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中主动什么意思,恋爱中什么叫主动

周离也躺到了床上。

两条曲线优美的小腿在他眼前晃荡着,像玉做的一样。

啪,周离关掉了灯,眼不见为净。

腿一下不晃了!

上铺露出半个头:“你睡啦?”

“嗯。”

“哦。”

次日清晨,周离醒来时天还是黑的,上铺边缘挂着半个脑袋,直直的盯着他,吓了他一大跳。

“你看着我做什么!”周离压低声音问。

“看你什么时候醒。”

“……”

“你要去上学了吗?”

“嗯。”

“我和你一起去怎么样?”

“你愿意去就去吧,不要在我学校闹事就好了。”

“放心!”

槐序缩回了头,接着他下了床。

按理说黎明还未到,但不知他遵守的是什么规律,他已变回了男性模样。

穿衣服,恋爱中主动什么意思洗脸刷牙。

槐序跟在周离后边,周离往哪走他就往哪走,不时好奇的到处看看。

“那我懂了,我这边用张三来生动形象的简述案件,大白的话,就来科普法律条文。”

罗祥教授大概清楚自己该怎么跟大白进行合作直播了。

这一档由国视电视台为罗祥教授专门量身打造的《暑期法律大讲堂》其实并不是一档上电视的正式法律节目,而是一个法律普及的直播活动,因此没有那么严谨。

这一点就可以让罗祥教授更加灵活的与大白进行直播合作了。

大约五六分钟之后,国视电视台法律频道的工作人员又过来了,叫罗祥教授和雾城文理大学准备带着法律机器人大白一起进入直播间了。

由于是国视电视台安排的《暑期法律大讲堂》直播,因此确实是有专门的直播间,直播间位于国视电视台法律频道的2号节目演播厅,现场的环境啊,背景之类的,都布置的比较有趣生动,甚至后面还有“法外狂徒张三”、“法律课堂开讲啦”等字样。

直播台前面是一套国视电视台专门准备的直播设备。恋爱中男生主动的方法

直播平台除了在国视电视台官网之外,还在斗音、微博、小破站等平台也有。

“都给我让开。”

一个首脑人物终于出现,而且不是一个,而是一群。

他们都是强大的古武者,属于山口组真正的核心成员,这一刻一起出动,打算给林木一个下马威。

“是组长,他可是一个大高手,他亲自出马了。”

“太好了,还有其他的武士,他们都是强大的武士,肯定能够干掉这个东土人。”

“该死的东土人,竟然来到我们东瀛捣乱,他是不知道死字该怎么写。”

……

一群大佬出现,让他们一瞬间嚣张自信起来,一个个开口咒骂,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

“东土人,你要为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一位大佬开口呵斥,恋爱中怎样让男生主动他的实力非常不错,堪比一个天级古武者。

然而对于林木来说,这样的实力实在是太弱了,简直弱不可言。

“给我滚开!”

林木开口呵斥,一挥手直接重创了这位大佬,把他轰飞了出去,更是废掉了他的古武内力。

秦依依的嘴角粘了几口奶油,她不经意的用舌头舔了一下,可就刚刚的动作,惹得顾寒的喉结动了一下,总觉得这个女人在故意勾引自己。

插兜的手拿了出来,无论这个女人是不是有意的在勾引自己,顾寒都清楚的知道,她取悦自己了。

抓住秦依依的香肩,顾寒的头靠近,秦依依只觉得脑袋一懵,未待开口拒绝,就被男人的唇彻彻底底的覆盖住了。一股软化的温热踱入口中,与她惊讶的反应呈对比的是,眼前的顾寒确很享受。

炙热的温度,过电的速度,秦依依只觉得身体浑身上下都是滚烫的,更出奇的是,她身体没有拒绝他,反而有一丝丝期待。

呃呃……不行,恋爱中的男生该如何主动她这是怎么了?他可是顾寒啊?秦依依与内心搏斗的同时,也开始自我怀疑,这样的冲击让她无法专心的享受他的香吻。

“还有一点,不许浪费。”顾寒亲了一下她嘴唇边缘的奶油,小狼狗似的看着她。

“……”秦依依不均匀的喘着粗气,盯着眼前这个得了便宜又卖乖的男人。

远远可以看见,某个厂房附近围着许多人,大多都是穿着警服的警察——他们都是离这里最近的派出所的人。早一步收到了消息,赶过来封锁了命案现场。

宋子正一行人冲到了这个厂房边,很快在一群警察中找到了刚刚给自己打电话的那位派出所所长。

“宋局!”刘所长也看到了宋子正,连忙来到了宋子正面前,“您总算来了。”

“到底怎么回事啊?怎样在恋爱中占据主动”宋子正问道。刚问出口,便嗅到一股巨大的、浓烈至极的血腥味。

毫无疑问这正是从旁边的厂房大门里传出来的。刘所长表情也十分严峻,顿了顿,道:“宋局,您……还是亲自看一看吧。不过……您得有个心理准备,里面,真得……太惨了,比上次医院的局面都好不到哪去。哦对了…

…您只能看一眼,千万别往里走了,小心感染新型瘟疫。”

宋子正听到这话,心里顿时就凉了半截,但还是点了点头,在几个警员的让路下来到了已经被封锁起来的厂房门口,越过封锁线,走进去一看……

看到画面、感受到血腥气扑面而来的一瞬间,就算是刑侦经验丰富的他,都差点一口吐出来。

刚一接通就被莫名的一顿训斥,电话里的声音,她简直在熟悉不过了,“张彩?你给我打电话干嘛?”

生怕秦依依再次落下电话,张彩这嘴巴就像开了机关枪一样,“我和你说,你以为手机把我拉黑了我就没有办法了,女生说的主动是什么意思公司的事儿时你耍手段,现在如你所愿了,你还想怎么样?”

张彩还是那么咄咄逼人,这一点从始至终都没有变过,秦依依揉了一下太阳穴,对着推门而入的A

d摆了一下手,示意自己没事。

“姓张的,你看清楚,是你给我打电话。”

依旧义正言辞,“是啊!那还不是因为你不放过如雪,她还是个孩子,怎么岁哦也是你的妹妹,你……”

巴拉巴拉的落下一堆埋怨,秦依依也是一脸茫然,秦如雪前几日找过自己不假,可之后就没有联系了。

拍了一下桌子,秦依依义正言辞的警告道:“张太太,你自己的女儿请您自己看住了,如果你再继续往我的办公室里打电话,我就会动用法务部门对你进行起诉,以您现在的实力,恐怕吃不了官司吧!”

虽然不知道谁是第一个,但大家都认为自己才是第一。

嗯。

网友总是有一种迷汁自信!

“哈哈哈,大白和罗教授同框,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

“大白不是医疗健康机器人么,谈恋爱是相互主动的吗怎么和罗祥教授在一起做直播了?”

“大白真好看真萌啊。”

“什么时候我才能够拥有一台我的大白呢?”

“短期内大白想要普及到家家户户是很困难的,等着吧。”

“我也想要养一台大白,嘿嘿嘿。”

“震惊!法外狂徒张三与机器人大白同台竞技!”

“这一幕我真是打死都不敢想,机器人大白居然和法外狂徒张三一起开直播了。”

“这就好比肯德基和火锅一起搞活动呗?”

进入到直播间里的网友们十分的热情高涨。

但!

这是一个《暑期法律大讲堂》的直播间,主要还是科普法律知识,而不是和水友观众们聊天扯趣的。

周离迟疑片刻,看了看高低床上铺,小声问:“你什么时候走呢?”

“这就走!”槐序连忙放下书。

“就在我这睡一晚吧,我不是赶你。”

“唔……”槐序犹豫了下,“你不怕我晚上吃了你?”

“不怕。”周离把卷子收好,顺带关上了窗。

“难不成你很厉害?”槐序反倒疑惑了。

“我不厉害,你才厉害,二十五楼你都能上来,你要吃我我什么办法也没有。”周离起身走向床,“我要睡了,你也睡吧。”

“我身上是湿的。”

“还没干吗?”

“没。”

“没事,就这么睡吧,反正我也不常睡上铺。我明天早上要早起。”

“哦。”

槐序转身看了看这高低床,屈腿作起跳的姿势,但在弹出去之前把力道收了回来,脱了鞋子规规矩矩沿着木梯爬上去。

他也没躺下,而是坐在床边,腿从护栏中间穿过垂下来。

前面没有了,前往>>孕前准备

2021-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