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同桌捡到我的遥控器,他的手在我裤子里作文

“呵呵!那是自然!这一切都是我们金龙王陛下的杰作,整个赤峰宫无数花草,都是陛下亲自弄来的呢!”带路的小队长不无得意地笑答道。

这些赤峰宫的海妖侍卫小队成员们,刚开始还对龙宫来人满怀敬畏之情,毕竟自己曾经是龙宫的下属,那种对龙族发自内心深处的敬畏心理根深蒂固!

不过,在一番闲聊下来,这会倒也是有说有笑了。

赤峰宫,主大殿背靠着原先主洞厅所在的山峰,殿门正对着一座洁白玉石铺设的广场,一条白色的玉石主道直通远处原赤峰洞府大门位置!

主大殿内,杜龙携白巾蒙面的夏青莲高坐于黄金宝座之上,底下左边坐着大量化神阶以上实力的赤峰宫高层,右边坐着各方使者代表!

当然,各方来驾势力的使者们,只有带队的一两个有身份者,方有资格在主大殿内落座,其它人全都安排在主殿外的广场之上就座!

距离赤峰宫建宫大典还有些日子,不过,按照惯例,建宫大典前的这段时间,宫中将会持续饮宴,直到建宫之日到来的那一天为止!

“哈哈哈,你就嘴硬吧!九妹,三哥打小看着你长大,只要你一撒谎,那脸就跟身上的鳞甲一样红!”三太子毫不留情地笑侃道。

“讨厌!上课同桌捡到我的遥控器三哥你坏死了!”红鳞当场羞恼不已地猛捶着三太子的肩膀娇嗔连连。

“哈哈哈。。。”

在这兄妹二人玩笑之间,他们这群来自于东海龙宫的使者团终于抵达了赤峰洞府,遥望着巨大能量罩下,那片花海的世界,兄妹二人包括数千龙宫禁卫军高手们,全都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

“哇哦!”龙女红鳞惊愕半晌,这才娇呼一声便飞扑向这个犹如海底花园一般的赤峰宫,女人一激动兴奋,哪会顾及其它,不远处就是赤峰宫东大门,她却硬是飞扑向那个像金色气泡一样的能量护罩。

“来者何人?!还不快快报上名来!”赤峰宫东大门口,一位达到化神阶实力的海妖大统领眼见一红甲女子不走正门,居然朝护宫大阵能量罩冲去,遂大声开口怒喝道。

“九妹!随我走正门进去再慢慢欣赏赤峰宫内的美景不迟!到了人家的地盘别失了应有的礼数!”三太子慌忙闪身上前拉住龙女红鳞,然后领着数千龙宫禁卫军一道向东大门飞去。

彭向明一下子差点儿被憋死——姑娘,这不单纯是快慢的问题呀,我这音准、节奏、韵律,都很牛逼的好不好?

不过无所谓了……

他坐直了,看着姑娘,说:“所以,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不是骗子!”

姑娘噗嗤一声笑出来,边笑边点头,“嗯。你不是骗子!仙女棒坐着使用示意图……哎呀,开玩笑嘛,我当然知道你不是骗子啊!”

“啊呀,你还主动跟我开玩笑了,有进步嘛!但是……”彭向明站起身来,走过去,双手抓住她肩膀,逼近了,看得姑娘既是不好意思,又是好奇,目光有些闪烁,他却认真地说:“我写歌,你唱歌,行吗?”

姑娘眼睛转了一转,点点头,“好呀!”

但是还没等彭向明高兴起来,她又忽然问:“你真会写歌啊?”

…………

“呶!写好了!”

“这就写好了?”

“对呀!”

“原来……这样就叫写歌呀!”

“只有我这样!看看,好好看看!”

“哼,竟然用我宗的万剑大阵淬炼肉身,真是不知死活。”剑老眉头发黑,一声冷哼。

轰轰轰!

随着他双手划动,一道神瀑般垂落的剑气化作一柄通天大剑,粗大如水缸,长达数十丈。

锵!

大剑破空,一下子劈裂了苍穹,光华刺目,堪比地仙一击的破灭力,迎头斩向叶天。

这是一记绝杀,速度快如闪电,如果是寻常人等,多半要饮恨了。

轰隆!

叶天挥动金色的拳头,一拳暴击九重天,摧枯拉朽,打得天穹颤栗,不仅那道粗大的剑芒爆碎了,就连绵密如雨下的滔滔剑芒都倒卷而回。

剑老的身形猛地一晃,险些栽倒,勃然大怒,道:“找死!星河九剑,给我斩!”

轰轰轰!

星河般浩瀚的剑雨中,突然九道粗大的剑光冲起,校草把摇控器调到最大每一道都比水缸还要粗大,仿佛可上抵九霄,下冲九幽。

天穹一下子就破灭了,像布匹一般被撕碎,九道粗大的剑光锐利无匹,立劈而出,带起漫天光辉,让日月星辰都摇颤。

但实际上,在听到鹰国这个名词时,江天逸就已经预感到了事情的不一般!

原因很简单,一提到鹰国。

不管是他,还是强兵,又或者是古武联盟,第一个想到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血魔联盟!

尤其在听了整个故事后,江天逸就更觉得这个阮卡和血魔联盟有关系了!

看了看手中的玉佩。

江天逸的心理有种感觉,阮卡去那个山洞的目的,应该并不是去寻找那只匕首,他真正的目的,很可能是这个玉佩。

因为他能隐约感觉到,这个玉佩绝不是表面这么简单!它的作用和价值,恐怕要远远超过那支匕首!甚至是任何东西!

其实这种感觉他昨天在山上的时候就有了。

只是今天在听到大姐的话后,这种感觉越发的强烈了!

“弟弟,你回来了怎么不进去?午饭做好了哦!我的遥控蝴蝶就没脱过”

这时候,沐紫滢从大门探出来一个小脑袋,调皮地说道。

听到她的声音之后,江天逸这才从思绪中回过神来。

“我知道你们觉着我是在忽悠你们。可……这事儿我有必要忽悠各位吗?若是能找到华济世,我肯定第一时间跟他联系,找他雇人。花多少钱我都愿意!!但我真的找不到 !!”

“黑熊,猎鹰怎么解释?这两人不是你从他手里雇佣的嘛?”朱林思路清晰提出质疑。

郑振长叹口气:“是~黑熊,猎鹰,人的确是我从华济世手里雇佣的。可不是我找的华济世,而是华济世主动联系的我!!”

“草!那你就没他的联系方式?”旭虎还是觉着郑振在信口开河。

“没有!我找他要了联系方式,但他没给。”郑振无奈。

“花了一个多亿,两个联络方式都没有……郑老大,我说你这撒谎能不能动动脑子,你真给我们当傻子吗?”也难怪旭虎会这般嘲讽,实在是郑振给出解释太扯淡。

郑振捋了把脸颊:“不管你信不信,事实就是如此,都这时候了,我有必要忽悠你们吗?华济世说,我们没必要联系,在我需要时他会出现的。”

“哼~这他妈叫什么屁话?你需要时他会出现?我信他个鬼!!郑老大,把蝴蝶遥控器开到最大你别告诉我,他这么说你就信了啊!!”旭虎面上戏虐之色更甚。

“是的,这一看就是把宝刀啊!”白云梦说道“只是这么一把宝刀为什么会被放在这个洞里?”

“不知道!”程可儿的脑袋像拨浪鼓似地摇了摇,“云梦姐,你说阮卡会不会是借着这次访问的机会,来这里寻宝啊!”

“有可能!”白云梦点了点头“不过我觉得不是借着访问的机会,而是拿访问当幌子,专门来这里找这个匕首的!”

“对!没错!”程可儿听后连忙双眼放光,“云梦姐我真佩服你,你从一开始就看出问题来了,没想到他们还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好啦不要拍马屁啦!”白云梦笑道,“你看他们又在干什么?”

阮卡他们在洞穴门口,仿佛并没有要走的意思。

而是在四处寻找着什么,不多时,仿佛是没有结果,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云梦姐,他们走了,我们怎么办啊!”

程可儿问道,不知不觉间,她竟然将决策权交给了白云梦!

“其实我们之所以藏在这里,也只是满足好奇心而已,反正他们做什么也不关我们的事!而且天也快黑了,我们也快点回去吧!”

2021-06-04

2021-0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