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我这样要你么吗,喜欢我这样撞你吗

“霍思国这个名字……好久没听到过,好久了……你是他的后辈?”看着廉歌,老太太沉默了下后,出声问道。

“不是。”廉歌看着老太太,摇了摇头。

老太太闻言,沉默着点了点头,也没再继续追问,

而是沉默了后,看向廉歌,张了张嘴,有些欲言又止,

“……他现在怎么样?”

闻言,廉歌看了眼老太太,微微摇了摇头,

“不是太好。”

“……也是,我们都这么大岁数了,算起来他应该九十二,我也八十九了,这两年,我也是一身的老毛病……”

说着说着,老太太又渐渐沉默下来。

廉歌看了眼老太太,也不着急,等待着,

屋子里,骤然安静下来。

……

“咔嚓……”

就在这时候,窸窣的声音从客厅门外传来,似乎是有人正用钥匙开着门,

紧接着,门打开,一位提着挎包,约莫三十岁左右的女人从门外走来,喜欢我这样要你么吗

“……罗莎!”娜里亚的眼睛亮起来,“还有赛斯亚纳……他们在一起呀!”

“嗯。”尼亚说,“基茨山脉的最高峰塌了一半……你们都知道是什么时候啦。虽然不知道跟他们有没有关系,但他们靠近过那里,山塌了之后才去找的矮人……可惜我的‘眼睛’,进不了矮人的矿坑。听说那些矮人们像发了疯,生意也不做啦,到处乱挖,也不知道在找什么……但他们把自己的洞看守得比从前还要严,几乎连只兔子都不给靠近。”

娜里亚刚刚放下去一点的心又提了起来。

“那边的矮人……”她想起来,“诺威不是他们的朋友吗?他们应该……”

那群矮人,会相信他们的朋友变成了一只猫鼬吗?——似乎,有点难。

“有罗莎在呢。”埃德只好安慰她。

娜里亚怅然笑了笑。罗莎当然是可靠的,可……他们离她那么远,在他们需要的时候,她一点儿忙也帮不上……

而且,她并不能扔下一切找过去。

她选择了更重要的。她选择了她能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力量的方式。可这会儿,她却后悔起这份理智……她该在泰丝留下那封信离开的时候就追上去,陪在她身边,就像他们也曾不离不弃地陪着她。

不过余飞发现了一件更有趣的事情,对方光顾着针对自己了,却没发现,在他的屁股后面一条蟒蛇也盯上了他。

这里的边上就是热带雨林,孕育了无数的动物,可以要人命的动物也不少,宝贝 原来你喜欢吃它大型的动物也多,这里的巨蟒好像被叫做蚺。

这种蟒蛇和国内的不同,叫缅甸岩蟒,又叫双带蚺,蚺就是蟒蛇之中的大哥大,体型够大才有资格用一个蚺字称呼。

连环境都没观察清楚,既然就敢钻进那里当自己的狙击阵地,就算他是经验丰富的狙击手,这一丝一毫的疏忽,也即将可能要了他的命。

余飞干脆盘膝往地上一坐,一只手贴着地面观察对方和那条巨蚺,一边点起了一根烟,只不过吐烟的时候,都将烟吹的远远地,免得对方借此锁定自己的位置。

对方以为吃定了余飞,余飞却抽着烟等着看戏,两个人都觉得自己是最后的赢家。

那条双带蚺一点点的靠近猫眼,眼神冰冷的看着眼前的猎物,巨大的身躯移动的时候,竟然都没有多少动静,也没有惊动猫眼。

“喂!林嫣红,你说漏嘴了,赶紧将消息给撤回,万一被赵雅丽看到…”

“看到就看到,难道我林嫣红还怕了她赵雅丽不成?我倒要看看她进了男厕所后,肖家少爷还会不会喜欢她,哼哼!”

“不仅肖家大少不会再喜欢她,我估计赵老爷子,也会被她给活活气死,哈哈…”

“我们这样做,真的没问题吗?万一赵家要,报复我们的家族怎么办?我们的长辈会不会怪罪下来?宝贝车我们还没试过”

“王琳,你就别瞎担心了,赵家被屠龙别苑针对,现在是自身难保,哪还有闲心管一个小丫头?

而且我们的家族早就有了,投靠屠龙别苑的意向,这一次我们设计与赵雅丽对赌,一旦成功,这将是对赵家的一次有力打击。

家族不但不会怪罪我们,或许还能得到大量奖赏呢,最少我们今后在学校的生活费,肯定会翻倍。”

“我支持林嫣红!”

“我也支持!”

“支持+1”

……

赵雅丽看着这些聊天记录,气得浑身颤抖,手机险些摔到了地上,没想到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次对赌,竟是林嫣红设计的一个圈套!

所以这时候他特别着急走,干脆又按了几下喇叭,因为喇叭的声音很大,在车头的人根本就受不了,这时候全散开了,接着周小昆就发动了车,大G也发出了轰隆隆的引擎声。

这时候仍旧有一些人还堵在车头不远处,周小昆不方便加油开走,随后他挂了空挡,直接深踩了一脚油门,大G的引擎声直接怒吼了一声,远处的人吓得全躲开了,这时候周小昆才赶紧挂了前进挡,一脚油门弹了出去,在众人震惊羡慕的眼神中,低吼着走了。

而这时候的女记者,还给旁边的同事说:“这是个典型,咱们尽量去采访他吧,我觉得他还是有代表性的,跟一般人眼中的富二代差不多!”

“可人家不接受咱们采访啊!”

“没事,多试几次!”

……

因为这时候是放学时间,原来你喜欢这个姿势校园里的人还是比较多的,周小昆但凡是路过的地方,都会有人惊呼或者拿出手机拍照,当然了,也不乏一些认识周小昆的人,还会很惊讶的跟旁边的人议论:“这不是那个彩票男吗?陈兔的前对象?”

我托人打听,打听的人说,他在得部队早已经撤回了国内……但是他没回来……还说,他所在部队,在战争最后的时候,受到了重创,回国的人……很少……开始的时候,我不愿意相信,每天就到约定好的地方去等他,我觉得他会回来,只要他回来了,肯定就会来这儿。”

“霍老先生在战争最末期受了重伤,一直在新罗养伤,到了伤好之后,才和其他部队一起撤回了国内。”廉歌看了眼老太太,出声说道。

老太太闻言,重新陷入沉默,

“……再后来,我家搬了家,我还是天天到那里等……每天从白天到夜里,就那么一天天等着,时间也一天天慢慢过着……慢慢地,我开始死心了。

觉得他不会回来,就像是我在野战医院时候,我看到的那些人一样……”

老太太看着前侧,回忆着,说着,

“……再后来,经人介绍,我和现在的老伴结了婚,虽然过得磕磕绊绊,好想弄坏你又叫但也就那样过了……”

顿了顿,老太太继续说道,

“从结了婚以后,我开始害怕去那……即便有事情从那路过,也要绕开。再往后,我们搬到了城这边……”

说着,老太太重新沉默下来,没再说话。

廉歌看了眼老太太,转过视线,看着那电视柜旁的照片,语气平静地再次问道,

“那老太太,你还想见见他吗?”

闻言,老太太沉默着,浑浊着的视线望着前侧,出神着,

“……去见见吧,还是去见见吧。”

许久,老太太才转过视线,低声呢喃着,重复着说句,

撑着腿,老太太重新站起了身,

“……您稍微等下,我去换身衣服……”

说着,老太太便要转过身,朝着卧室走去,但脚步才挪动两步,老太太又顿住了动作,摇了摇头,

“……算了,就这样去吧。”

“……小沁,我出去一趟。”朝着卧室方向,老太太喊了声,

猫眼还在庆幸自己的机智,轻松解决了双带蚺,可是笑容下一刻就僵硬在了脸上,因为他的脑袋,被一个枪口顶住了。

猫眼缓缓的举起了手,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异动,眼睛死死的瞪着双带蚺的尸体,恨不得将这个尸体千刀万剐,心想要不是这个东西坏事,那就是自己用枪口指着余飞的尸体了。

余飞在猫眼转身对付双带蚺的时候,就知道机会来了,慢悠悠的走过来,本以为自己要充当救世主的角色,没想到猫眼竟然轻松解决了双带蚺,的确非常的优秀。

可惜这已经是猫眼最后的辉煌了,他的枪还在身后的地面面上,余飞的枪口已经指向了猫眼的脑袋。

“哟,运气这么好,送上门来了。”

2021-06-04

2021-0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