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叫陪两个外国人,被 经理安排给老外

高崎迈着步子走进公司里面,门口一个衣着高挑漂亮的前台,坐在电脑前面。

表情惶恐,仿佛正在看着什么难以置信的东西。

“唉?你什么时候来的?”高崎一眼就看见了长相不错的前台。

“这个妞,好像从来没有在我们公司见过。”立马开口问道。

“啊!高总……”漂亮,前台突然听见高崎一句,连忙抬起头来,却发现居然是高崎。

顿时吓了一跳。

表情慌张的连忙开口说道:“我……我是前几天才刚来的实习生!”

“实习生啊?哪里毕业的?”高崎上下打量着,饶有兴趣地问了一句:‘身材不错。’

“可以试一试。”

“我……读过什么书,就高中毕业。”

“高中毕业?”高崎皱了皱眉头,嘴上有些不满意的开口,说了一句。

“你这个学历进入我们公司,有些吃力啊!”

“不好好努力努力可没有办法在我们公司留下来。”高崎看似认真的说了一句。

“呵呵,二哥说的哪里话,怎么?不请弟弟进屋坐坐吗?”

傅友带着一脸奸笑,嘻嘻哈哈的冲眼前脸色阴翳的傅德开口询问道。

“有什么事情赶紧说。”

傅德冷冷的看着眼前一脸奸笑的傅友,要不是傅友是自己弟弟,经理叫陪两个外国人他早就把这个一脸小人模样的家伙给赶走了。

“二哥啊,你这脸色不好,是不是昨天晚上没睡好啊?”

傅友一边砸着嘴,一边皱着眉头,好奇的看着傅德有些显得发黑的脸。

“哼,不用你管,我要回去睡觉了,你赶紧走吧。”

傅德白了傅友一眼,随后冷着脸往后退了一步,伸手便要关门。

傅友就好像是看不出眉眼高低一般,他用手拦着傅德家的门,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傅德嚷嚷着,见傅德还是执意要赶自己走,傅友阴森着带着一点狠辣的表情,慌忙的开口:“二哥啊,你昨天晚上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弟弟我可能会帮你啊。”

女鬼一声不吭,只是挂着诡异的笑容露着半边身子在镜子外面冲着傅德笑,傅德真的想现在自己能够晕倒,这样至少自己不用面对这样的恐惧。

兀的,女鬼突然往前一冲,只有上半身的女鬼飞到傅德面前,在僵硬的傅德脸上吐了一口臭到人发晕的气。

傅德的眼睛缓缓闭合,老婆和客户去ktv被他第一次觉得失去意识是这么幸福的一件事。

“唔,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傅德猛的从沙发上站起,汗水已经打湿了他的外套,后背的冰冷以及极度的恐惧,叫他的身体微微颤抖,傅德左右寻找什么似得晃头,发现客厅里面什么都没有后,他看了一眼手表,已经半夜两点多了,原来他之前下班回家,由于身体太累,躺在沙发上睡着了,不过这个噩梦可真的是把他吓得不行。

傅德也顾不得洗澡,他扶着墙壁,身上就像是散架子一般,缓缓的走回卧室后,他蜷缩成一团,就这么哆哆嗦嗦的熬了一夜。

嘭嘭嘭,嘭嘭嘭~

“谁啊?”

大清早,傅德刚刚从昨天晚上那个真实到不能再真实的噩梦之中缓过劲来,刚刚有了一丝困意,就听见有人敲门,他虚弱的喊了一句。

可傅德却看到了另一种景象,镜子里的那个自己,居然在向后跑,而傅德扭头与之对视时,他的眼里居然放出来一抹幽怨的光随后就像是变戏法似得,镜子里面的那个傅德忽然扭曲,一个披头散发,舌头深得足足有三米长,舔着傅德的脸,两只眼睛只剩下两个黑窟窿的女鬼,诡异的出现在镜子里面!!

傅德看着镜子里面那个面目狰狞的女鬼,双腿就像是灌了铅一般,他瘫坐在地上一动都不能动。

“你……你……你是谁?你别过来,别过来。”

傅德坐到地上,一边用最后一点力气往后缓缓移动,经理安排陪2外国人一边摇晃着自己的脑袋,瞪着似乎要凸出来一般的眼睛,死死的看着眼前镜子里面,那个已经钻出来半边身子的可怖女鬼。

“咯咯咯~,咯咯咯~。”

女鬼将舌头伸到傅德跟前,粗糙的似乎带着倒勾般的舌头划着傅德的脸,冰冷带着粘液的舌头划过傅德的脸,傅德的心脏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上,他用眼角的余光瞄着在他脸上滑动的长舌头,猩红的鬼舌就好像是一根随时都能要了他性命的绞绳一般。

开篇一个巨大的标题!

瞬间出现在高崎的眼中,高崎瞳孔一缩,立马看见下方的一排小字。

“吃粉,强迫,故意伤人……”

有理有据,各种彩色图片,证据确凿,一篇报道上面居然有二十几个照片!

而且,这些照片的“男主角”无一不是自己,这些“女主角”他一眼就能够认得出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高崎瞳孔瞬间变得紧缩,脸上泛起不可思议的神色。

瞬间变得苍白。

一行行文字,一张张照片如同炮弹一般在他的心里狂轰乱炸,瞬间将他的心脏炸的粉碎!

“这些证据,这些照片!不可能!”

“这到底是谁拿到我的这些东西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高崎一瞬间变得惶恐不已。

这上面的每一个罪名单独的列出来都可以让他在监狱里面蹲上最少十年!

特别是“吃粉!”这么多的罪名打压下来,被经理叫不陪两个电站老总自己不会在监狱里面待上一辈子?

高崎顿时害怕起来。

心中一阵颤抖恐惧!

“嗯。”

几日之后蓝羲玄等人已经跑了很多的地方,虽然刘柔体内的那个死魂不能强行驱逐,但不代表其他的都不能,所以这段时间他们不断的奔走在各个城市,只要有些风声他们便会去看看,所以隐世家族的这些跟在蓝羲玄身边的人也都分成了几个小组各自去解决此事。

白幽若在这段时间努力的修炼下灵力也增长了很多,但是如果说进阶那是不可能的,她不知道自己还要多久才能够进阶,但是也知道急事没有用的,唯有努力修炼,才能离下次进阶更进一步。

她的变化殷焕左宁也都看在眼中,因为上次他们也是一起去了冥界所以蓝羲玄并未隐瞒他们二人,对于这样的事情二人也感到很无奈,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是因为小嫂子冥界的入口才打开,可是他们看到白幽若这么没日没夜的修炼也都很心疼,毕竟她也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孩子,她现在正是爱玩的年龄,可是谁见过这样的十七岁孩子,身上突然背负了这么多人的人身安全,她的压力有多大即使不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他们也能够感同身受。

果子这段时间叹气的次数已经达到了巅峰,电站老总叫我陪老外他觉得这几日他将这辈子的气都叹了出去,虽然他的一辈子很长很久,久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会不会死,可是他如今就是有这样一种感悟,看着白幽若,不自觉得就会叹气出声。

“啊,二哥,是我,傅友。”

门外一声略尖的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傅德闻言,起身透过猫眼往外面开瞄:这家伙来干什么?傅德对自己这个奸诈的四弟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从小两个人就不对付,奸诈的老四总是各种阴傅德,而且最近傅德听说这家伙旗下的财产全都亏损,自己碍于情面,没有将他的事情告诉老爷子。

傅德缓缓的打开了门,一夜没睡他有一些脱相,傅德看着眼前的傅友,神色有些不悦的开口问道:“你来做什么?”

傅友见傅德有些不悦,他也不见外,傅友尖嘴猴腮的模样真心叫人提不起好感:“哎呦,二哥,看你说的,你这不当上咱们傅家的家主了嘛,当弟弟的能不来祝贺祝贺你吗?”

“哼,黄鼠狼给鸡拜年,你不是巴不得我当不上这个家主?”

傅德抱着胳膊靠着门框,面色不悦的看着傅友,傅友以前可没少坑了自己,当初去五台山也是被逼无奈,也全都是拜这个小人所赐,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傅德可是真的不想和傅友有什么来往。

2021-06-04

2021-0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