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如何从被动变主动,恋爱怎样才会从被动变主动

“打住打住,反正就算成立武道社也是下学期的事儿,今天大家聚在一起,吃好喝好才是关键。”白浩天关了这个话题,主动向李琦敬了一杯酒,并恶狠狠地瞪了后者一眼,警告后者别在给自己来事。

近九点,大伙儿才散席,白浩天找个借口一个人开溜,不是他不合群,而是妖猫提了新要求,每天都要有一定的时间出来放风。

漫步在人工湖便,妖猫在脚边蹦来跳去,还时不时往湖里看上一眼,要不是白浩天事先警告不许抓鱼,估计妖猫会忍不住跳下湖去。

一道身影无声无息地出现前方。

白浩天微微一愣,对方是个中年男子,看着普普通通,双手负背,神色平静地看着自己。

中年男子赫然便是师天成。恋爱如何从被动变主动

白浩天被盯着有点莫名,他确定不认识对方,咧嘴笑了笑,就准备饶过,师天成忽然开口:”你就是白浩天。“

”你是?“

”我是师妙云的父亲。“

白浩天的表情顿时变得无比精彩....

不过,值得欣慰的是,李琦不是没有原则,并没有开口就让他拿出多少多少资源分给大家。

武者想要强大,说到底还是要靠自己。

白浩天笑了笑:”胖子,有什么说什么,你是班长,是我的领导。“

李琦搓了搓手:”我的意思是,下学期你可以考虑搞个武道社,武道社可以独立接任务,到时候,大家愿意的话就一起干,不愿意,不勉强。“

白浩天愣了下,苏火儿就哼道:”现在的你的确有这个资格,而且我敢保证,你起头成立武道社,定会有许多人争着加入,甚至...“

”甚至什么?“白浩天露出疑色,苏火儿不是说话说一半的性格,怎么就吞吞吐吐了?怎么在爱情里面变的主动

”甚至不排除有武道社集体并入的可能。”

这并非是苏火儿主观臆断,就凭白浩王山禁地的惊艳表现,相信现在有好多人都想在下一次任务中追随他。

如果他是某个武道社社长,刚好规模又不是很大,排名又不是很高,她就会有这想法。

别看苏火儿大大咧咧,似乎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对此次,莫欣涵,唐波葫收获几亿资源还是很心动的。

灵堂距离门口只有十几米的距离,他们俩人却足足走了七八分钟。

等把骨灰盒摆放在凳子上时,苗苗和壮壮瘫坐在地上喘粗气,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流。

老爸伏在我耳边,低声说:“你可真会为难他们,不过看着解恨。”

我回应道:“不是我难为他们,而是赵二爷为难他们,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重头戏在后面呢!”

“什么重头戏?”老爸愣愣地看着我。

我拿起三炷香,递给壮壮:“来吧,给赵二爷上香,看看他老人家是什么意思。”

这句话我说的比较隐晦,导致壮壮和苗苗很不理解,不主动的人怎么变主动歪着脑袋,像两只好奇的鼹鼠。

我催促道:“点香吧,别愣着了,这都是早晚的事。”

壮壮颤颤巍巍接过香,靠在蜡烛上点燃,然后笨拙地插入香炉。

“需要说点什么吗?”苗苗轻声问道。

我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紧盯着缓缓冒烟的长香。

围观群众们也停止了议论,大家将目光锁定在猩红的香头上。

“我同你说这些,并非是贬低你,也不是要说服你打消念头,目的只有一个,我希望你明白,在你没有达到某个高度的时候,该把精力集中在武道之上,未来的事情,不要过早地沉沦。”

白浩天听懂了意思,沉默了一下,道:“那就请伯父告诉我,怎样才配的上妙云?”

师天成笑了笑:“现在你还差得太远,若你能登上点金榜三甲,那时便有资格知晓了。”

所以这时候他特别着急走,干脆又按了几下喇叭,因为喇叭的声音很大,怎么能让女的主动在车头的人根本就受不了,这时候全散开了,接着周小昆就发动了车,大G也发出了轰隆隆的引擎声。

这时候仍旧有一些人还堵在车头不远处,周小昆不方便加油开走,随后他挂了空挡,直接深踩了一脚油门,大G的引擎声直接怒吼了一声,远处的人吓得全躲开了,这时候周小昆才赶紧挂了前进挡,一脚油门弹了出去,在众人震惊羡慕的眼神中,低吼着走了。

而这时候的女记者,还给旁边的同事说:“这是个典型,咱们尽量去采访他吧,我觉得他还是有代表性的,跟一般人眼中的富二代差不多!”

“可人家不接受咱们采访啊!”

“没事,多试几次!”

……

因为这时候是放学时间,校园里的人还是比较多的,周小昆但凡是路过的地方,都会有人惊呼或者拿出手机拍照,当然了,也不乏一些认识周小昆的人,怎么由主动变成被动还会很惊讶的跟旁边的人议论:“这不是那个彩票男吗?陈兔的前对象?”

巫向阳笑道:“好说!”

陈文便把唐瑾爸爸唐四海那家国营冰棒厂的事,介绍了一番。

陈文说:“对于房地产,我的了解很肤浅,只知道开发商买地盖房,卖出去能够赚钱。今天我登门就是来求学的,求巫叔叔指点一下。”

巫向阳拿出一个方形铁盒,里面装着50支卷烟,扔了一根给陈文,俩人各自点上。

陈文看了一眼烟把,没有任何厂标,也不知道是什么牌子,感觉神神秘秘。吸了一口,挺香,不冲。

巫向阳哈了一口烟雾,笑着说道:“杭城这两年真热闹,去年宗庆厚8000万收购罐头厂,我也听说了。不过呢,我听说宗庆厚这个人是个实干家,他买下国营厂子以后认认真真搞企业,好几个开发商找过他,想合伙一起搞房地产,他没答应。”

巫向阳喝了一口茶,又问道:“小陈啊,听你这话,你女朋友爸爸是杭城那个冰棒厂的厂长?你觉得他能起多大作用?”

陈文说:“我不知道呀!”

巫向阳说道:“你女朋友爸爸帮不上什么忙,他就一背锅的,谈恋爱怎么转主动为被动真要是厂子的地卖掉,一帮子脑子不理智的工人能把他打死。”

“这处老小区你是怎么知道的?”如果当初胡天宇真的知道她的住所,为何她怀孕数月,他都没有来过这里,最后还是林小婉带着人出现的。

“是……”他今天是第一次来,还是跟踪她才找到的呢。“是林小婉那个贱人告诉我的,她说你死了,我愚蠢的相信了她的话。因为心里后悔,我想要弥补才会买下这里,保存住属于你的回忆。”

之前他有听林小婉说过,林筱乐一直都躲在哪个老旧的小区里,兴许指的就是这儿吧。

“你先起来。”林筱乐不愿意看着胡天宇这么跪着,毕竟这里是小区,还有很多人在周围看到,她觉得影响不太好。

下一次,白浩天再执行任务,尤其是B级以上任务,她已经按下决心,一定要参与进去。

“有那么夸张吗?”白浩天唏嘘地摸了摸鼻子,嘴上谦虚,心里头却是琢磨开了,之前他没有组建武道社的想法,主要原因是他不想被剥削,也不向剥削别人,此外,他自己顾自己都难,哪有心情当个社长去顾别人。爱情如何被动变主动

可现在不用了,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他不再用为资源而犯愁,搞个武道社倒是未尝不可,不可否认,武道社是一种人脉,对现阶段的他意义或许并不大,但对他的家族来说,就有着非常实际的好处。

十大武校的学生,很多背景都是不凡。

“我记得班里没参加的武道社也就五六个人...”白浩天才说了半句,立刻有人道:“白浩天,只要你成立武道社,我第一个参加,你放心,该纳贡的不会少,一切按规矩来,只要以后执行任务,带上我就行。”

“我也是。”

“算我一个。”

几乎是片刻,一大半人坚决表态,剩下的一些都是加入了排名较高的武道社,略微有些犹豫,看样子也是非常意动。

胡天宇最擅长的就是伪装和演戏,他和林小婉是一类人,随便一开口戏本子就会出来。好在他之前听朋友说起过,战瑾煵收购某小区等待自己妻子回来的事。

“你说……是你包下这个小区的?就是为了等我回来?”之前她听住在这里的女人说有个有钱人把这小区买下来,就是为了等妻子回来……难道说就是胡天宇在等自己?

林筱乐不敢相信,毕竟当初这个男人对她那么狠心。

“嗯。筱乐我发誓我不骗你。”胡天宇擦着眼泪,苦苦哀求,“我已经知道错了,筱乐,你看在我们两个这么多年的情分上,你帮我跟战瑾煵求求情好不好……我不知道我怎么得罪了战瑾煵,他要逼死我们全家,我要破产了,我爸气昏了天天在医院挂吊瓶。”

胡天宇也没有想到林筱乐听了那些话,原本冷酷的脸色刹那间变得缓和起来。

管他什么战瑾煵,又管他战瑾煵是不是等自己的妻子,反正只要是他能利用上的就利用。现在没有什么能够比救胡家公司重要的了。

林筱乐不知道胡天宇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可若不是他买下的小区,又会是谁刻意买下来呢?

2021-10-07

2021-10-07