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缚师下集,胜景山庄 紧缚者

六叔不以为然,抹一把脸上的伤疤,愤愤道:“拉倒吧,没火化之前,你也是这么说的,后来不也把人抬出去了吗?现在怎么又来这一套,你真当自己是牛大圣啊?”

六叔话中带着一股子怒气,听得我十分不爽,显然他把从媳妇那里受的火气,打算撒在我身上。

此时,围观的村民们有些躁动,话匣子打开了,纷纷议论。

“嘿,老六,你不回家哄媳妇,怎么还有功夫在这里掰扯。”

“人家六叔,又不怕媳妇,在家就是皇上。”

“是嘛?天底下还有人敢打皇上呢?这罪过有点大了,是要诛九族的。”

……

六叔大手一挥,摆出一副蛮横无理的样子:“别说那些没用的,不论怎么样,明天就得给赵二爷出殡,这是村里的规矩。”

我轻声说:“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赵二爷的情况有点特殊,怕是……”

“怕是什么?你小子的毛还没长齐呢,又开始在这里指手画脚了。”六叔气得青筋暴涨。

只见它一闪一闪,像一颗霓虹灯。

大概过了几十秒,猩红的香头居然渐渐黯淡,直至熄灭。

老爸不禁惊呼:“怎么又灭了,赵二爷的怨气还没消减吗?”

我淡淡地解释道:“好了一点,至少香烧了一会儿。”

壮壮重新拿起香,再次靠在蜡烛上点燃,结果过了一会儿又灭了。

这一次,苗苗和壮壮被震惊到了。

苗苗扭头看向我,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我回一句:“意思是赵二爷心里还有怨气,想让你们多陪陪他,依我看你们就为他守灵七天吧。”

此言一出,壮壮和苗苗目瞪口呆。

“别说七天了,就是三天都不行。”六叔愤愤地从人群中挤出来,女缚师下集外套被撕得七零八碎,头发也凌乱不堪,脸颊上还带着几道鲜红的抓痕。

不用多想,肯定是六婶跟他打了一架,并且败下阵来。

我指着熄灭的香头,幽幽地说:“六叔,现在连香都点不着,这种情况下是不能出殡的。”

周小昆假装没看见她,完事还按了下车喇叭,示意车头前面的人都让让,他要走了,而陈英俊老六他们,这时候自然是赶紧上了车,当时周围还有很多周小昆的同班同学呢,陈英俊上车后把车门开开,还对这些同学打招呼:“我那会给你们说是周小昆的车你们还不信,现在信了不?”

那帮同学一个个傻着眼,他们怎么能想得到,一向以屌丝形象示众的周小昆,怎么能突然开起这种豪车呢?

就算他之前中了五十万彩票,那也不够买这车啊?

倒是有些同学之前从别的地方听到了一些小道消息,这时候赶紧说道:“我之前听其他系的人说起过,周小昆这逼是个富二代,很有钱的,一直以为他们都是瞎说的逗我玩的,结果是真的啊?团鬼六女缚师”

“是啊是啊,我也听说了!”

“别人给我说的时候,我还给他们说绝对是他中了彩票后装富二代呢,他实际上就是个屌丝,现在这是咋回事?”

“这车是租来的吧?要么就是开别人的!”

大家七嘴八舌,周小昆在车里也有点烦,主要是这个女记者他很烦,他就怕女记者这时候突然说要采访他关于安然怀孕的事,这要是说出来,自己在周围同学的面前,以后还抬得起头来吗?

”额,伯父,你好。“

师天成似笑非笑地哼了声,白浩天有些尴尬了,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能干站在那里,任由着对方打量。

“我听说你和我女儿有些关系,发展到哪一步了?”

不是审问的语气,却是让白浩天心头一紧,见到没有立刻回答,师天成的眼神渐渐多了一份锐色。

“目前是男女朋友关系,未来她会是我老婆。”白浩天没有沉默太久,一字一句说道。

师天成眉头皱起:“你凭什么?”

“凭我喜欢她,她也喜欢我。”

白浩天不卑不吭,师妙云的父亲出现,又直言要害,白浩天知道,自己已经避无可避,又想到师妙云已经不避讳彼此的关系,团六残酷警花地狱代表了师妙云已经有了决断,既如此,他作为一个男人,自然也不会畏畏缩缩。

师天成眼中一丝玩味:“就凭你两互相喜欢对方,你不觉得自己很幼稚,你觉得自己有资格配上她?”

不等白浩天回答,他又道:“我知道,你事使境五品入青云榜,创造了青云榜的入榜记录,想必你对自己的武道天赋很有信心,可我要告诉你,有些高度不是信心和天赋就能达到的,武道天才我见得多了,最终能够攀上巅峰的又有几人?”

张婉和戴饶是陈文的女人,不着急立刻去找她们,晚上肯定能住一块。

这次回帝都,陈文带着一个自找的小任务,就是收购唐瑾爸爸的那家国营冰棒厂。

折腾这事,陈文需要拉巫小柔的那个地产商爸爸巫向阳入伙。

照着巫向阳名片留的电话,陈文拨打通了他的大哥大。

巫向阳在他公司,让陈文直接过去。

打了一台面的,抵达向阳地产的大楼。

地处北三环,一幢三十几层的大楼。

楼门口大厅墙上挂着一大片的公司牌子,向阳地产是其中之一。

乘坐电梯来到正确楼层,莉雅的紧缚实验78号束艺出了电梯,看见左侧半边楼层是向阳地产的办公环境。

公司前台,坐着一个漂亮小姑娘,礼貌地询问陈文找谁。

陈文说:“我叫陈文,和你家巫向阳老板约好了,请帮我带个话。”

小姑娘立刻笑得更漂亮了:“我们老板刚才已经交待过了,陈先生您请跟我来。”

来到走廊尽头的一个门口,小姑娘敲门再推门。

而这时候在车里的陈兔,自然也知道周小昆开着大G在自己身后跟着呢,她只是觉得有点奇怪,这周小昆怎么敢开着车来学校了,难道不打算隐藏自己情况了?

那如果这样的话,以后的周小昆可能就会变成自己很讨厌的那种高调装逼的富二代类型吧?

不过她对这些已经无所谓了,反正跟周小昆已经没任何关系了。

车开出校门口后,刚好手机响了,是温朵打来的电话。

陈兔将车往旁边一停,一边看着周小昆开车出去,一边接听电话:“我开着车呢,有事就直接说啊!”

“姐,周小昆很有钱的,那辆大G是他的,我家饭店也是他买的,他把咱们都给骗了!还把我妈给炒鱿鱼了,这贱逼,好气人啊!”温朵气呼呼的说道。

“啊?啥时候的事?你又是怎么知道的?”陈兔很惊讶,她没想到温朵这么快就知道了。

“就今天下午,我跟我妈在饭店里说林叔叔的事呢,他直接开着车来了,让我看了看饭店转让合同,紧缚48号还有他委托周浩买饭店的委托合同,我刚刚已经给周浩打了电话了,周浩也承认了,周小昆说的都是真的,妈逼的,这周浩也是,之前怎么不早告诉我!”温朵这话说完后,好像意识到什么不对劲,突然分贝提高了很多:“不对不对,我咋感觉你这语气不对劲啊,你是不是知道这件事啊?”

因为不懂,所以本能地有点排斥。

陈文拿一千万入股娃哈哈,由唐四海替他持股,等于是陈文做甩手掌柜,他不需要去跟着宗庆厚折腾工厂,未来舒舒服服拿分红。

但是听巫向阳刚才的话,这个老汽车兵不打算亲自去杭城启动项目,那么项目只能是陈文自己去折腾,他陈文需要去公关那三个位置上的人。

这事就很讨厌了。

巫向阳微笑说道:“小陈啊,你是个好孩子,这个,啊,我听小柔说起,说你是最近很出名的音乐家,好些个挺好听的歌曲都是你写的。”

陈文笑了一下,心想,巫小柔可能天天在家里叨念他的名字。

灵堂距离门口只有十几米的距离,他们俩人却足足走了七八分钟。

等把骨灰盒摆放在凳子上时,苗苗和壮壮瘫坐在地上喘粗气,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流。

老爸伏在我耳边,低声说:“你可真会为难他们,不过看着解恨。”

我回应道:“不是我难为他们,而是赵二爷为难他们,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重头戏在后面呢!”

“什么重头戏?”老爸愣愣地看着我。

我拿起三炷香,递给壮壮:“来吧,给赵二爷上香,看看他老人家是什么意思。”

这句话我说的比较隐晦,导致壮壮和苗苗很不理解,歪着脑袋,像两只好奇的鼹鼠。

我催促道:“点香吧,别愣着了,这都是早晚的事。”

壮壮颤颤巍巍接过香,靠在蜡烛上点燃,然后笨拙地插入香炉。

“需要说点什么吗?”苗苗轻声问道。

我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紧盯着缓缓冒烟的长香。

围观群众们也停止了议论,大家将目光锁定在猩红的香头上。

2021-06-20

2021-0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