自愿后又反悔最关键的还是起个带头的形象问题,以第九集团的势头,未来别说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企业,在国际上也是必然能排的上号的。

罗刚说着话,就带着尹阳和舒丹进了一个院子,往里面走去。

这是一个平房,大院子还非常大,里面的大屋门关得紧紧的,罗刚过来就推开了门,带着两个人来到大厅,往右面走去。

“就在这下面,他们都在!”

罗刚指了指墙角的一个台阶说:“你们跟我下来。”

俩人都晕了,也没看到那老头,就跟着下来吧!

下了几阶台阶,下面就是一个地下室,里面或躺或坐好几个孩子,还有一男一女,年纪都在三十五六岁的样子,在大声吆喝着,让那些孩子都老实一些。

“不准动!”

舒丹大喝一声:“小阳,准备抓了他们!”

尹阳也做好了准备,这对于现在的尹阳来说,男方咋证明女的是自愿的根本就不是问题,除了孩子之外,就是一个男人,不是自己对手。

可让俩个人感觉非常奇怪的是,那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就好像没看到自己三人一样,现在的罗刚,也不是小孩子,而是一个大块头,这是什么情况啊?

但心魔同样也是机遇。

一个人,突破自己的心魔,实力必然大增,心魔也就成为了养料。

但如果心魔直接被夏天干掉。

对方也就缺少了这次心魔的提升。

“她这里的环境还不错,我们也不用替她担心了!!”红凤说完之后,一根羽毛飞了过去,这根羽毛不单单是为了监视小火玉的,同样也是用来保护小火玉的,虽然一根羽毛看上去没有什么。

但如今的红凤。

早就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不管是从杀伤力,还是从防御力上。

都是强悍至极的。

小古城内。

“三哥,女方自愿的然后报警五姐不会有事吧?”老七问道。

“放心吧,不会有是的,大王庄那里,一般不会对女人下手,特别是我将金花的消息放出去之后,外面的人虽然会去想办法抓小火玉,但他们却绝对会杀小火玉。”老三解释道。

一切。

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大哥和二哥那边已经准备就绪了,他们就等你的消息了!!”老六说道。

“侯黎明是带着我来到这里的人,彭清是他老婆!”

罗刚边走边说:“把我从很远的地方带来的,那时我才六岁,他们说,我爸爸妈妈不要我了,把我卖给他们,我说不信,他们就打我!”

“啊?”

舒丹大吃一惊:“你是被······拐来的?”

“那我不知道!”

罗刚摇头说:“但我记得,我父母都非常喜欢我,不会把我卖了的,可爸妈一直也没来接我,我不听他们的,他们就打我,后来我想爸爸妈妈,被打得有病了,发烧,从那天起,我就一直留在那幢房子里!”

“小阳,这是不是拐卖小孩儿的团伙啊?和女生事后她反悔报警”

舒丹有点晕了:“那侯黎明和彭清,是不是拐卖孩子的?”

“我也不太清楚啊?”

尹阳问道:“你父母在哪里,叫什么名字?”

“我爸爸叫巩新,我妈叫何冬梅。”

罗刚立即说道:“他们都住在很远的地方,我找不到了!”

“那你死了之后,为什么不走呢?”

周琦带着工作人员,给众大佬泡好了茶,就躬身退了出去,在场的都是有分量的人。

“久董,这新闻发布会真是让人很意外啊,没想到你公司在人工智能和造车领域已经走的这么远了。”俞大佬率先发话。

“在这两方面的研究,也不是最近的事情,其实最主要的功劳还是西家,吴家,李家,陈家和江家,我只不过是打打工,跑跑腿。”久绅这个时候,自然是把那些股东搬出来了。

和他们合作,本也就起的是这个作用,而在场的五个家族之人,听了也是没有反驳,这块蛋糕就这么大,私了后再报警还受理不已经这么多人分了,自然不可能分给别人,把事情推到他们五家头上也挺好。

免得久绅这样的没权没势的,受了某些人的胁迫,可以说,在这个领域,已无他人立足之地。

“喔,原来是这样,难怪了,难怪了。”俞大佬应了句,其中的弯弯绕绕,他也是知道,况且他也不是为了在其中分杯羹,关于这方面的传闻,他也是早就知晓,到了他这个位置,秘密已经很少了。

他今天来的主要目的也不是参与进来,而是……

当然,看起来还并非这么简单,毕竟这元气十分的汹涌,从下面五大世界来的仙家脉络,根本难以承受它横冲直撞的征伐,所以要转换起来,其实很不容易,一边转换的同时,还得加强原有的脉络,让它能够承受住元气的借道,否则即便全身充满了元气,如果脉络不够强壮,一旦全力施法,这脉络怎么可能承受得起元力输出,到时候轻者脉络断裂受伤,重者自爆都有可能!

所以转换的过程,势必需时很长,而选择的地方,还得是安全清静之地,要不然稍不留神给谁冲撞了,走火入魔都是轻的。

在面壁石这里,私了赔钱了还能立案吗倒还算是清静,而玉尘阁就占据了一座大山的半山腰,应该不会有别的师门前来捣蛋,所以我当即就先选择了一部分转换起来。

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就感应到了一道气息正在快速接近我,我收功之后,连忙拿出了通讯仪查探,而看了一眼发现是华夏月之后,我方才放下心来。

“一天。”华夏月走入了洞府,我站起来后,连忙应了一声,再问道:“师父,这米末……”

在这条山涧的底部,有一条宽约五六米的小河,水流湍急,河道中间怪石林立,大家之前听到的水声,就是水流拍打在那些石头上发出的。

山涧两边的悬崖上,长满了各种树木及藤蔓、以及绿油油的青苔,极其湿滑,连个落脚之地都找不到。

而在这条山涧的对面,则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热带雨林,女生事后反悔了怎么办看上去更加原始、也更加茂密,雨林里光线幽暗,就跟黄昏一般。

尤其在对面那片雨林的边缘,也就是山涧的边缘,生长着很多粗细不一的藤蔓,纠结在一起,隔着山涧看去,就像是一群纠缠在一起的蟒蛇。

在那些藤蔓中,叶天一眼就发现了几根捕人藤,而且都是成长了上百年、甚至几百年、业已成精的捕人藤。

而在自己等人所在这边的山涧边缘,似乎也有几根捕人藤,只不过看上去细一点,覆盖范围较小,杀伤力没有那么大而已。

看到那些捕人藤,饶是叶天,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暗自胆寒不已。

除此之外,在山涧对面的那片雨林深处,似乎弥漫着一股雾气,将很多地方及东西都笼罩了起来,影影绰绰的,看不真切。

到时候,提起第九集团,说总部在魔都,工厂在魔都也不是不可以,不但起到了很好的宣传魔都的作用,同时也在俞韩俩大佬的政绩上画下了浓重的一笔,这都是未来晋升的资本。

久绅看了看,坐在另一边的李强平,李强平点了点头,既然他能同意,那自己自然不会在驳了两位大佬的面子,本来,他也是愿意的,别人吃肉了,还不能让人喝点汤了?

况且县官不如现管,你五大家族再牛逼,魔都这里的一二把手也还是人家不是。

只不过为了防止李强平觉得自己墙头草,随风倒,再者二人还是兄弟的情义,在情感上,久绅自然更加偏向李强平,所以,还是很看重李强平的想法的,分户到魔都,自然是降低了李强平的政绩收益。

现在本人同意了,那久绅自然没意见,“二位大佬,只要问题能得到解决,我们第九集团还是很希望能在魔都扎下脚跟的。”

“哈哈,久董有这份心就自然太好了,我想,和第九集团之间的沟通一定是会非常的顺利,什么问题困难都是能解决的嘛。”俞韩二位大佬在得到久绅的答复之后,也是心情愉悦。

“既然现在在场这么多大佬,我还有个小小的请求,我希望塞纳索瑞能拥有自己独立的一套车牌系统,由我们公司自己发牌,自己上牌。”

2021-10-07

2021-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