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累了想分手,男朋友想分手怎么挽留

“啊,二哥,是我,傅友。”

门外一声略尖的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傅德闻言,起身透过猫眼往外面开瞄:这家伙来干什么?傅德对自己这个奸诈的四弟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从小两个人就不对付,奸诈的老四总是各种阴傅德,而且最近傅德听说这家伙旗下的财产全都亏损,自己碍于情面,没有将他的事情告诉老爷子。

傅德缓缓的打开了门,一夜没睡他有一些脱相,傅德看着眼前的傅友,神色有些不悦的开口问道:“你来做什么?”

傅友见傅德有些不悦,他也不见外,傅友尖嘴猴腮的模样真心叫人提不起好感:“哎呦,二哥,看你说的,你这不当上咱们傅家的家主了嘛,当弟弟的能不来祝贺祝贺你吗?”

“哼,黄鼠狼给鸡拜年,你不是巴不得我当不上这个家主?男友累了想分手”

傅德抱着胳膊靠着门框,面色不悦的看着傅友,傅友以前可没少坑了自己,当初去五台山也是被逼无奈,也全都是拜这个小人所赐,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傅德可是真的不想和傅友有什么来往。

这就是为什么大势力之人,会允许那些小势力跟着他们一起寻宝的原因,一旦出现了极端危险,那么,这些小势力之人,就是最好的垫脚石。

所以,在这个宇宙江湖中,孱弱就是最为悲哀的事情,唯有强大,才是真理!

“轰隆隆!”

突然,雷鸣之音再次降临,这次,让很多修士心惊胆战,几乎无法动作。

因为这些雷鸣之音中,蕴含着的可是太古神魔的怒吼,那种震撼人心的感觉,让众人陷入极端的不安中。

“这,这是什么啊!”

很多修士纷纷后退,不敢前行。

“诸位,如果不继续前行,可能这里就是我们的葬身之地,你们都看到天空中的雷云了,那其中蕴含神魔法则,随便演化一个神明或者是魔战士下来,你们都要死!”

此刻,天河老人站出来,对着众人说道。男朋友说分手怎么挽回

他的脸上露出严肃之色,同时,语气很强硬,似乎是对那些小势力之人的威胁。

那些人此刻进退两难,他们也想要得到宝物。

但是,他们也很清楚,一般来讲,他们得到的宝物肯定不是最好的,相比较于那些大势力之人的“酒足饭饱”,他们得到的结果,往往就是“残羹冷炙”。

“唉,拼了,说不定我们可以让神兵认主呢?”

“好吧,反正现在下山,可能也没有好结果。”

“那就冲吧!”

最终,在大势力之人的威逼利诱,和环境的强大压力下,众人还是要继续前行。

这段时间,叶凡一直都在感应峰顶之上的情况,但是,就算是他的感应力惊人,依旧无法感应到神魔刀兵的确切位置。

“轰隆隆!”

天空中的雷鸣变得越加强烈,甚至,周围的刀兵再次开始颤抖,这是叶凡之前经历过的事情,可是这次,刀兵中发出了悲鸣。

一般人根本无法听到这些悲鸣,只有对刀兵有极强的感应能力,男朋友提出分手说累了或者是法则修为很高之人才能够听到。

“我若说不行,你会让我离开吗?”

二人来到一家奶茶店,“那日你与幽若说了什么?”单刀直入没有半点拖泥带水或者是先缓解下气氛。

“没什么,一些实话而已。”

“实话是什么?”

“你一直问就是说她没有跟你说,那我是告诉你,还是不告诉你呢?”

蓝羲玄一遇到白幽若的事情便会失去理智,他看着刘柔“趁我还能好好坐在这里跟你说话的时候,你最好想清楚了在跟我说话,我可不会受你任何的威胁,而且,你如果真的活够了,我也可以成全你,你对我这人不了解所以我可以理解你不知者不畏,但不代表我会因为你的无知而放过你的愚蠢的行为。”

刘柔一愣,而在她愣住的同时众人看不到的一把火烧在了刘柔身上,可是表面上她依旧好好端端的坐在椅子上,但是她的身外却已经出现了一个被黑雾笼罩住的死魂。

死魂跟本就没有想到蓝羲玄说出手就出手,她害怕的看着蓝羲玄“你想清楚了吗?男朋友觉得累了想分手说还是不说。”

死魂再次坐下与刘柔的身体重叠,她惊魂未定的连抬头看蓝羲玄的勇气都没有,她是真的惧怕了,“我只是说出实话,我们会出现在这里,都是因为冥界入口被打开了,因为迟迟不能将她带回来,所以冥界的入口即使被冥主暂时性的封住,封印也很薄弱,根本挡不住我们这些强大的死魂。”

韩三千没有说话,而是直视着陆勋,他现在动不了,否者的话,他会亲手杀了陆勋。

对苏迎夏有歪念头的人,只有死的下场。

这块逆鳞,哪怕是天王老子来了也触碰不得。

见韩三千不说话,陆峰继续说道:“我给你三分之二。”

“你认为我在乎钱吗?”韩三千淡淡的说道。

“上百亿摆在你面前,难道你不动心?”陆峰不相信的说道,一点小钱韩三千或许不会在乎,可是陆家产业惊人,不谈市值,便是实际价值就已经超过百亿,怎么可能会有人不动心呢?

韩三千淡然一笑,别说百亿,就算是千亿摆在他面前,他现在也不会看一眼。分手挽回最有力度的话

“陆勋,你想活着吗?”韩三千对陆勋问道。

陆勋点头如小鸡啄米,他不想死,更不想死在韩三千手里,只要活下来,今后就有报仇的机会。

对于睚眦必报的陆勋来说,即便是现在他依旧认为只要给他机会,他就有能耐可以报仇。

刀十二厉害又怎么样,花大价钱,难道还请不来更加厉害的杀手吗?

“呵呵,二哥说的哪里话,怎么?不请弟弟进屋坐坐吗?”

傅友带着一脸奸笑,嘻嘻哈哈的冲眼前脸色阴翳的傅德开口询问道。

“有什么事情赶紧说。”

傅德冷冷的看着眼前一脸奸笑的傅友,要不是傅友是自己弟弟,他早就把这个一脸小人模样的家伙给赶走了。

“二哥啊,你这脸色不好,是不是昨天晚上没睡好啊?”

傅友一边砸着嘴,一边皱着眉头,男人不想真分手的表现好奇的看着傅德有些显得发黑的脸。

“哼,不用你管,我要回去睡觉了,你赶紧走吧。”

傅德白了傅友一眼,随后冷着脸往后退了一步,伸手便要关门。

傅友就好像是看不出眉眼高低一般,他用手拦着傅德家的门,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傅德嚷嚷着,见傅德还是执意要赶自己走,傅友阴森着带着一点狠辣的表情,慌忙的开口:“二哥啊,你昨天晚上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弟弟我可能会帮你啊。”

白幽若正巧进来“你又叹气了。”

“我还不能叹气了?”

“能,怎么不能,我就是想你一直这么叹气也不是个事,要不你出去散散心?”

“我叹气是因为你,你怎么不说你不出现在我眼前了呢?”

“这个好像有点难,所以你还是忍受吧。”

白幽若坐下才想闭上眼睛,像是想起了什么又睁开“果子,男友说我很烦很累你想过如果我们真的回不去你会怎么样嘛?”

“回不去也无所谓我这不是跟你在一起。”

“那你为何一直叹气,是因为我说回不去就一直在冥界吗?”

“我只是不想看着你孤独终老。”

心里却在暗自想到:‘没读过什么书更好,还用不着太多的弯弯绕绕!’

“哦,是,是!我会继续努力的。”漂亮前台连忙开口说道,神情有些慌张。

高旗笑了笑:“没关系,放轻松!我没那么大的架子!不用太紧张。”

“待会儿记得上来一下,三楼办公室,给你安排一个任务!”

“安排任务?我……我吗?”漂亮前台一脸惊讶惶恐的指着自己不敢相信的问道。

“嗯!”高崎点了点头:“我觉得你条件不错!可以好好培养一下。”

“我……我……我有些不方便。”漂亮前台连忙开口拒绝。

高崎皱着眉头笑了笑:“有什么不方便的?很快的!很快就好,不麻烦。”

高崎神情温和的笑着说到。

温和的笑容在漂亮前台的眼中,仿佛张开血盆大口要吃人的饿狼!

漂亮前台脸色瞬间变得有些苍白,连忙开口说到:“我……我知道了!”

“知道了!”

众多仙帝知道无耻仙帝手段多,并没有立即冲上去攻杀无耻仙帝,而是联合起来付出巨大的代价在整个星球外面布下封锁大阵,锁死了整个空间,以防他再次逃掉。

这个阵法的威力之大,可以说整个仙界无人能逃,再加上诸多仙帝的围攻,就是换作他们本人在里面,这绝对无法逃出生天。

无耻仙帝刚发动匆匆不下的阵法准备逃走,便发现,空间完全锁死了,无论是阵法,符箓,还是空间挪移大术都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跑掉。

无耻仙帝此时真的是感到无力。

绝望!

众仙帝从四面八方围攻而来,气势汹汹,势不可挡,整个星球的表面都被巨大的威压撵平。

无耻仙帝此时也知道命不久矣,释放出了自己全部的实力,没有一点保留,他打算完全拼命了。

尽管他非常不甘心,他花了此许多仙帝都要长的时间才修炼到如此地步,中间没有一刻停息过,他也因此比同级别的很多仙帝强大,但现在已经无路可走。

“我得不到的,你们也别想得到,虽然今天必死无疑,我也要拉你们陪葬!”

2021-10-07

2021-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