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的话对女朋友,对女孩子说的甜言蜜语

不知不觉间就已经到了傍晚,两人正在分吃一袋鱿鱼丝之际,突然听到门铃声!

“我去,老姐今天怎么这么快回来了?”陈江暗道。

他一把抱起多莉就传送回水晶球里。

“抱歉,老姐回来了,我下次再带你出来玩。”陈江对着嘟着小嘴的多莉说道,随即回到现实世界。

“来了,来了。”陈江叫道,他走过去开门。

陈诗黑着脸走进来,边说道:“这帮见色忘义的家伙,明明说好了决战到天明,一个个都被男朋友召唤走了!”

陈江笑道:“你要不爽,你也去找一个呗,你不一大堆备胎吗?”

“我才不要呢,男人都是大猪蹄子!还有你,你是咸鱼!”陈诗瞪着眼睛说道。

“这好端端的扯我干嘛……”陈江嘟囔道。

“你看看你这一桌的零食,你不是咸鱼是什么?”老姐说道。

陈江一脸黑线,只是有苦难言,这特么大多数是小萝莉吃的啊。

“啊啊啊啊,不行了,老娘要发泄!”陈诗抓狂道。

“这样的男的都可以找到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老姐得璐洋洋的左顾右盼,甜甜的话对女朋友陈江却是恨得牙痒,这货每次出门都喜欢来这么一出,收获无数艳羡的目光。

“怎么样,小老弟,是不是觉得很有成就感,你姐没给你丢人吧。”陈诗笑吟吟的说道。

陈江翻了翻白眼,说道:“那还真是谢谢你啊……”

“唉,每次跟你出门我的心情都会莫名变得舒畅起来,而且还少了猪蹄子的搭讪,真好。”老姐感叹道。

“哼,可惜我每次出门都莫名的烦躁,你就非得挽着我的手吗?”陈江不爽道。

“纳尼?我这双柔若无骨,如羊脂玉般光洁的手,挽着你,你居然还不满璐?小老弟,你知道你的多少男性同胞都是跪求一摸吗?”老姐神色夸张的调侃道。

“嗯,我只感受到你这像万里长城城墙一样厚的脸皮!”陈江没好气的吐槽道。

“唔!”话一出口,给女朋友最甜的情话陈江肚子就挨了一记右钩拳,快准狠,打得陈江肚子里一阵翻腾。

“老姐,要不吃完就回去吧,一会别看电影了。”陈江有点担心道。

“放心,老娘没醉,就是有点热而已。”陈诗脸蛋红红的,眼波流转,看上去十分妩媚。

“额,行吧,你自己把握……”陈江说道,老姐的酒量有多大他其实也不清陈,平时她都是跟她的姐妹们出去喝酒,自己也没参与过。

怎么说呢,刘淼此刻沉思了起来。这件事说白了不大不小,对他刘淼也没有造成什么损失。

甚至于,因为阻击对方的单子,三水人力社最近一段时间收获不小,还发展了好几个稳定客户过来了。

但是吧,我刘某人也是要面子的,老子这样原谅你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至于说斩草除根这样的说法是没有的,十句哄女人开心的话商业上面的事情,是不可能这么轻易斩草除根的。

并且,对方还在相关部门有关系,不做这一行转行也有可能起来的。

只要你不能弄死对方,对方就会翻身。

“雕啥雕,搞点茶盏不好吗?再出个曜变天目盏,我出巨款收购!”

“咦,这桌上摆着文房四宝,手艺人这是要练毛笔字吗?”

“嗯,十有八九,手艺杰要改行当书法杰了!”

“未必未必,也可以是画画啊,水墨画不行吗?”

“那就是要当画家杰了!”

“既然敢拿出来露一手,我敢肯定,主播肯定在此道沉浸多年,绝非寻常人可比的!”

“未必吧,这也要有天赋的好不好!”

“就是,我从幼儿园就沉浸写字,写了二十几年,还是写不出那啥笔锋来!”

“我也挺喜欢绘画的,美术老师也说我有天赋,可惜学习压力太大,根本没空好好画画,唉……”

“我还有电竞天赋呢,套路情话可惜爸妈不肯我玩,输在了起跑线上啊!”

……

很显然,新技能的开启,又引出了新话题,大家都很期待呢。

夏杰指了指桌上说道:“呵呵,大家显然已经看到桌上的东西了。”

本来今天就要交工的,因为下雪的问题拖了几天,不过上面的人在着急。”

闻言,刘淼给关小明倒了一杯茶放在他面前,想了想最后点头。

“这个没得问题,我来安排一下,两天时间,也就是后天下午我肯定让你来验收。”

关小明喝了一口茶,这个毛尖你别说还确实不错。

“那就好,就多谢三水你了。”

“谢个锤子,我们兄弟之间,说那些搞鸭儿哦?

对了老关,你今天过来不肯定就是为了这件事吧?

这种小事,你打个电话我们就行了,用不着这大雪天亲自过来找我吧?”

刘淼那也是一个人精啊,对方一说话他就猜到有事情。

开玩笑,这点小事值得他关小明亲自找过来?

呵呵哒,想多了吧,没这么悠闲的。甜到炸的小情话

所以,这会儿肯定有事情,可能是代表别人来,或者又是他自己有什么事情求自己。

所以,刘淼也就没必要和对方转圈子了,索性直接给他挑明了,也算是给对方一个面子。

“咕咚!”

青年一声哀嚎,登时半边身子酸麻的倒在了地上。

“我去你妈的!”旁边一个青年看见杨东动手了,手里钢刀上扬,对着他直接抡了过来。

“嘭!”

与此同时,罗汉的身影在杨东身边闪过,巨大的拳头带着惯性砸在青年的脑门上,一击将人放倒。

“不想死的!都他妈别乱动!”紧随其后的黄硕一声暴喝,端着手中的私改猎直指人群。

“刷!”

正对黄硕枪口的几个小青年,看见他手里那把锯短枪管的私改猎,纷纷愣住。

“嘭嘭!”

后面的腾翔跟刘占、二河看见对方的人不还手了,登时拎着钢管对着他们一顿猛砸:“妈了个B的!都别乱动!全给我抱头蹲下!”

“大河!小蔡!!听见了回个动静!!”黄硕用枪口指着人群,嗷的喊了一嗓子。

“小硕——”

前方卷帘门紧闭的维修车间那边,对女朋友说的暖心的话小蔡的声音陡然而起,但一嗓子只喊了一半就戛然而止,明显是被人打断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和刘淼的关系非常的不错,经常一起喝酒喝茶之类的。

刘淼的火锅店,关小明还专门来了几十个兄弟过去捧场的。

“哈哈哈三水,你的生意是越做越大啊。最近你刘三水的名头,真的是越来越响亮了。

我这个小人物,过来找你只怕都不合适了。”

关小明哈哈大笑的说道,并且直接走进人力社办公室。

“老关,你个瓜娃子,这是说的些啥子批话哦?

我刘某人,也就是混口饭吃,还不是有你们这些好兄弟关照啊?

行了,说这些搞个锤子,来来来我们烟儿要抽起,茶儿要喝起。”

说着,刘淼找出来一包天子香烟,放在了关小明的面前,意思就是让对方随便整。

并且,还拿出了一套茶具开始泡茶。几百块一盒的毛尖,也被刘淼找出来了。

“三水,我今天过来吧,情话最暖心短句第一个是问一下,我那个单子你帮我想办法安排一下。

我晓得这个天气,确实不适合干活。但是吧,我这边甲方催的急,想办法给兄弟我帮帮忙搞一下。

苏菲妍平日里白皙的脸庞,此刻布满汗珠,脸色有些潮红,像一个刚洗出来的红苹果,让人不禁想咬一口。

苏菲妍的病只有他自己知道,很早以前就有了,总是隔一段时间就浑身犹如万冲蚀骨一般的疼痛,就连他的老祖宗白前辈都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陆陆续续已经控制多年了,像一个魔咒一样诅咒着自己。

陈小天眼睛微微一动忽然发现事情的不对劲了,苏菲妍的这种病好像是另一种东西。

这种东西他在以前一本书上看到过,但是他不敢确定到底是不是这种东西。

“没事,没事,你出去吧,苏菲妍说话的声音都因为疼痛而颤抖。

陈小天站在原地没有动弹,但不能在自己女人需要他的时候而离开。

“如果你信我的话,我愿意试试,我可能会有办法。”陈小天目光真诚的看着苏菲妍。

陈小天一咬牙,一闭眼,两手轻轻的放在苏婉言的背上,入手一股柔嫩。

嗯哼……又是一阵轻微的喘息………

2021-10-07

2021-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