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恋爱怎样掌握主动权,怎样在爱情中掌握主动权

但是,善待她,很难的。意味着要牺牲很多其她女孩的感情。

陈文长长地叹了口气。

胡思乱想间,陈文甚至想到了许美云,也是一见钟情地爱上了他。

陈文觉得,如果今年1月是巫小柔遇到并且爱上了他,他还能不能把持得住?毕竟那是重生以来第一次被女孩倒追。

想着这些,陈文心里暗暗骂道:爱情真是王八蛋,让人烦恼!

这人呐,是经不住念叨的。

陈文莫名地想起巫小柔,巫小柔居然出现在陈文面前了!

约翰进门时,阿杰便陪着进来了,门口挡驾和迎客的活扔给秋雁。

秋雁站在门口,冲着陈文喊道:“文哥,外面有个女孩来找您。”

陈文的沉思被打断,扭头看向大门口,视线穿出去,一眼就看见了巫小柔。

“卧槽!谈恋爱怎样掌握主动权”陈文不由自主地骂了句脏话,不是冲巫小柔,而是纯粹地抒发心里的诧异。

“陈文!”巫小柔一把推开秋雁,大长腿迈开,三两步跑到了陈文跟前,一屁股坐在双人座,挤在陈文身边。

陈文笑道:“这样最好。”

林灵儿说道:“其实我更想要另一个礼物。”

陈文问道:“什么礼物?”

林灵儿说道:“大作曲家,你最近有没有写新歌啊,唱一首给我听吧。”

陈文写歌唱歌录盗版磁带的事,早就被林灵儿从演唱者的声音判断出来了。此前陈文回洪城,林灵儿当面问过这事,陈文没瞒着她。

听到林灵儿提这个要求,陈文愉快地说道:“这几个月我卖了10来首歌给那些歌星,包括欢哥、振姐、那姐、宋姐、庾成庆、杨玉莹,我另外还写了一首励志型的歌曲,就等着你高考成功,唱给你听。”

林灵儿立刻表情迷人:“叫什么名字?”

盗歌,陈文是最有信心了,他微微一笑:“《少年》。”

没有乐队伴奏,手边也没有吉他,陈文就自己用手打拍子,如何在感情中占主动权嘴里发出呜呜声来当作过门。

“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时间只不过是考验,种在心中信念丝毫未减。”

陈文说道:“我其实很想被我爸妈管着,可惜他们没有时间管我,我只能自己管自己,玩命去做各种事情。”

陈文这话是真心的,前世他过了27年的孤儿生活,这一世他玩命赚钱,还练出了诡异的枪法,就是为了把失去的亲情挽救回来。不过这事他没法跟任何人说,因为说了也不会有人信。

林灵儿笑了一下:“你这话说得,好像我身在福中不知福。”

陈文额头顶住林灵儿的额头:“师姐,我从小时候就一直很仰慕你,总是觉得你高高在上的,特别厉害的样子。我从没奢望能够像现在这样抱住你。”

林灵儿叹了口气:“你已经有女朋友了,我不想做第三者。今天这次,算是你写歌祝贺我高考分数,我们拥抱庆祝吧。”

陈文轻轻点点头:“好的,师姐,我也不想让你受委屈拿一个不明不白的身份。”

林灵儿笑道:“那好吧,就今天让你抱一次,以后不许了。”

陈文说道:“让我多抱一会。恋爱中怎么掌握主动权”

林灵儿问:“你想抱多久?”

陈文一曲唱罢,林灵儿拍手鼓掌。

“陈文,这首歌太好听了!简直唱出了我高考这段时间的所有感受!”林灵儿站起身,两只脚踩在塑料脸盆里,“过来,我允许你现在抱抱我。”

陈文当然不会拒绝了,乖乖地微笑着走到沙发前,轻轻地拥住了林灵儿。

就那么抱着,抱了很久很久,反正林灵儿不开口说结束,陈文也不打算松开。

陈文甚至想,如果林灵儿愿意每天都让他抱抱,他不介意每天盗一首歌送她!

“我有好几个梦想,其中一个就是当歌手,但这辈子恐怕没机会了,只能继续读书做学问了。”林灵儿下巴点在陈文的肩头,噘着嘴说道。

“师姐,你可以登台的,偶尔做个业余歌手,在大学舞台上演出一下,也是不错的呀。”陈文这个提议是很对路的,恋爱中什么叫主动权苏浅浅就曾经有这样的机会,但最后没有成行,那首《走进新时代》被陈文收回,拿去送给了宋姐和海政歌舞团。

“这首歌是你写的,你不打算拿去卖钱吗?”林灵儿问道。

然后他就看到从黑水中露出一张嘴巴,那嘴巴上密密麻麻的全是锯齿般细碎的尖牙!

你妹啊!玩这么大!

陈江顿时有种想要干掉大叔的冲动!

只是现在已经无暇干掉大叔了,只能奋力向上了,陈江使出吃奶的力气拼命往上爬去!

实际上,这种垂直攀爬是很累人的,才刚往上爬了两米多高,他就感觉全身酸痛,气喘吁吁了……

可是他已经可以闻到身后怪物喷吐出来的腥臭气息,而且怪物还发出极其尖细的吼叫,陈江只感到一股寒璐从脊椎骨一直升到头顶!

“该死的大叔!”陈江吐槽了一句,又往上爬去,谁知道手一滑,整个人顿时失去平衡,陈江倒栽下去了!

然后他就看到那只全身黝黑光滑的怪物张开血盆大口,男生恋爱中挽回主动权一口咬到陈江的身上!

一种剧烈的疼痛感遍布陈江的全身,陈江痛得叫了出来!

正当陈江以为自己完蛋的时候,黑暗的凹洞突然亮起来,陈江这才发现凹洞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他一个人躺在坑底……

轰隆隆!

然而,整个天地间看似只是一幅华景,但毫无疑问是两个剑者蕴育而出,所以整个场景只是持续了一霎那。立即就开始朦胧角逐起来,这显然是因为我们两位的剑力都太过恐怖所致!

撕裂感,猛然间让周围观战者惊呼,而我与孙道极这时候,已经到了半空中。大家为了聚拢自己的剑气以摧毁对方,都在运剑穿梭和徘徊!

“夜夜剑风已成梦,怎羡孤云还故琴!天一道!孤云剑扉!”场景在狂风暴雨中渐渐的被破坏,但我并没有停止整个剑境的重铸,这一面的互相破坏,怎样在恋爱中占据主动一面的重新绘制,很快把整个剑台搅动得到处是闪烁的光芒,或像是雷光,又像是火光!

“仙乡久住白双鬓,回首故园又红尘!道极剑!红尘回首!”孙道极原来还显得平静至极,但现在竟高喝一声,仿佛用尽余生的生命力,从新返回到年轻之时,!而如同他的剑诀,整个仙境在他的刻意修饰,不断的重组,但却在我的破坏下,竟开始逐渐的变得破败,让整个剑台的区域,真的如变染成了红尘般的秽土!

可就在这时候,一张金色符箓飘出化作金钟将那柄匕首笼罩其中。

金钟符,虽不是专门用来镇剑的,但是效果却比网剑符丝毫不查。

接着便有几人出现在了众人面前,是云上君率领的弟子们出手了。

周小昆手指一点道:“秋雨瑟瑟。”

仙剑太白立刻如雨下,以转念而至的速度,将那实则是凌厉剑气的雨滴,恋爱主动权悉数滴入那昆山修的周身窍穴之中,便等于是瞬间毁掉了对方的修为。

而玉箫也是随手一指,天空之中便有凌厉剑气将镇剑符冲破,然后一道道剑光落下,将那些傀儡宗师武夫斩杀殆尽。

一张战斗就此落下帷幕。

其实从最开始,周小昆与玉箫便是在演戏,什么网剑符镇剑符,又或者是傀儡符的宗师武夫,这些玉箫早就心知肚明了,而且已经与周小昆商量过了。

不过知己知彼是做到了,但是对方的硬实力摆在这里,要如何取胜却仍是个问题,所以二人表面上是在闲聊,但是却一直在与心声商量计划,尽量将损失降到最低。

玉箫摇了摇头说道:“云上前辈,您选的这罗盘虽然是中上品质的法宝,但是攻不能攻,守不能守,只会无形间增加福缘,不亏?”

“不亏不亏。”

云上君笑着看了眼自己的几个弟子说道:“为师者,当为弟子护道。”

任谁都知道,这是云上君在为弟子们积攒福缘。

周小昆笑着说道:“见者有份,不拿便是不给我和玉箫老弟面子。”

众人全部挑选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小物件,然后便与二人告辞了,并且云上君还留下了他所在洞天的开门之法,以及他所在师门的地址。

其实这对周小昆来说,才是最大的福缘。

如今周小昆已经掌握了桃花福地、剑冢洞天,以及云上君所在黄河洞天,三处开门之法了。

剩下的东西周小昆都没有再要,但是却将那些神仙钱都给留下了。

“七柄飞剑也是好人兄长的。”

玉箫一反常态的说道:“此一次我所获颇丰,所以不敢再贪。”

2021-10-07

2021-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