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象一见面就想做,和对象一起洗澡必做

偷天都夏天竖起了大拇指:“老大,您这招太狠了。”

“他们不是普通人,头顶上可是顶着华夏最强特种部队称号的人,如果坚持不下来的人,那他们就配不上这个称号,龙组是我父亲当年的部队,我不希望他变成一滩烂泥,通天外洞马上就要开启了,我给你准备了一些丹药,你也不要放松警惕。”夏天有扔给了偷天一瓶丹药。

“恩!”偷天点了点头。

夏天交代好了一切之后就找地方去研究剑法去了,他现在白天研究八卦步,希望八卦步更近一层,下午和晚上研究剑法,虽然他的剑法只是瞎捉摸,但是也能起到一些作用。

灵犀一指第二重有很多种变化,夏天已经研究了很久,但是始终无法开启第三层的变化,所以他打算先放弃对灵犀一指的研究。

直接去研究剑法。

这一天龙组的那些成员就差点累傻了,对象一见面就想做就在他们认为训练就要结束的时候,偷天却要求他们谁也不能脱掉身上的负重,而且还要跟他先学习一些基本手法。

就在他们要抗议的时候,偷天十分人道的让他们先吃口饭,还给他们一人准备了一杯水,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非要看着他们把水全都喝光。

门口的几个壮汉拦住了我们,要搜我们的身,说是这里的规矩。

一个度假山庄,哪来的这样的规矩?

我瞥了姜仁一眼,说道:“他们不认识你?”

姜仁耸肩道:“也有可能是故意的,我这个私生子在家里的地位一直不高,某些人养的狗都敢冲我乱叫唤!”

话音落,姜仁出手了,闪电一脚把准备摸他身上的一个壮汉踹飞了出去。同时抓住了另一个壮汉的手,猛地一掰,清脆的骨骼断裂声传出。

那个手指骨骨折的壮汉闷哼了一声,竟然没有惨叫哀嚎,另一只手摸向腰间,一柄匕首瞬间出手朝着姜仁暴刺。情人见面一定要做吗

这样的狠辣快速反应,绝对不是普通的保安能够拥有的。

我这边准备搜我身的壮汉也是一手摸向腰间,一手朝我探来,很是警惕的样子。

正在我想着要不要下重手的时候,一道厉喝传来。

“住手!”

山庄门口出现了一个国字脸的中年男人,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真的?”

姜仁叹声说道:“看样子今晚我的成功率又得降低点了!”

“骗你的!”

我随口说道:“你面相没有什么不好的征兆,和你在一起呆着,我应该也不会有多大的问题才是!不过,这正是不对劲的地方……”

今晚的鸿门宴,按理说应该很凶险才对,姜仁面相上却没有丝毫的不祥征兆,我也没有感受到什么危机感,情况有点不对头啊!

事出反常必有妖!

“现在走还来得及吗?”我问了一句。

姜仁瞥了我一眼,推开车门下车,说道:“你怕了?”

我无奈跟着下车,说道:“不是怕,主要是担心你今晚会栽在这里!”

“这个就不用你担心了,你觉得我现在活着能比死了舒服多少?”

姜仁长舒一口气,微笑道:“死了也算是解脱了,异地恋见面了就一直做下辈子千万别托生在这样的家族中了,活的太累了!”

不等我回应,姜仁直接拽着我朝着度假山庄门口走去。

实际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他们继续这么下去,支护变成第二个隐门。

隐门内的高手可以说是非常多的,但是隐门已经习惯安于现状了,所以他们除了欺负实力低的人之外,没有其他的本事了。

一旦遇到真正的高手,那他们就会死的很惨。

否则夏天也不可能以一个人之力差点平了山云宗整个宗门。

其实现在大部分的华夏高手也都是如此,华夏的国防力量很强,所以他们就感觉这里是一个安乐窝,时间一长他们的作战能力正在渐渐的消失。

岛国这一点就要比华夏做的好了,他们国家的那些高手常年在外面四处搞破坏,所以他们的那些高手作战能力都是非常强的。跟情人怎么也要不够

岛国的那些本事都是从华夏偷学过去的,但是他们却懂得加以研发,让那些本事变得更加厉害,但是华夏的那些高手就不一样了,他们传授给弟子本事的时候习惯留一手,每一代都留一手,渐渐的本事越来越稀松。

而且拼起命来的时候,岛国的人拥有信仰,他们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战斗,这就是岛国的武士道精神,夏天要让这帮龙组的人员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战斗。

他们的战斗并不是为了自己以后有吹嘘的本钱,而是为了保家卫国,守护自己该守护的人。

第二天一早,夏天去了图书馆,图书馆里依然是那么多的人。

下午的时候,他直接到了烤鸭店。

杨顶天的心里,竟充满了惶恐!

堂堂中州豪门杨家的家主,竟然会对一个小女孩内心惶恐?

如果这件事情被其他人知道了。

肯定会引起整个中州的大地震!

而杨盼盼看着杨顶天祈求的眼神。

也不知道是因为血缘关系的感应,还是什么原因。

她想了想,轻声道。

“爷爷!”

轰!

一瞬间。

杨顶天整个人如遭雷击。

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婚外情是睡出来的感情

片刻。

他就已泪流满面!

“老天爷啊!我的孙女,终于叫我爷爷了!”

杨顶天站起来,忍不住仰天长啸。

一旁的福伯看到这里,也不禁老泪纵横。

“老爷,恭喜您!恭喜您啊!”

福伯喜极而泣。

不断用衣袖擦拭眼角的泪水。

就这样。

“欠你们的钱虽然还上了,但我这里有王洋的消息,你想不想知道?”

电话那头愣了两秒后,刀疤男赶紧道:“想!当然想啊!当初要不是那臭小子!我们怎么可能不长眼的惹到您头上呢?”

“玄哥,您快把那小子的消息告诉我,我现在就带兄弟们去收拾他!等把他身上的钱都拿回来后,一定把玄哥您的钱一分不少的原数奉还。”

是的,刀疤男在听到有王洋的消息后,简直迫不及待想要知道。

当初,就是因为王洋贷款后跑路了,才导致刀疤脸找到计玄,异地见面就疯狂要彼此然后又惹出了后面一系列的麻烦。

那天在计野家里,刀疤男和他的小弟们,真是把自己的牙都打掉了两颗,嘴也肿了一个星期,半个月后才能重新说清楚话。

讨债讨成这幅德行,刀疤男他们一伙还是头一次,可是知道了计玄的身份不俗后,他们憋着一肚子的火,又无处可撒。

现在总算是有了王洋的消息,怎么可能放过呢,自然要把积攒的怒火,全部转到王洋身上!

计玄再次稍作犹豫后,还是说了;“那你们可能要出个远门了,他如今在沪上市这边,应该就是浦东区这块。”

左慈典也没将这当做一回事,对他来说,对医院和医生来说,这都属于日常罢了。

张安民就在ICU里跑前跑后的忙活着。

单以肝胆外科的名义,他是进不来重症监护室的。ICU的科室不大,那也是辅助科室,不可能让肝胆外科的人随便就给占了位置,玩了病人。

不过,有凌然说话,情况就略有不同了。

实际上,异地恋一见面就做正常吗凌然根本不用说话,给一个批示出去,ICU的医生护士就不再拦着张安民了。

这种待遇,也让张安民莫名的舒爽。

跟着ICU的医生转悠了两圈,看着病人王钟的呼吸平稳,心律等指标基本正常,张安民才从重症监护室里出来。

“小张,手术做的挺顺利的?”贺远征似乎也是来看ICU的病人的,一副偶遇的样子。

张安民却是知道,贺远征从来都是不来ICU的。

作为肝胆外科的科室主任,贺远征的权力再小,带的人再少,人家依旧是大主任。自己科室的工作都有茫茫多,平日里还要去飞刀,怎么可能来ICU里掺合。

“不是吗?”

没想到,王鸿运还能够振振有词的说道:“你是我女朋友,却一直都不帮我,还把方寒那个没有卵蛋的家伙,形容的那么好,他就是没有卵蛋,连父亲被人打死的仇恨都能够忍得住,还把家业给败光了。”

说到了这里,王鸿运就义愤填膺的说道:“这个世界真是不公平,一个富二代就算是家境破落了,还能够翻身的资本,普通人遇到这种情况,不负债就算是不错了,可是那个家伙居然还能够悠哉悠哉的开始习武……”

王楠没想到王鸿运是这样看方寒的,她也听说了方寒的情况,方寒能够有习武的机会,还是他及早的撤了股份,换了钱,才有这么一个机会。

另外一点就是,王鸿运觉得方寒有钱很不公平,他怎么不想想方氏集团是几辈子累积的财富,父辈几代积累的财富,凭什么就要跟普通人一样万劫不复。

倘若方寒不撤出方氏集团,也许就真的跟王鸿运所说的那样万劫不复了。

方寒为什么没有报仇。

周楠也不是很清楚,至少她认为王鸿运的评价,有些不可理喻。

“我怎么不帮你了?”周楠生气的问道。

“你还帮我,整天就夸那个方寒,我看你就是见他长得帅,想要红杏出墙了。”

2021-10-07

2021-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