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吃完饭 压马路,相亲对象吃完饭就走

那么,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了——他想继续去完成那个仪式,获得更强大的力量,再来对付杨天。

这种情况下,最明智的方法当然是直接追上去杀了奥德里奇,彻底断绝豺族反打的希望。

可是……眼下,这个选项可不能直接选。

因为,阿道夫和这些实力至少有气劲的豺族中年都还在这儿呢。

他们对杨天的确是没什么威胁,但若是杨天现在冲过去追奥德里奇,Lilis可就危险了。而如果抱着Lilis去的话……由于怀中的Lilis太过娇弱,杨天动起手来不但会束手束脚,还要时刻注意不让战斗的余波伤害到她,那可就太影响战斗力了,而且对Lilis来说也非常

的危险,一不小心可能就丧命了。

所以……

还是得先解决掉眼前这些人啊。

杨天扫了一眼阿道夫和这些瑟瑟发抖的中年人,相亲吃完饭 压马路道:“就凭你们,也想拦住我?呵呵。”

说完,他便冲了上去,瞬间来到阿道夫面前,抬手便是朴实无华的一拳。

“回市区?”祁东斯和纪霖渊探过身子,望向刘辰的手机,屏幕上的信号位置正缓慢地朝着市区方向移动着。

祁东斯皱着眉头问道:“现在怎么办,直接半路拦截吗?”

刘辰目光紧盯着前方,想了片刻后说道:“我们暂时还不确定李芷芫是不是在这里面,如果让他们来到市区后发现李芷芫不在,那就会给寻找李芷芫增加难度,所以我们必须将他们拦截在望竹。”

刘辰立刻加快了速度,必须赶在那人离开望竹之前就要拦住,车子从之前的穿梭变成了呼啸,只要确保安全,根本不在乎违章,在一处转弯漂移时把后座的纪霖渊给吓了一跳。

如果在平时刘辰肯定会降下速来,但他看到祁东斯和纪霖渊目光紧盯着前方,大家的眼里都只有望竹,这给了刘辰更大的信心。

车子比预计快了十分钟到达了望竹,此时手机上的信号也即将从望竹出来。

今天陈江做了十个菜,前后不过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吃完饭相亲女退钱给我其中还不乏象拔蚌刺身,芝士焗龙虾这种耗时耗工的菜式,这简直就是bug一样的手速!

“老陈啊,你们两个以后等着享清福就是了,陈江现在可真是太能干了。”孙胖子也喝了一口白酒,叹道。

“嘿嘿,一样一样。”陈天雄笑道。

“哪一样了,孙璐可没陈江那么能干,笨手笨脚的。”孙胖子摇头道。

陈天雄碰了碰孙胖子的杯,颇有深璐的笑道:“我的儿子那就是你的儿子,你的女儿就是我的女儿,不一样吗?”

孙胖子顿时秒懂,也哈哈大笑道:“哈哈,说得好,借你吉言,来,来,喝起来。”

陈江老妈和孙璐妈都是各自白了丈夫一眼,示璐两人不要多话,孙璐则是不明所以,蒙头扫荡着桌上的菜,陈诗则笑嘻嘻的捅了捅陈江,陈江也只好呵呵干笑两句。

他不由的又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脸上又是红了红。

“不过啊,孙璐今年真的是大变身,虽然以前胖胖的也很可爱,可今年完全变成大美女了啊!”陈天雄夸道。相亲吃饭女的主动付钱

他们一个个目光阴狠。

显然是真打算杀人的。

如果小火玉反抗,他们就会动手。

踏!

小火玉也是做好了战斗准备。

她是信奉夏天的人,一个死战之人,她可不会投降,不会放弃抵抗:“夏天在这种时候,绝对是誓死拼杀,而不会束手就擒!!!”

“就知道你不老实,还敢去调查夏天的消息!!”那五个人的面色彻底的冷了下来,他们对小火玉动手,主要就是因为小火玉想要调查夏天的消息,这种事情是他们所不能允许的。

杀!

五人直接向前杀去。

小火玉也跟着上前杀去,不过就在这时,她的耳边出现了一句话:“别反抗!!”

不知道为什么。

她竟然相信了这句话。

随后。

她真的放弃了抵抗,相亲男看上你的暗示在这种情况下,放弃抵挡和送死是没有什么区别的,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疯狂的举动,但既然已经做了,她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老弟啊,老姐下半辈子就靠你了啊,加油!”陈诗调侃道。

“陈诗!你也要努力,你的条件可不比弟弟差,你要拿出做姐姐的样子。”老妈又教训道。

“是,是。”陈诗赶紧答应道。

“说吧,今天要去哪吃饭,老爸我请!”陈天雄高兴道。

“老爸,不用出去吃,去菜市场买点好菜,让陈江弄,他弄得比外面的好吃多了。”陈诗说道。

“啊?!不会吧,陈江你最近是咋回事?啥时候又学了一手做菜?”陈天雄喜道。

“哼,哥的天赋岂是尔等能够理解的。”陈江傲娇道。

“怎么样,行不行?行,我们现在就去市场,搞点好菜,再搞点酒,晚上叫孙胖子一家过来吃饭,我们几个好好嗨起来!相亲男吃过饭后不联系嘿嘿,好久没跟他喝酒了。”陈天雄已经摩拳擦掌了。

“包在哥身上,保证完成任务。”陈江笑道。

“哈哈,好,走你!”陈天雄开怀大笑道。

老妈也不禁摇头苦笑,这父子俩根本就不像是父子,倒像是哥们……

而不是他凭着个人实力,拿下了这个冠军。

反过来他还要欠下一份人情!

这样的一个结果,不仅不利于方寒入驻方氏集团以及进行管理,还会因为这个欠下的人情,担心会不会出现了不好的事情!

所以说,以其是叔伯们打算跟他进行对赌协议,不如说是他们还看轻了方寒,没有摆正了自己的位置。

依旧认为方寒拿出一千万元,就要购买方氏集团百分之八十的股份是他们吃亏。

看破里面的弯弯绕绕,方寒却没有直接说破。

至于让他打赌就更不用想了。

以其现在将心思放在,纵然到手依旧无法掌控的方氏集团,还不如放在广武举办的比武大赛,从中先获取最大的利益。

吃完了午餐,方寒见这些叔伯还没有答应,相亲女每次吃完饭就回家了心知不用继续等了。

打了招呼之后,便是前往了前台结账。

等到了方寒带着周楠一起离开,五个方氏集团目前的股东,依旧在包厢里眉头紧锁着,好半晌,张不凡才开口说道:“我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不答应对赌协议?”

哪怕是如此简单的一拳,阿道夫依旧是如临大敌,见躲闪不及,便立马架起双手,全力抵挡。

“嘭!——”

阿道夫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被杨天直接轰飞了。

下一秒,他还没来得及落地,杨天就又闪现在了凌空的他的侧边,一记猛力地肘击往他砸去。

阿道夫这次都来不及架手格挡了,只能微微扭身,用右手手臂稍微抵挡一下。

“嘭!——”

阿道夫遭受重击,瞬间下落,如彗星一般砸在坚硬的地板上,相亲中午吃饭后竟是把地板砸出一个深深的大坑来,然后吐出一口鲜血来,已然受了重伤。

他的脸上都更多了一份震惊——他没想到,自己一个人面对杨天,就会像这样毫无还手之力。事实上本来就是如此——刚刚他和奥德里奇一起对抗杨天的时候,主要也是靠实力更强大的奥德里奇正面抵抗杨天,而他从旁呼应,才勉强能打一打,不被直接碾压。现

在,奥德里奇这个比较强的人都走了,他一个普通化境强者,又拿什么来扛住杨天呢?

李不群温文尔雅的脸上也浮现凝重之色,说道:“他的实力,已经不逊色于海哥了!”

“什么不逊色,海哥在他这个年纪时,可没有他这样的实力,果然虎父无犬子啊!”叶达摇了摇头,发出了唏嘘感叹的声音,说道。

杨凌和风判官也连连点头,赞同了叶达的话。

张不凡不满的说道:“我问你们话呢!”

微微一顿,杨凌看了看其他人,才开口说道:“不答应,无非就是他的实力不足,没有胆气,又或者这点利益,他觉得不够!”

“不够?”

张不凡皱眉说道:“条件是他提出来的,怎么刚转眼就觉得不够,不不不,不可能是这个,你再想想,有没有其他的可能?”

李不群笑呵呵的说道:“兴许是小心谨慎,担心被绕进去了。”

“你是说,小寒对我们有戒心?”

张不凡刚皱眉说着,又眉头舒展开来,点了点头,说道:“是有这个可能,海哥刚走,我们就逼迫他交出方氏集团的股份,他有这个提防也是在情理之中。这么说来,他依旧对自己很自信,只是不愿意签下对赌协议!”

2021-10-07

2021-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